【乔高乔】最后的星期四

前年写给乔高乔合志的稿子_(:з」∠)_天哪前年这听着感觉好遥远……

压了好久箱底了,不知道为啥内心总觉得这篇写得仿佛黑历史,今天翻出来看了一眼,感觉好像还能凑合看?

一定是因为这几年越写越烂了……

一点设定上的解释放在最后,希望你们不要嘲笑我这篇超日系的文风23333


============================


 

“高英杰,干什么呢还不准备出门?”刚刚还隔着大半个房间的声音冷不丁出现在耳边,高英杰吓得一个哆嗦,险些把手里的手机摔在地上。

“啊……那个……”他回头看了一眼妈妈,慌手慌脚地把手机收了起来,“没什么,走神了,我这就走……”

高妈妈看着自家儿子似乎还有点迷糊的背影,又念叨了两句“大清早就对着手机发呆”之类的,才转身忙活自己的事去了。好在高英杰同学向来都是品学兼优的典型,除了话少点胆子小点以外实在没有什么需要让人操心的地方,这点小小的反常家长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

然而……

高英杰心不在焉地穿好了外套,对着门口的穿衣镜愣了几秒,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往屋里张望了几秒,然后飞快地蹿进客厅拿起了妈妈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按了开来。

11月19日,星期四。

硕大的一行日期诅咒似的冷冰冰地显示在屏幕上,高英杰放弃地叹了口气,默默把手机放了回去,转身拎起搁在门口的书包走出了家门。

所以,真的是发生了什么自己无法理解的事了吧……

 

如果放在几天之前,跟高英杰提起任何反科学的灵异现象,他大概除了“都是胡编乱造的吧”以外不会有任何想法。毕竟身为根正苗红品学兼优的唯物主义青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那些经不住科学检验的传闻的。只是现在,高英杰是真的拿不准了。

——在他经历了第四个像往常一样在闹铃声中醒来之后、看到的却是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日期、又循环了和前一天一模一样的日常之后的现在。

没错,这是高英杰在这一周里度过的第五个星期四,完全相同的星期四。

起初以为只是自己的手机出了故障,又碰巧家里的日历忘记了撕,再碰巧妈妈也记错了日子。可是当他走到公交车站,又一次看到了和平常一样等在那里的乔一帆的时候,他终于彻底地混乱了。

明明昨天就应该是和乔一帆一起上学的最后一天才对……

明明今天就应该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才对。

高英杰看着那个人用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姿势转过身来对自己招手的样子,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应该慌张还是应该庆幸了。

当然这种心情也仅限于第一天而已,当一切重复到了第四天,他的心里已经只剩下了困惑和恐慌。

这样的循环究竟要到什么时候为止?还是说自己就要永远都被困在这一天?又或者之前的记忆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境?不然为什么,身边所有的人都对这种反常的现象毫无察觉,而所有在前一天被改变过的东西也都会莫名其妙的就恢复原状:前一晚做好的作业,第二天早晨打开却只剩一片空白;按照星期五的课程准备好的第二天的书包,也会在不知什么时候变成前一天的内容;甚至前一天体育课上不小心蹭伤的自己的手背,都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成了完好的状态。

如果真的只是在做梦就好了,又或者其实现在自己也还沉睡在梦里没有醒来过?

 

“英杰?”

感觉到似乎有人抓着自己的胳膊晃了晃,高英杰猛地回过神来。

“怎么了?一直在走神。”乔一帆有点担心地看着他。

“啊……”高英杰揉了揉脸,“没事,有点困了。”这倒是实话,同样的课听第五遍还要保持精神,也实在是困难了一点。

乔一帆笑了笑,“那等下吃完饭回来稍微趴一会儿吧。”

“嗯。”高英杰把桌子上的书本拢在了一起,连同刚才那些混乱的想法一起塞进了课桌抽屉,“走吧。”

高英杰和乔一帆的关系到底有多好,这大概是一个不可证的命题。自从高英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转学成了乔一帆的同学开始,两个人差不多就没有分开过。他们的初中和小学是九年一贯制,中间也没有分过班;高中考了同一个学校,高一倒是没有在同一个班,到了高二分科重新调班,就又分在了一起。高英杰自己就不是个爱说话的性子,如果不是乔一帆先跟他开口兴许一个月都很难跟班里的同学搭上话;而乔一帆虽然性格温和好相处,但也实在算不上活泼热情——总的来说就是,跟周围同学的关系大体上倒是还不错,可是真正算得上好朋友的也只有彼此的那种类型。也是因为两人常年绑定的关系,周围的人似乎都默认了这个设定,比如在听闻乔一帆要跟着家里人搬去南方的时候,所有同学的第一反应都是:那高英杰怎么办?而原本是第一个就知道了这个消息的高英杰,反而在一片或是同情或是震惊或是意味不明的目光中一脸无辜:啊?什……什么怎么办……

“可是,小乔不在了的话,不就剩下你一个人了吗?”有人脱口而出。

当然旁边立刻就有人吐槽,这算什么个说法啊,我们难道不是人吗?就是就是,说得好像我们集体排挤英杰似的……

另一边高英杰抓着头发笑得有点尴尬,也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地别开了眼神,不去看站在旁边跟别人说笑着乔一帆。

说实话对于乔一帆要走这件事,从一开始他就完全没有任何结论性的想法。什么被抛弃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这种小姑娘似的矫情的念头,对一个即将成年的男生来说实在是过于羞耻,相比起来他的思路可要现实得多:突然要走也是因为父母工作调动的关系,不是他自己可以决定的吧……而且,之后他也会有一大堆问题要处理吧,新的环境能不能适应得了啊?会有新的同学吧,能不能交到新的好朋友呢?还有那边的高考题是不是也跟北京不一样,学习能跟得上吗?如果碰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还会来找我诉苦吗?那个时候我还能帮上什么忙吗?

——诸如此类。

他当然知道,跟自己坦白这件事的时候乔一帆脸上的那些犹豫,十有八九也是因为自己,可是一想到前面还有那么多的麻烦等着乔一帆,他就无论如何也不想让自己再增加他的心理负担。于是他收起了所有乱七八糟的情绪,像平常一样惊讶地说“咦怎么这么突然”,然后像平常一样有点失落地说“诶那能一起上学的时间都没多少了呢”,最后像平常一样又笑了起来,“那你以后可要记得经常联系我啊!”不管怎么看,都是标准的滴水不漏。

于是乔一帆也像平常一样笑着说:“那是当然的啊。”

——看起来的确是一派和谐的场面来着。只不过离别这种事,好像到底也不是能够让他们这样的好朋友就这么轻松地一笑而过的。

 

“你又吃这么辣的……”高英杰看着乔一帆手里的餐盘有点无奈。

乔一帆点了点头,“毕竟就快要吃不到了嘛。”

“也没有那么夸张吧,想吃可以让阿姨给你做啊?”

“但是我会怀念食堂的味道。”

“好吧……”高英杰叹了口气,搁下餐盘在餐桌旁边坐了下来。只是吃一两天当然不会有事,不过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乔一帆吃了五天的辣子鸡丁,多少有点儿心理障碍。不过这么一想,幸好他还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动,不用完全重复前几天做过的事,不然被困在这里的时间岂不是每天都要吃相同的东西?他这么想着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只是想想就觉得很反胃了。

可是会有这种想法,也只是建立在他对于自己重复过的每一天都完全保留着记忆的缘故吧,比如周围的其他人,虽然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可是他们自己却完全没有意识……

 “英杰?”

“啊?”高英杰条件反射地抬起了头,正对上一脸担忧的乔一帆,“哦哦,抱歉,走神了……”

“没事吧?没休息好?”乔一帆看着他问道。

“没事没事,碰巧在想事情……”高英杰正想着随便糊弄过去,看着乔一帆有些犹豫的神色,又下意识地把没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他是在担心自己吧,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来上学的最后一天,就算这段时间自己一直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可是看到自己走神,他无论如何也会想到自己还是有些舍不得的吧。可是作为一切的起因,他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安慰,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就这么打开这个话题。

这种时候本来应该更坦诚一点的,怎么反而变得躲躲闪闪了呢……高英杰觉得有点懊恼,他闷着头想了一会儿,突然抬头说道:“其实是这样,昨天晚上太无聊了偷偷看了一个小说,结果太入迷了,今天一直在想那个……”

“咦?你身上还会发生这种事?”乔一帆有点意外,“什么小说啊?”

“嗯……”高英杰飞快地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整件事情,“大概就是说,主人公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一天前,周围的人也都在重复着前一天的事情,而且除了他以外完全没有人察觉。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什么的,但是同样的状况不断重复,同样的一天主人公反复经历了很多遍也还是没有结束……”

乔一帆听他说着突然停了下来,好奇地问道,“然后呢?”

“然后……作者就更新到这里了……”

“啊?你居然还看起连载小说了啊?”乔一帆看着高英杰一副“你搞错重点了吧”的表情,连忙摆了摆手,“好好好这个不是重点,于是让你纠结的地方是什么?”

高英杰低头扒了扒饭,“嗯……也没有纠结……”

“那你一直走神都在想什么啊?”

“呃……可能是因为那个作者写得太有带入感,看了之后有种……跳不出来的感觉?这种事想一下还是挺可怕的吧,被独自困在一个死循环里……简直比被绑架了还吓人啊。”

“嗯……”乔一帆嚼着饭菜点了点头,“因为没办法用已知的知识来解释吧?”

“是啊,而且也没有什么可以参考的解决方案……”

“唔,这个啊……”乔一帆搁下了筷子,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最近不是挺多这种题材的小说什么的吗,比如那种为了救一个人,或者为了完成什么没做完的事穿回到多久之前,结果每一次都失败,失败之后再穿回去无限循环……这种故事从结果上来看,其实跟你说的这个也差不多?”

“嗯……”高英杰慢慢地点了点头,“可是这种都是主动操纵时间轴造成的吧,最后只要自己停止操纵就可以结束循环了啊?”

乔一帆眨着眼睛又思考了一会儿,突然说道:“那反过来想,如果把你说的这个故事,看成是一个重复穿越的设定的话,那时间轴的改变就肯定是存在一个外在动因的,就像那些穿越故事里能够操纵时间轴的主人公,不管是用了时间机器还是什么超能力,肯定都是有人做了什么才会产生这种效果的啊。”

高英杰小小地吸了口气,明白了什么似的点头道:“没错,确实是这么回事……”几天以来他也一直在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如果真的能找出那个原因的话,是不是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呢?他忍不住小声念叨着,“如果是因为什么人为的原因……按照那些小说里的套路,是因为有人想要回去改变什么?”

“可是主人公完全不知道是谁做的……”乔一帆皱起了眉头,“一定是这一天被不断重复之前发生了什么吧……而且肯定和他有关系?不然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时间在重复,周围的人都没有察觉吧。”

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原本的那个星期四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了现在的状况?而且还是跟自己有关的……高英杰撑着下巴回想了起来。

“哎,也不用这么入迷吧?你的饭都还没怎么吃呢?”

“啊?哦哦……”高英杰回过神来,有点抱歉地冲他笑了笑,收起了脸上沉郁的表情,又重新拿起了筷子。不管怎么说,在乔一帆眼里,现在都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星期四,高英杰又提醒了自己一次:要自然点,正常点,别让他看出什么。

可是……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尽管受到了一点启发,可是依旧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高英杰对此也是懊恼又无奈。如果是平时在一道数学题上困了这么久,他恐怕早就放弃直接看答案了,可是眼下他既不能选择放弃,有没有答案可以参考,好不容易有了个解题方向,等在前方的却依旧是一筹莫展。

“完全说不通啊……“他自言自语地咕哝了一句。

“你再这么下去搞不好要沉迷了啊?“乔一帆开玩笑地说道,“到底什么小说啊,搞得我也想看看了。”

“呃啊那个……”高英杰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连忙答道,“那个……等更新完了再给你吧?”

“行啊,那你也别天天都魂不守舍的蹲更新了,上课走神被抓的话可没有人偷偷告诉你答案。”

“我也不是经常走神啊,啊不对……你本来也就没有偷偷告诉过我答案吧?”两个人的座位隔了半个教室,上哪告诉答案去啊?

乔一帆也没说话,笑嘻嘻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拍着他说:“到站了,下车。”

公交车门不紧不慢地打开,高英杰跟着乔一帆混在拥挤的人群里下了车,又像平常一样盯着昏沉的夜色一起往家走去。高英杰突然想到,五天之前那个最初的星期四的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原本还带着点儿——好吧,是强烈的不舍,和一点点的难过,甚至还冒出过“如果乔一帆突然收到消息说不用走了”“如果能晚一点儿走就好了”“哪怕在一起的时间能再长一点再慢一点也好”之类的想法,虽然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再怎么说这个人也在自己的人生中占据了太重的分量,就算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不可能做的那么潇洒。只是现在……同样的场景重复了五遍,那种心情却好像也被稀释得不剩多少了。

有那么一瞬间,高英杰突然产生了一丝丝的动摇:难道是因为所谓的“最后一天”被重复了太多遍的缘故,他那份不舍的心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吗?那如果明天早上醒来之后一切都结束了,时间真的跳到了星期五,甚至是直接跳到了被他虚度的五天之后,他又会是什么心情呢?

他看了看身边半低着头往前走着的乔一帆,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

乔一帆倒是没有察觉到他在纠结什么的样子,照旧在离家不远的路口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他,“那我就走啦?”

“嗯。明天……”高英杰差点习惯性地脱口而出一句“明天见”,又把话刹住了,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再见啦,一路平安。”

“嗯,再见。”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虽然照现在来看,肯定会觉得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是会有点难过吧。高英杰看着乔一帆的背影,默默地想着。

 

当然,这份感伤也没有持续太久,在第五次完成了同样的作业之后,高英杰终于还是不得不考虑起了这些东西明天会不会还是用不上这个悲伤的问题。如果一觉醒来一切恢复正常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可是这种几率有多大呢?高英杰叹了口气,恐怕还是自己想办法解决来得靠谱一点。

他稍微活动了一下胳膊,没精打采地趴在书桌上,又想起了白天乔一帆说过的话。没错,那个星期四肯定发生了什么,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不管怎么回想,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和平常一样跟乔一帆一起去了学校,然后正常地上课下课,放学又一起回家,两个人甚至都没有怎么提起第二天乔一帆就要走的事,只是在最后那个路口各自回家之前简短地道了个别。再之后他就回到家里,吃饭写作业……

等等……高英杰突然坐了起来:时间逆转到前一天的话,那肯定要有一个开始逆转的时间点吧!星期四那天自己差不多是十一点半就睡下了,在那之前一切都还是正常的样子,所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回到前一天的呢?午夜零点吗?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等到零点,看看时间到底是怎么转回去的……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

这个想法似乎可行。高英杰点了点头,从书桌前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四十。那就先随便做点什么吧……他这么想着,看了看手机,鬼使神差地上网随手搜了两本短时间穿越题材的小说飞速地翻阅起来。

要说起来,高英杰偶尔也是会看看小说的,虽然也不全是世界名著之类,大多也都是比较严肃正经的题材,网络言情和轻小说什么的看得还真不太多。看着各种劣质又狗血的情节扑面而来,也着实是被搞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撇掉各种让他看不下去的桥段不说,果然大体上都是乔一帆说的那种为了改变什么事不断穿回过去的无限循环,结局也基本都是一样,就算尽了人事也依旧改不了天命。高英杰搁下手机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不过如果换了是自己呢?如果自己有了能让时间逆转的能力,会因为什么事而动用它呢?比如现在这种状况——他有些不情愿地想——真的会因为过了这一天就很难再见到乔一帆了,于是就干脆让整个世界都停在这一天吗?

高英杰被自己这个突兀地想法吓得哆嗦了一下。这情节也未免太少女了点,虽然自己确实有点舍不得他走,但是这种自欺欺人的处理方式怎么想都不是自己的风格啊——不,不仅是这样,应该说,他很难想象自己会为了什么搞出这么大的事来。

一直以来高英杰胆子都不大,很多时候都是要别人推一把才敢往前走的,他不喜欢一成不变,但是对于未知的变动又总是有些胆怯,总是忍不住会顾虑很多事。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跟乔一帆相处的这么好。和他不同,乔一帆虽然看起来是挺乖巧的类型,实际上却相当有主见,经常会做出一些很大胆的决定,而且对于自己决定的事情总是异常地坚决。这样想来,迄今为止自己能做到很多事,也是多亏有他在身边鼓励着自己吧。

高英杰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随手拨弄着桌子上的手机。不断逆转时间这种事,自己恐怕是真的没有那个勇气,不过如果是乔一帆……说不定还真的做得出来呢?啊……当然不会是为了不想离开这种原因啦……

他笑了笑:再怎么说,这种理由都太孩子气了。

 

就这样在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小说和七零八碎的想法中,两个多小时居然也就不知不觉地溜了过去。高英杰照旧洗漱完毕糊弄过了父母,握着手机躲进被窝里,盯着屏幕上的时间满心地忐忑。

究竟会发生什么呢?究竟会看到什么呢?究竟……

 

咦?

高英杰茫然地看着白茫茫的天花板。

床头柜上的手机还在孜孜不倦地响着熟悉的起床铃,他转过头去看着它,好像看着一个定时炸弹或是通向异世界的钥匙一样,连伸手拿过来的勇气都快没有了。

他清楚地记得,前一天的晚上自己为了等到时间逆转的节点,一直保持着清醒对着手机等待着零点,他甚至记得十一点五十九分的时候自己因为紧张而变得无比清晰的心跳和呼吸声,可是之后呢?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早晨?

他抬起手来狠狠地在脸上揉了一把,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猛地抓过了手机点开了屏幕。

——11月19日,星期四,6:30。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高英杰只觉得自己更加混乱了。

一切还是和之前一样,特地没有收拾的书桌变成了平常整齐的样子,放在椅子上的书包不用打开确认也知道再次变成了星期四的内容,他打开手机翻了翻,前一天下载的那些小说也不见了踪影。

难道说是因为一切都要在零点恢复到前一天的状态,而前一天的零点我应该睡着了,于是连我也进入了自动恢复的范围?高英杰一瞬间有点佩服自己,在这种状况下还能这么迅速地做出唯一合理的猜想。

可是这样想的话似乎也有些不对:虽然这几天周围的人几乎都只是重复着第一个星期四的行动,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例外,至少他可以上课走神而不是像第一天一样认真听讲,可以在午饭的时候打和前一天不同的菜,可以给乔一帆讲之前没有讲过的那个故事……而且相应的,其他人也不会完全机械地无视他的变动,还会配合着他做出反应。因为这些因素,他一直以为他所面对的的时间倒退并不是单纯的机械重复,可是眼下这种状况却让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也许是……这个世界对于这种变动存在着一个允许的范围,只能在这个范围内做出不同的行动?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范围到底有多大呢……

高英杰念叨着这些在床上翻了个身,突然有了想法。

“英杰?”妈妈的声音隔着房间门传了进来,“起来了吗?”

“起了。”他从床上坐起来,做了一个深呼吸。虽然有点冒险,但是不试一下恐怕也不会有别的办法了,就这么办吧。他默默地对自己点了点头。

 

七点十分,七点二十,七点半……

高英杰一动不动地盯着手机屏幕,没有消息,没有电话,平时活蹦乱跳的那些应用也没有蹦出来任何新的通知,只有时间在一点一点地向后跳着。

平时的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坐在教室里了,而早在二十多分钟前,自己没有出现在公交车站的时候,乔一帆就应该打电话过来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乔一帆并没有来找他,而他也没有被什么奇怪的力量强行扔去学校……

高英杰茫然地锁上了手机,这才意识到因为蹲了太久双腿已经彻底地麻了。他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从一直藏身的花坛背后绕了出去。他早上离开家之后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公交车站,而是向着相反的方向绕到了小区里的一个小公园,为了不被发现还专门躲在了花坛的后面,虽然到最后他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为了不被谁发现。

然而此刻他却突然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这个每天早上聚集了一批又一批老年居民打太极跳广场舞的小公园,现在却安静地有些诡异,而且——分明除了自己以外一个人都没有。

这又是什么情况?高英杰又四下看了一遍,确定这里是真的没有人,不仅如此,甚至连那些平日里到处乱跑的流浪猫宠物狗都没有一只。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走出了小公园,整个小区也是一片沉寂,原本应该在这个时间匆匆走出家门赶往工作单位或是学校的人们统统消失不见了,只剩下空荡荡的甚至连车辆都没有的马路。

这……这是又打开了什么奇怪的支线啊?高英杰已经完全顾不得去考虑科学不科学的问题了。像之前那样只是不断重复同一天的话,至少自己的生命还不会受到威胁,可是现在这状况,实在是严重得超出了预计啊……

他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左右看了看,索性向着小区最近的一个出口小跑过去。身后明明什么都没有,他却慌张地好像被什么生猛野兽追着一样,连步伐都越跑越凌乱,差点被自己绊倒。小区门外是一条稍宽的道路,再往外转就是主干道了,如果换了往常,不管是什么时候这条道路上都塞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车辆,隔着几十米都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喇叭声。而此刻高英杰的耳朵里几乎只剩下了自己渐渐粗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声,一直到转出小区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他索性闭上了眼睛凭着记忆向着主干道一路猛跑过去。短短一百米出头的长度,他却觉得自己好像跑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每往前迈一步腿上似乎都变得又沉重了一点,可是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对他喊着,快跑,就在前面。

“诶,这样也不行啊,你。”突然在身边响起的是一个稍有些含糊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没睡醒似的懒散。当然高英杰根本无暇计较这么多,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是一个来自于其他人的声音,其他的,活着的,人的声音,他停下脚步睁开眼睛的瞬间差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哟,没吓着吧?”说话的确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穿着一件不怎么拉风的深色大衣,头顶还有几撮被风带起来的乱发,脸上的表情跟方才的语气如出一辙,嘴里还叼着根抽了一半的香烟,坐在空无一人的马路旁边的长椅上,好像一片2D场景里突然冒出了一个3D人物一样的突兀。然而他本人倒是一派从容,颇为淡定地从身后的背包里摸出了一瓶没开封的矿泉水向着高英杰递了过来,“来来,别紧张,喝口水,我来跟你解释。”

高英杰看了看眼前这个凭空出现的陌生人,又看了看不远的前方同样空无一人得让人不寒而栗的主干道,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伸手接过了那瓶矿泉水,“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嗯嗯,啊……”那个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解释道,“我是专门负责处理这种意外状况的,你好,我叫叶修。”

高英杰愣了一下,又慢慢地点了点头,“叶……先生……那个……这种意外状况……是指?”

“哦,我先解释一下现在这个情况。”叶修站起身来,在旁边的垃圾桶沿上按灭了手里的香烟,顺手把它丢尽了垃圾桶,“我想想……你打过游戏吗?网游那种的。”

“打过一点儿……”

“哦,那就好说了。”叶修拍了一下手说道,“你现在待的这个地方相对于原本的那个世界来说,大概就是类似于一个副本这样的状态,它会自行运转,结束之后再回到起点不断重复,里面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对外面造成任何影响。”

高英杰犹豫着问道:“就是……类似于平行世界那样?”

“差不多吧,不过这个世界要小得多,具体来说就是仅限于你在原本的那个11月19日接触过的范围。就好像走到了副本边界,虽然前面还有布景贴图,但是你强行走过去的话就会被空气墙挡住。明白吗?“

“就是说……因为我应该已经去学校了,所以学校以外的范围都是空的,是这样吗?”

“对的。”叶修认同地点了点头,“其实这个世界的范围到底有多大,除了你以外有多少可以行动的生物,这些都取决于创造这个世界的人,如果他的力量稍微弱一点,可能你更早就会发现问题,比如你周围的人可能对你完全没有反应,或者你爬到学校顶楼往外面看会发现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之类的……这么看来这孩子还是挺厉害的,也是因为这层原因我们到现在才找到这里。”

“等等……”高英杰连忙打断道,“您刚才说创造这个世界的人……那您……知道是谁做的?”

“是。”叶修转过来冲着他笑了一下,“你能猜到吗?”

“呃……”高英杰回想了一下他之前说过的话,“应该……不是我吧?”

“嗯,虽然和你有关,不过不是你。”

“那……”高英杰探寻地看着他,声音有些发虚,“是一帆?”

这次叶修没有再说话,只是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有那么一瞬间高英杰感到有点晕,险些就要站不住了,很多零零星星的片段在他脑子里晃来晃去,却始终无法成形。对着这么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结论,他除了不知所措还是不知所措。

“你要不要坐一下?”叶修往长椅的一边挪了挪,给他腾出了点位置,看着他晃神的样子,干脆起身走了过来扶着他坐在了长椅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冷静下来了吗?”

高英杰有些僵硬地点点头,又飞快地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叶修,“是一帆的话,就不可能是什么科学手断了吧?难道是什么……超能力之类的?”

“呃……”叶修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纠结,“虽然我们不是这么个叫法,不过你要这么理解也没错,差不多就是那种东西吧。不过也不是那些小说里那么玄幻的超能力,这个技能没有什么其他品种,而且……怎么说呢,平行宇宙这个理论本来就是存在的,你应该听说过吧。“他看着高英杰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有极少数的人可以以自己的意识创造一个平行宇宙,这个在学理上也是可以解释的。就好像有的人有动态视力有的人有绝对音感那样,虽然很稀少,但都是正常的。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高英杰稍微消化了一下,然后点头表示明白。“但是他本人并不知道吧?”高英杰简直无法想象乔一帆会因为什么理由做出这种事。

“嗯,至少到现在为止他都完全没有意识到。”叶修说着又在旁边坐了下来,“他大概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现在只是无意识的爆发出来了。”

高英杰想了想,抬头问道:“可是既然是他做的,为什么这个世界里的他对这些完全没有意识,只有我知道时间在重复?”

叶修摊了摊手:“这我就没法解释了。理论上来说,这个平行世界的一切都是以他创建时的意愿为原则的,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他。既然他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爆发的……你不如自己回想看看,他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或者潜意识里有什么愿望?“

高英杰皱着眉低下了头,迷茫地盯着自己的鞋尖。为什么?潜意识……这恐怕连乔一帆自己都说不清楚吧?

“可以再给你提供点参考。一般来说,第一次无意识的爆发都是受到精神波动的影响,也有过把其他人拉进平行世界的先例,通常都是两个人强烈的精神波动短时间同步的原因,你可以想想,你们是不是有过什么差不多的……很强烈的什么念头?”

高英杰有些费解地看着叶修,隔了一会儿又移开了视线,“难道……他也不想走吗……可是那为什么,他自己也不记得……”他不记得,也就是说为了达到那个目的,他自己知不知道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我记得吗?那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叶修看着他困扰的样子,不明所以地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隔了好一阵子,高英杰才重新抬起了头,“哦对了,那……接下来您要怎么办?”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又拿出了一支烟,只是一直没有点起来,就夹在指尖晃荡着,“接下来带你离开这里,然后把这个地方处理掉。”

“那……我是不是也……”高英杰想了想那些小说里的情节,有些紧张地看着叶修,“我还会记得这些事吗?”

叶修抖着肩膀笑了一声,“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们是负责时间和空间的,还没有洗脑那么高端的技术呢,不过等下你得跟我签个保密协议。你的小朋友那边,因为他暂时还不知情,这件事对他也没有什么影响,我们目前还不会告知他,不过会对他的能力作一点限制,避免再出现类似的状况。”

高英杰沉默着点了点头,似乎还想再问什么,最终也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礼貌地欠了欠身道:“那……麻烦您了。”

“真客气。”叶修笑了笑,“没关系,这是我们的工作嘛。”他顺手把手里的香烟塞进了口袋,冲着高英杰伸出了手,“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走吧?”

高英杰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最后一次看了一遍这片空旷的街道和沉寂的天空,稍微抬起了手,却又犹豫了片刻,把手收了回来。“那个,我可不可以……”他顿了顿,深深地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叶修,“我能再去见他一次吗?”

“这个……”叶修看了看他,“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怎么去?公交车已经没有了哦。”

“我……”高英杰四下看了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是他脑海里却莫名地冒出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对他说着,再去见他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再去见他一次。

叶修看着他为难的样子叹了口气,提议道:“这样吧,我动用一点技术手段送你过去,不过强行干涉应该会破坏这里的稳定性,所以你大概能有……”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像是在计算什么,“嗯……三五分钟的时间吧,行吗?”

“好。”高英杰郑重其事的点了一下头,又认真地鞠了一躬,“真是谢谢您了。“

“哎哎,说了不用客气。”叶修随意地摆了摆手,“那为了工作保密起见,你就转过去闭上眼睛等着吧,周围有其他人声的时候就OK了。”

高英杰应了一声转过身去,有些不安地闭上了眼睛。

周围空旷的街道依旧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甚至似乎连叶修发出的那些响动声都有些听不到了,连带着他的大脑里也是空荡荡的一片。突然之间接受了这些颠覆了自己世界观的信息,原本应该混乱不堪的思路,随着眼前的风景被眼睑隔入一片黑暗,也似乎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没来由地在那一片近乎虚无的静默中想起了小学的时候,自己茫然地坐在新学校的教室里,四下张望着陌生的同学,想要开口却又支支吾吾地发不出声音的时候,那只伸向自己的小手,和眼前那张大大的笑脸;还有许许多多早就在校园故事里被用烂了的情节:陪着自己跑完的长跑,一起看过的教学楼顶的夕阳,病假的时候送到家里来的笔记本,还有平淡无奇却无比安心的一同回家的路……

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毫无来由地想到,每一次自己说着“也不用啦这么麻烦你”的时候,乔一帆笑着说“没关系啊”的那个表情。回想起来,他似乎只记得每一次自己心里那点小小的欣喜,却似乎从来没有想过那句“没关系”之后还有什么没有说出口的话。

——那些和此刻一样,无论自己怎样,也想要传达给高英杰的心情。

而现在,闭着眼睛站在一如往常人来人往的教学楼走廊里,高英杰却似乎终于明白了。

他睁开眼睛定了定神,转身向着教室跑去。周围的目光或是诧异或是责备,对于他来说也统统没有了意义,虽然他完全没有想好接下来要说的任何一句话,可是怎样都好,能早一秒见到都好,甚至什么话都不说也好……

“哎?英杰?”乔一帆看着气喘吁吁地冲到自己面前的高英杰,一脸诧异,“怎么……请假了还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听我说!“好像就是在那一秒钟,他突然打定了主意似的,干脆地打断了乔一帆的话,双手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顺势撑在了那里,一字一句地说道,“一帆,你听我说。我……我其实,很怕你离开这里,真的很怕。最近每天都在想,你不在的话我会很难办的吧,很多事情不敢去做,很多话不知道要跟谁去说……但是又不断跟自己说,纠结这些问题也太幼稚了,你接下来也有很多要烦心的事,我怎么可以再给你添麻烦。可是就算这样心理建设过,我还是……就算以后我也变成了像你这样坚强又可靠的人,又遇到了许许多多的朋友,也一定不会再有一个人像你这样。我觉得我大概,多少有一点依赖你……也可能不止是一点……虽然就这么承认很不好意思……”

到底还是没有事先打好底稿,高英杰说着说着就语无伦次了起来,来回卡了几次,反倒把自己都弄得笑出了声。乔一帆原本还有些惊讶,看着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干嘛啊,突然说这些……所以你是放弃挣扎了,决定就这样说出来让我觉得丢下了你好内疚吗?”

“不是,不是的。”高英杰连忙摇头,“我知道的,你一直很担心我,又顾及着我的感受,只是一直帮我,从来没有把这些担心说出来过。或许我现在这样,确实是有点让你放心不下,但是……我已经没问题了。”他抬起头,正对上乔一帆的目光,坚定地说道,“真的已经没问题了,既然一帆可以做到,那我也一定能做到的。就算……可能会有点想你……”

乔一帆还是带着点笑,虽然表情里还是透着些费解,却又好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我也在想……总这么担心你,是不是对你太不信任了?同样的事明明我自己都觉得没问题,却总是想着你会不会难受会不会不好过,说到底是不是有点太自大了?明明一直都想着要更相信你一点,大家都已经是大人了,怎么还会像当年那样……”他停了一下,又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也许只是我的私心吧,大概我还是……想要对你……”

乔一帆的声音稍微抖了一下,好像是那种信号即将中断时忽强忽弱的电流,然而他本人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依旧在继续说着,“如果……我……为你……的……”

说话的声音几乎是立刻就进入了断断续续的状态,每一个单字都变得模糊不清,甚至连那张笑脸都变得稀薄了起来。高英杰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被乔一帆模糊不清的话语定在了原地……

“英杰……我……你……“

这个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停滞了,又好像在飞速地流逝,强烈得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的光芒扑面而来,高英杰却始终没有再次闭上眼睛。

“你要……”

“我会的!一定!”他对着那一片虚无大声地喊道,“所以要等我啊!”

还有……这次是真的,再见。

 

11月20日,星期五。

高英杰揉着嗡嗡作响的脑袋,疲惫不堪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日期,眼前飞快地转过无数的画面,分不清是梦是真。

不过,那些真的重要吗?

他这么想着,兀自笑出了声,随后点开了通讯录,对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号码短暂地愣了一小会儿,然后敲打着键盘编辑了一条新的短信。

【再见啦,一路平安!还有,要好好加油啊,我也会好好努力的,所以放心吧!】

已经不用你再为我担心这么多了,虽然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总有一天,我也会变成更坚强的样子。所以到那个时候,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吧!

一定。

 

=============fin=============


最后解释两句,关于异常出现的原因,因为写的时候是小高视角所以并没有明着写出来。简单说大概就是,小乔在潜意识里感觉到了小高努力克制着不愿意让自己离开的心情,于是抱着“自己怎样都好无论如何也想多陪他一段时间”这样的想法,因为小高也有着“好想再多在一起一点时间,但是不想让他为难不想让他知道”这种潜意识,于是根据叶boss的理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小乔就在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爆发了,完。

其实这并不重要对不对……

好吧……我承认是我自己脑洞有限,如果有什么其他合理解读其实……也大欢迎啊www

2017-03-08乔高
评论-2 热度-27

评论(2)

热度(27)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