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伞修伞】远方(07)

DAY43

虽然这么说着我还是拖了这么久orz下周一定不会了!

五月病后遗症太严重……我要抓点紧……


这一更私设略多,请不要在意_(:з」∠)_

以及应妹子需求tag改成了【伞修伞-远方】,有什么问题留言给我就好啦~

===========================

 

苏沐秋不愧是感动中国好老板,不光满足了北方人叶修同学吃饺子的请求,还给廉价劳动力叶修同学批了小两天儿的年假。看在大过年的份儿上,叶修也没有犀利地指出其根本原因是这两天本来也就没啥生意,特别坦然地接受了这份好意。难得晚睡晚起一次,他怀着无比的雀跃和期待,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远远近近层层叠叠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给吵醒了过来再也没能睡着。

 

叶修有点失落地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地看着睡在他旁边的苏沐秋。他们家的双人床也上了年头,并不是标准的大小,比起叶修原来房间里那个还能窄上一点,虽然谁他们俩未成年人也不怎么嫌挤就是了。大概是因为冬天天冷的缘故,睡觉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往一起蹭一蹭,以至于他爬起来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背后裹着棉被的那一团。也不知道是因为叶修动作轻还是苏沐秋真的睡得挺沉,居然也没有被弄醒,只是稍微皱了皱鼻子。

 

叶修就这么愣愣地看了看那张挺清秀的脸,又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不知道第多少次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如果没有离家出走的话,现在的他应该刚刚熬过了守岁的长夜,跟叶秋一起顶着一张睡意朦胧的脸往床上扑吧。也许窗外也是同样嘈杂的鞭炮声,只可惜这时候再大的动静大概也吵不醒他了。

 

叶家在这方面还是颇为传统,逢年过节必定是一大家子亲戚齐聚一堂,连饭桌上摆什么菜按什么顺序上都有特别的讲究。这种时候对他们这些半大的孩子来说不可谓不是一场灾难,难得见到点儿好吃的,还要看自家家长脸色动筷子,难得能收点压岁钱,前前后后礼数半点儿不能少,说错一半个字回头私底下都要挨训,收到的钱还要按比例上缴,能留在自己手里的原本就没多少,回头花在哪儿了还要跟爹妈报备。基于这层原因,不管是叶修还是叶秋,对过年什么的实在是没有过多的好感。

 

然而这个年过得却多少有些微妙。

 

那些总是被他嫌弃着过于繁琐的程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都被简化,他却觉得好像并没有少了什么。对联是楼下一位大爷闲着没事儿义务帮邻居们写的,跟自家老爹每年写在对联上的那一笔铁画银钩的行书不同,用的是方正古朴的角隶;内容是苏沐秋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说是今年沐橙中考,要讨个好彩头,顺便还跟大爷讨了点红纸的边角料,俩人像模像样的给苏沐橙包了两个红包。年夜饭自然是比不上自家的排场,因为插进来了他这么个北方人,连菜色都变得花里胡哨了起来;家里没有电视机,仨个人就着电脑看春晚转播,一边嘻嘻哈哈的吐着槽,没多会儿叶修和苏沐秋就惯例地拌起嘴来,苏沐橙在一边被逗得咯咯笑。

 

这种感觉有点神奇,好像或多或少,他也终于稍微知道了一点点,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这么期待着这一天。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这种神奇的感觉大概也许可能,就是那些他最看不上眼的非主流作文集里经常说到的那种,所谓的沧桑感。

 

真是不知道该好气还是该好笑了。

 

“大清早的你干嘛?想买菜去啊?”冷不丁这么一声,叶修才发现苏沐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不过看起来也没有要起床的意思,哼哼着说完这句又翻了个身,“这两天都没早市了,快睡吧啊。”

 

“你还能睡得着啊,我以为你都生物钟了呢。”叶修撸了一把头发,“被吵醒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下。”

 

“哎哟,过年放炮什么的,听习惯就好了,看你这……”苏沐秋说到一半又想起什么来,“哦对忘了你们那儿过年不让放炮是吧,诶真可怜。”

 

“毛线啊,我们那是指定时间指定地点,三十儿初一也是一样吵。”叶修叹了口气,拉了拉被子又倒了下去,“你怎么不去放炮啊?”

 

“等会儿再说,难得能多睡会儿。”苏沐秋在被子里蠕动了几下,又翻过身来看着叶修,“你快睡,搞得我都没法睡了。”

 

“这什么毛病,我睡不着看你睡还不成啊……”

 

苏沐秋隔着被子顶了他一肩膀,“你走走走不睡下去下去,烦!”

 

叶修直接无视了他,“哎,你说放假的时候我还挺高兴的,这会儿一想,不干活的话还真不知道要干啥了。”

 

“你还想干啥啊?”

 

“就是不知道啊……”又不用去拜年,也不用接待来拜年的人,稍微关系好点的随缘网吧老板都关了店门回家过年去了。“你们以前都干嘛?”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沐橙还小的时候一起去过庙会什么的,或者就随便出去走走,天气太冷就在家里做点吃的……玩玩电脑……”苏沐秋眯着眼睛回想了着,“好像还真没点过年的样子哈……哎你要不要去看看庙会?”

 

“不去不去……”叶修立马摇头,“我们亲戚家那些熊孩子年年都要去,搞得我们也要跟着一起去,那个人山人海啊简直挤都挤死了也不知道是去看什么的,又没什么好吃的……还没我们自己家零食好吃……”

 

“啧啧,万恶的有钱人哦。”

 

“哎这个还真不是我家有钱……”叶修也在被子里蹭着翻了个身面对着他解释道,“我是真心觉得庙会上那些东西不好吃,跟超市卖的一个味儿,不如去有些小吃店儿里呢,还老贵。”

 

苏沐秋笑了笑,“其实我们也不买什么,就是人多图个热闹,我们俩人太冷清了。”

 

叶修一时语塞,默默吞了口气。

 

苏沐秋倒是没什么介意的样子,又接着说道:“不过今年还行,多你一个好像多了一窝似的,好像连沐橙都比往常开心了点。”

 

“哎哟,讨大小姐欢心,哥哥大人有什么奖励没啊?”叶修也乐得顺杆爬。

 

苏沐秋看了看他,正色道:“那就奖励你一个跟我正面对决的机会吧,比什么随便挑,不过等我再睡一会儿再起来开电脑……”

 

“你能不能留点儿节操啊我多巴不得跟你比呢!输了别哭啊我跟你说,也别哼哼唧唧地蹲墙角往小黑本子上记我。”

 

“滚滚滚,谁跟你哭,我那是记录战果!免得将来你不认输!”

 

“说得好像我输了多少次似的……”叶修歪着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又叹了口气,“所以说到底过年还是打游戏吗?”

 

“你要是想干活也可以啊。这两天都在开新年活动,代练还是能接到的,正好要攒点儿钱了。”

 

“要干嘛?”叶修一听攒钱有点来神。苏沐秋这人挣钱花钱都是提前打好算盘的,说要攒钱那就是要有开支,可是最近一两年的大开销他早都提前算过了账,这大过年的不知道又是想起了哪出。

 

苏沐秋冲他眨了一下眼睛,“沐橙要过生日了。”

 

“哎哟?”叶修看着他,“什么时候啊?哎说起来我还都没问过你们俩生日……”

 

“沐橙生日就这月下旬了,我的嘛……”苏沐秋稍微停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呃……”叶修突然想到他们兄妹俩都是孤儿院长大的,一时也拿不准该不该接着问下去了。

 

“我们俩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我还不记事呢,我抱着沐橙在孤儿院门口站了一整天,都被冻傻了。就记得那天沐橙刚满月,后来问了阿姨那天的日期,才知道她生日的,我自己的就真不知道了。”苏沐秋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揉了揉鼻子,看着叶修一脸犹豫的样子,又笑了一下,“都多少年的事了……说起来我们俩名字也是孤儿院给起的,那时候我就记得我们小名了,还是那种特烂大街的想拿来起名字都没法起的。”

 

“什么啊?”

 

“这种黑历史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你慢慢猜吧。”苏沐秋干脆地翻过身去了。

 

叶修默默翻了个白眼,“你根本就是自己都忘了吧!”

 

“我倒是挺想忘了的……”苏沐秋撇了撇嘴看着天花板,“这些事儿我一点都不想记着。”

 

叶修愣了一下,他有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苏沐秋,试图从他的表情里破译一下他到底是以什么心情说出来的这句话。

 

结果下一秒他突然又笑了,“不过也不重要了,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叶修皱了一下眉,他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这个进度,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然而苏沐秋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他没来由得又想到自己刚刚醒来的时候想到的那个有点讨厌的词——沧桑感。

 

嗯,这么想来,也许苏沐秋才是比较沧桑的那一个吧。

 

虽然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遗憾,不过……“是啊,这样挺好的。”


============TBC===========

评论(1)

热度(14)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