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伞修伞】远方(02)

第八天了呢,我的第二更,依旧是琐碎的日常。

===================================

总而言之,在经历了这一场命运的邂逅之后,流落在外叶修同学总算顺利被拾取绑定,开始了他崭新的生活。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苏沐秋都是一个再理想不过的宿主:不计较宿户的出身和年龄,家里没有什么代沟严重的成员,除了供妹妹念书也没有什么经济负担,虽然地方小了点条件差了点,但人家不收房租不收伙食费,顺便还提供一份可以天天打游戏打到吐也不用停的工作;除了一分钱都不肯浪费买一小捆青菜都要砍个两三毛的精打细算,以及死不认输一定要嚷嚷着再来再来一直等到苏沐橙出来递台阶还要说一句你等下次的口不对心——然而对于上述两点,叶修的评价是,意外地有点可爱。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就在一起吧!

 

别多想,住在一起而已。

 

不过硬要说的话,叶修对于他的新生活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意见——“为什么要起这么早……”

 

对于早起这件事,叶修有着严重的心理阴影,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自家那个行伍出身的老爹。自从自己记事以来十几年的漫长岁月,他和叶秋都是在半军事化的管理中度过的,每天六点不到就要起床洗漱,先出门跑步晨练然后才能回家吃饭,这还是上学以前,上学以后还要先看半个小时的书。仔细想想,离家出走之后的火车上那一觉,大概也算是他除去生病以外第一次晚起了。

 

然而就在他以为终于可以跟这种惨无人道的生活说再见了的第二个清晨,一双罪恶的双手无情地把他拖出了被窝兽的血盆大口。

 

“早市的菜便宜,再晚没新鲜的了。赶紧起来跟我出门,顺便去趟网吧,让你感受一下工作氛围。”苏沐秋已然换好了衣服,又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

 

“你不是家庭小作坊吗?跑网吧感受什么氛围啊?”叶修抓着乱糟糟的头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

 

“交几个单,顺便揽点活,我们这行也不是天天蹲家里等生意的,你得多学习学习。”苏沐秋整理好了个人形象转过身,原本是想把叶修从床上拽起来,结果看他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又莫名地有点不忍心了起来,“你行不行啊困成这样……平时在家都几点起啊?”

 

“五点半……”叶修答得有气无力。

 

……好的吧,那还真是够惨的。苏沐秋默默把后面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那你要不再睡会儿?”

 

“算了算了,醒都醒来了……”叶修揉了一把脸,认命地从床上翻了下来,“明儿可别叫我了,让我享受一下来之不易的自然醒……”

 

苏沐秋同情地点点头,又连忙补了一句:“八点以后可不行啊!”

 

叶修抬头瞄了他一眼,蔫蔫地表示同意——行吧,至少比老爹仁慈多了。

 

如此这般,家庭小作坊的新成员终于还是跟着宿主走出家门,去感受自己崭新的人生了。

 

所谓早市就是一个在小区入口的马路两侧临时聚集起来的一片菜摊,这个时候来光顾的基本都是一群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他们两个未成年人站在人堆里显得格外扎眼。苏沐秋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熟练地钻到摊位前翻翻拣拣。摊主看来也跟他挺熟,打过招呼之后热情地向他推销着新鲜的菜色,临走前还不忘给他的袋子里塞了一小把香葱。叶修跟在后面颇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这种场面他这深宅大院里长大的孩子还真是没什么机会得见,虽说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

 

“这什么啊?”他接过苏沐秋顺手递过来的一只塑料带。

 

“香椿啊,不认得?”

 

“嗯……长得跟成品不太像。”

 

“啧啧啧,小同志不食人间疾苦啊。”苏沐秋摇着头拍了他一把,转身继续采购去了。

 

叶修看着他轻车熟路的背影,默默揉了揉鼻子,决定以后还是少问问题,不然二世祖的身份迟早得暴露个一干二净。

 

其实他想想也觉得挺奇怪,关于自己到底什么身份为什么会一个未成年人拎着行李在网吧厮混还自称无家可归这个问题,苏沐秋只是问了个大概就没有再深究了。虽然说确实省了他不少麻烦,可是他心里也多少有点犯嘀咕——好在是看着兄妹俩这家底清白的,不太像是能把自己卖了的样子。

 

当然,就算苏沐秋多问什么,他也只能说,没事,我心里有数。

 

这句倒是真的。

 

虽然离家出走这件事更多的是个机缘巧合下的一时冲动:只不过是他正好有了那个念想,又正好看到了自家弟弟送上门来的行李。然而既然出了家门,该打的算盘总还是要打好的。跟自家爹妈毕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总不至于这辈子都老死不相往来,这家迟早是要回的,只不过目前而言绝对是越晚越好。如果前脚出门后脚就被抓回去,那后果根本不堪设想,唯有在外面逍遥几年然后浪子回头,失踪了这么久生死未卜的孩子囫囵个儿的出现在二老面前,再乖乖认个错悔个改,最好是拖到成年之后——什么事业有成他是不指望了,反正他这一出来就没可能再走他们眼里的那些正道,既然是歪门邪道,那就算说破了大天在老爹面前也不过是小孩子瞎胡闹,不过至少一把年纪的人了,总不至于还要来教训小孩子那一套。

 

所以对于他来说,第一要务就是跑得远远的,千万别被发现。至于接下来要怎么样……他还就真没什么想法了。

 

尽管日后不少人把他当年的任性妄为理解成是为了梦想奋起抗争,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自己心里自然是有谱的。硬要说起来,“想打游戏”这个因素也不是完全没有,只不过更多的还是“想要自由”的逆反心理而已。

 

只是碰巧的碰巧,偏偏让他遇上了苏沐秋,从此过上了可以自由地打游戏的生活——简直美好的不像话。

 

可是,然后呢?

 

偶尔有那么一半个瞬间,叶修也会想到这个问题。然后呢?难道自己费尽心思跑出来,就跑到这里接触一下社会体验两年人生,充分享受一下想怎么打游戏就怎么打游戏的愉悦感,然后就卷铺盖回家接受再教育吗?怎么想都有点不甘心啊……

 

“那不然呢?”接受了叶修的告解之后,苏沐秋表示完全没有get到他的迷茫点,“我以为你早就想清楚了。”

 

这倒也真不能怪苏沐秋,按说以他的脾气,如果听说自己哪个朋友就这么没头没脑的离家出走了,那肯定是无论如何也要劝回去的。可是叶修这家伙,上来就是一副“我意已决不用管了说什么也没用”的样子,还愣是就把他忽悠住了。算了算了,谁还没点自己的难处,能帮一把是一把吧,谁叫咱是个好人呢?

 

况且看这一身行头就知道不是什么小户人家的孩子,哪能吃得了我们这苦,没准儿过几天就自己哭着跑回去了呢——那个时候的苏沐秋多少也还存了这么一丝念头。

 

却没成想叶修还真就这么留了下来,不喊苦不喊累,让干什么干什么忙得不亦乐乎,顶多吐吐槽刺他两句,还整天乐呵的什么似的。于是苏沐秋看着他忙忙叨叨的样子,心情也格外的复杂,不知道该夸他两句吃苦耐劳好毅力呢,还是该好奇一下挺好的个孩子这么拼命到底图的啥。

 

结果过了这月把时候了,给我来这么一问。

 

叶修显然是随口这么一提,也并没有打算问出什么结果来,听得苏沐秋这一答便耸了耸肩,又顺着问道:“那你呢?就一直干这个?”

 

“不然呢?干这个不是挺好吗,时间灵活来钱也快。”

 

叶修摸了摸下巴,“就是觉得……有点屈才。”

 

“哟,你这是夸我呢?受什么刺激了?”

 

“哎哎,说正经的呢!”叶修挥了挥手,“就单论打游戏,以你的水平,虽说不如我,但是也不差吧!”

 

“谁不如你了啊!嚣张过头了啊你!”苏沐秋立刻抗议。

 

“哎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我这样的也算是个中高手,不如我也不算丢人嘛!”眼看这个话题又要演变成日常撕逼,叶修立刻把话头转了回来,“我就是想……你有没有想过,正儿八经去打打游戏?”

 

“嗯?”这个说法有点新鲜,苏沐秋眨着眼睛想了想,“你是说……电竞?”

 

叶修一拍手,“哎,挺上道的嘛。”

 

“我也是会看网页新闻的好吗……”苏沐秋斜了他一眼,然后又稍微沉吟了一下,“嗯……电竞啊,对你来说也许是个好出路。”

 

“怎么说?”

 

“这个职业我也多少了解过一点,虽然现在发展势头很好,但是问题也不少。”苏沐秋顺手拿了一根笔在桌子上轻轻地敲了两下,“首先整个行业管理不是很正规,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比赛啊活动啊什么的也不是很稳定,除非你能打出国门。再来就是收入不稳定,工资全看队伍,队伍全看老板,这个对我来说问题就比较大了。还有,这行目前来看就是个青春饭,过了二三十岁也就退了,退了之后怎么办呢?还是得干回老本行。”他说罢看了看叶修,又接着说道,“但是你不一样,反正你不就打算出来玩一票大的然后就老老实实回家吗,既然没什么后顾之忧,倒不妨试试看。”

 

“嚯,没看出来啊,你还挺懂得嘛!”叶修抬手在他肩上拍了一把,“这么看来,其实你也考虑过吧?”

 

苏沐秋笑了笑,“是啊,虽说现在干这个是为了糊口,但是游戏啊……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我也很喜欢。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叶修叹了口气,“虽然分析的是那么回事儿,可是仔细想想……好像还是跟你一起玩比较带感。如果就剩下我一个了,难免有点寂寞啊。”

 

“哈?你这是良心发现了吗?”

 

“也不是,毕竟吧……眼下也就剩下你最有可能打败我了啊……”叶修深沉地摇头道,“独孤求败的感觉,可是很痛苦的……”

 

我怎么能指望这个人会说出什么好听的呢!苏沐秋咬牙切齿地抄起一张报纸就冲他的脑袋抽了过去,“痛你个大头鬼!我看你就是闲的!给我干活!”


================TBC==============

整整一周我都在想这段到底要怎么写,关于叶修离家出走时候的心态和对于以后的规划,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搞得合理又不毁气氛……现在这样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靠谱的结果了。

这一次只是随口提了一下,以后还会展开,嗯。

其实写到这里我终于感觉到我要表达一个什么主题了

——这一切,都是命。

评论-1 热度-24

评论(1)

热度(24)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