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14)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每次写之前都要听一遍残忍的缠绵,虽然小时代很烂俗,但是听着这首歌莫名地就很有感觉……


===================================

和王杰希预想的一样,第二天出院的时候他果然没能见到方士谦。他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来得及打过来,不过倒是真的派了车,司机是个王杰希没见过的小伙——虽然仔细想想跟方士谦有点儿关联的人他原本也就没见过几个。小同志倒是很有职业素养,不多说不多问,关切的火候也掌握得恰到好处,一路给人送进了家门就走了,甚至连句口信都没捎。

 

王杰希站在卧室的窗户旁边,看着楼下那辆熟悉的车子绝尘而去,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事儿太不正常了。他忍不住想,方士谦这一趟回去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居然电话没有短信没有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派了车过来他简直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被软禁还是怎么的了。想了一会儿之后他又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神经,他打开手机看了看,距离他们两个上次通话才过去不到二十四小时。

 

这算什么啊……这种初恋少女般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诡异心情。王杰希这么想着,有点想扶额,又有点想笑:可见方士谦平时是多么的无聊,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保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骚扰,居然还给自己养出了这种扯淡的习惯来。

 

也许只是忙吧。他这么自我安慰着。

 

也许真的是很忙吧。第二天看到同一个司机把高英杰从学校接过来、之后又恪尽职守地等在楼下、一直到晚上又把人送回去的时候,他依旧这么自我安慰着。

 

总之,忙过了这段时间应该就好了。他想,他这应该已经不是自我安慰,而是自我催眠了。

 

不过两天而已,他觉得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情简直是魔怔。

 

好在他终于可以解脱了——终于到了星期一,谢天谢地,他可以回去上班了。

 

关于要不要这么快就回去上班这件事,其实原本还是有点犹豫的余地的。虽然脑震荡不是什么大事,但他好歹也是住了几天院的那个等级,刚进医院的那几天方士谦只要跟他说话一定离不了那句“好好休息”。本来这次主编也给他批了假,还专门打电话来让他养好身体再去单位,周五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也转达了一下同事们“好好养病别急着回去上班”的慰问,搞得王杰希感动之余忍不住在想,我到底是给你们留下了怎样的印象,搞得大家全都以为我会命都不顾的就跑回去上班……

 

——也幸好这话他没有直接问出口,不然得到的回答必定是一句“工作狂”。

 

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是那种以工作为己任的人。他确实喜欢这份工作不假,但他喜欢的是工作内容本身,并不是这种为了工作而工作的状态。他这么拼了老命的忙来忙去,不过是为了毕业之后能顺顺当当地签了三方养家糊口而已,往更明白了说——就是为了挣钱。

 

他算了算日子,按学校的安排,顶多再有两周他的论文就得定稿,再下一个月就要准备答辩,紧跟着还有一大堆的毕业手续要办,想来他能安稳在这里实习的日子也没几天了。虽说公司不可能这点都不通融不肯给他假,但是前脚病假后脚又事假他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更况且还有更现实的理由:请假要扣工资。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啊,至少被工作上的事填满脑子的时候,就没有闲工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比如方士谦,和方士谦,还有方士谦,以及方士谦到底在干嘛。

 

王杰希坐在办公桌前活动了一下有点僵硬的脖子,看了看周围纷纷起身准备出去吃午饭的同事们,脑子里刷刷地过着这些念头,冷不丁笑了出来。他突然想起本科毕业晚会的时候他们班演的那个话剧,编剧一反其他班级掉节操无下限欢乐逗比的风格走起了现实风,于是剧务王杰希同学就坐在他们排练的教室后面看着自己班那个在全院都出了名的高冷的女生以特别高冷的姿态吸了一口烟,淡漠地说:“不然呢?感情栽了,难道我还要把事业也搭进去?”

 

王杰希听着那台词就是一哆嗦,心说幸好自己跑得快挑了个闲职,这戏演得简直就是自立flag,

也不知道编剧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悻悻地想着,又抬头看了一眼排练得热火朝天的演员们。正逢女主角高傲地抬起头,对着他冷笑了一声,她说,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何苦要自欺欺人。

 

最后她说,能怎么样呢,我们都得活下去。

 

真是立得一手好flag啊。时隔将近三年,王杰希还是忍不住要这么感慨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当真是半点不由人。

 

他就这么对着空荡荡的电脑桌面愣了一会儿神,突然又觉得自己有点无厘头,这还半点儿事没起呢就在这儿未雨绸缪的愁这些,更况且愁了又能有什么用呢?又不是自己说了算。

 

“小王!前台有你外卖!”刚拎了饭回来的同事路过他的工位,顺带喊了他一声,又往他这边看了看,“还忙呢啊?先吃饭吧,天天都是活儿哪忙的完啊,刚休病假回来别太拼了。”

 

没等他应声另一位同路的也凑了过来,“哎王杰希你这么快就回来啦?我听他们说你伤挺严重啊?”

 

这几位平时关系挺不错,每天中午都凑在一起围在小会议室一边吃饭一边胡侃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没话题还是赶新鲜,都跑来慰问他了,没说两句就招呼着一起过去吃饭。

 

得,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一个人瞎寻思什么啊。他没头没脑地笑了一声,推上了键盘站起身跟这几位应了一声,转身去前台拎饭了。在医院里好吃好喝的养了几天,终于过回了凑凑合合吃外卖的日子,王杰希捧着热腾腾的盒饭拨拉了两下,内心颇有些唏嘘。

 

“说起来,你到底怎么伤着的啊?”问话的同事坐在他斜对面的工位,平时负责搞网页的,人挺活络,“我听黄少说是脑震荡?”

 

“碰着个违规驾驶的,被撞了。”这话跟领导说过几次,现在已经连脑内吐槽都懒得过了。

 

“我天,这么凶险!没伤着别的地方啊?诶呀太危险了太危险了……”

 

“肇事司机抓住了吗?这得给赔吧?”

 

“不止吧!哎车上当时就你一个人吗?有没有伤着别人啊?”

 

王杰希看着这一群大老爷们儿有点无语,真不愧是搞传媒的,这敏感度。好在当年在学生会天天打扫战场练就了一手好太极,他简单解释了两句就把话题翻过去了。毕竟这事儿背景有点复杂,谁知道往深了去能挖出什么来。

 

那几位倒是不甚介意的样子,转回了王杰希进来之前的话题,对着会议桌的玻璃桌面上用来垫饭盒的几张大报纸指指戳戳。隔壁组的一个没怎么跟他说过话的哥们儿一看这个就开始摇头叹气,“这事儿都快闹死了,挖也不是不挖也不是,报是肯定要报,又不敢跟主流媒体抢风头,还生怕说错了话给拎出去当枪使。”

 

王杰希听着一群人纷纷表示同情,默默抬起头看了一眼报纸上的大标题,差点把自己噎着。

 

“哎,小王知道这事儿吗?好像就你出事那两天出的?”坐在他旁边的同事问道,“最近所有门户网站主页全是这个,咱也跟着搞呢。”

 

王杰希喝了口水,一边点点头。这事儿想不知道都不行,上午他还经手了几个相关的图,只是从事情出来到现在这么久自己一直再来回折腾,具体怎么回事儿还真的没有仔细看过。

 

不过仔细想想,就算真的有空他也未必会钻研这些事。虽然学的是新闻专业,但是他在政治领域的加点始终不是很高,当然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不过毕竟不是自己的主要发展方向,也真心不是很感兴趣,他也没怎么深究过,大学时期周围的男生讨论什么红派蓝派的时候他都是从来不往里插的。

 

只不过这次……他也说不清楚,在知道了方家跟这件事的关系之后,他到底是更想知道还是更加地不想知道了。

 

然而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有什么新进展吗?”

 

“这不,昨天刚抓了两个旁系。”同事随手戳了戳报纸第二版的新闻,“这次真是刀子动到大家伙身上了,这拔起萝卜带出泥的,不知道要撸掉多少。”

 

“事先也没什么风声啊,太突然了。”另一个组的同事说道,“能动到这个级别也不容易啊……不知道这位最后会怎么样。”

 

“判是肯定要判的吧?现在收押了?”

 

“嗨,下面这些小啰啰的帐清不清楚一时半刻还轮不到他。”说话的这位似乎是经常研究时政版的,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再说他什么下场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大帮子人这回都站不住了。”

 

“啧啧,天天做这些勾当,他们胆子也忒大了点儿,真当这世道没王法了……”

 

“得了吧,咱都不是三岁小孩儿了,这道理还不明白!”时政版大哥一挥手道,“这些个事儿上面那些谁手上不沾着点儿,人人都沾那就等于人人都不沾,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过去算了。如今能被拎出来,指不定是又得罪了谁呢。”

 

“不能够吧,这阴谋论……咱心里面得阳光点儿,要相信政府相信党啊,哈哈哈!”有人皮笑肉不笑地接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认真的还是调侃。

 

“谁知道呢,等着看呗。”

 

王杰希怔怔地坐在那里,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闲扯,一字一句在他脑子里绕了几个圈,再搭上方士谦一脸深沉地压着嗓子接电话的背影,居然莫名地变得有些可笑。

 

然后他就真的笑出了声。

 

“挺有意思的。”他把手上的筷子反过来,在桌子上不轻不重地敲了敲,意味不明。


============TBC=============

方神什么时候才能被放出来,这是个问题……

评论-4 热度-12

评论(4)

热度(12)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