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网骗联盟/肖戴线】第一百零一张好人卡(11)

*荣耀论坛paro。架空设定。正副队群的企划:#荣耀网骗联盟#

* 其中包含的cp有 伞修伞 喻黄喻 双花 林方林 周江周 韩张 双鬼 于远 方王 魏方 楚华 白杨白,还有其他并不是主要的 ←这些都是复制粘贴的【。 

*【引子戳这里=( ^o^)ノ ...…___● 

*主策划 我  @依玖琳 

*前篇戳我

* 很显然肖戴组就我一个人,如果我拖了进度……怎样你来打我啊~


卡了一下午一晚上,真是卡吐我……只是摊个牌都这么困难,真不知道以后告白要怎么样……

===========================

W大的行政楼在学校最南边,距离女生宿舍楼倒不算太远,外面天气大好,正好满脑子都是官司,戴妍琦也就索性当成出去散心。其实她这趟主要是为了去拿最近一个调研项目的申请材料,办公室只有下午才能见到人,她们倒也不着急,就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领材料的过程倒挺顺利,她又顺便问了问项目申请的情况,才拿着材料出了办公室。

 

周五下午的行政楼空空荡荡的,走在走廊里都能听得到回音。戴妍琦一边走一边漫无目的地看着一间间办公室的标牌,突然想起大一的时候,广播站的办公室还没迁到活动楼去之前也是在这栋楼里的——好像就是在楼下那层吧。她这么想着笑了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进广播站的时候怯怯的样子,面对着一屋子专业的录音设备不知所措,看着学长学姐们录个节目都崇拜得不行……

 

不过那个时候前辈们是真的很帅啊,看到他们那么投入的样子,连站在录音间外的自己都会被感染。戴妍琦想着这些,就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时候的肖时钦。她入学的时候肖时钦负责的节目已经不是很多了,她去观摩学习的时候正赶上他和方学才正在录一期访谈节目,采访的对象是个在商界小有名气的校友,说起话来也是滴水不漏,三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录音间内一派和乐融融的氛围。负责后期的学长则在旁边感慨,就喜欢做肖时钦的后期,基本不用剪。而那个时候的戴妍琦一脸懵懂,只是凑在玻璃边上看着录音间里的他们,好像一个表情一个动作都闪着光一样让人挪不开眼。

 

后来戴妍琦在广播站整理录音资料的时候,曾经翻出来过前几届的无数“黑历史”,听过肖时钦用一本正经的播音腔录的片头,也听过用慢了半拍的语速念的乐评,甚至还有财经分析之类想也知道他根本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的版块。肖时钦播音时的声音跟平时说话不太一样,语速音调都不固定,需要什么就能来什么,他的声线比起广播站真正让人听了都要高呼耳朵怀孕的那几位来实在算不上华丽,不过当然也不算难听,算来也是中规中矩,还曾经被方学才吐槽过“分辨度太低完全认不出来”。当时戴妍琦还偷偷想,并不是啊,其实肖学长的语气里总是不经意地带出来那么一星半点的情绪,不光是微笑,有时候甚至是紧张或者是诧异,偶尔还有差点念错词的尴尬,虽然不仔细听的确是分辨不出来,但是那可是她作为学习的榜样反反复复听了那么久的人啊!就算化成灰也能认出来的!

 

然而现在想起这茬,戴妍琦真是恨不能掐死自己。

 

说好的化成灰呢!在社团这些年YY也上过聊天也聊过,干音后期更是不知道做了多少,居然愣是没认出来!呜啊……

 

戴妍琦懊恼地捂住了脸哼唧了两声,又撸了一把头发,抬起头才发现楼道拐角前面不远的办公室门口正靠着一个人,原本低着头在看手机,似乎是听见了她的动静才抬头看了过来。

 

而戴妍琦就呆立在那里看着他,手里的申请材料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

 

“啊那个……学长好啊好久不见,啊哈哈我捡下东西先哈,不好意思……”她连忙蹲下身子手忙脚乱地把凌乱的材料划拉到一起,一边在心里跟自己重复了十几次要冷静要冷静要冷静。

 

不过对方显然比她更不冷静,他噌地一下就站直了身子,看了看戴妍琦又看了看旁边虚掩着的办公室门,满脑子都是我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要陪他来这一趟。好在戴妍琦忙着埋头收拾材料没看到他这一番挣扎,方学才只得叹了口气走过去帮了她一把,然后调整出了一个稀松平常的口吻,“怎么了这是,看到我被吓成这样,学长很受伤啊。”

 

戴妍琦一听这话心里又是咯噔一下。搞毛?还装不知道?你俩还打算一起装吗?我台阶都给你们了你们还不下!哦不对……他们现在在这里的话,我刚才发的回复也许还没来得及看到……可是那我现在要怎么办啊?接着装吗?

 

戴妍琦揽着一摞文件蹲在那里,脑子里千回百转地兜了一大圈。眼下这个情况,自己是装不知道还是直接挑明,这是个问题,然而不管怎么说,问题都出在肖时钦身上,为什么连带着方学才也要跟着玩?想到这里,戴妍琦忍不住偏过头去看了看方学才,慢悠悠地说道:“学长,前天晚上掉线掉得很及时嘛……”

 

方学才手上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然后默默地吸了口气,在心里合了个掌:肖时钦啊,我已经尽力了。

 

然而紧跟着,面前那扇办公室的门便“呀——”地一声被拉了开来。

 

“我完事——”肖时钦原本说到一半的话,硬是被眼前神奇的景象噎了回去,“你们这……”

 

很好,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这是那一瞬间戴妍琦的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戴妍琦和方学才并排蹲着,面前是几张还没来得及被归拢起来的A4纸,一个人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说放我回家”地埋着头,一个人怔怔地仰头看着肖时钦,而肖时钦居然还挺镇定的关上了门,然后就也愣在了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下午的阳光透过走廊的玻璃窗洒在地板上,定格的画面被渲染的分外诡异,只差没有一只乌鸦飞过烘托一下效果。

 

隔了好半天,戴妍琦终于回过神来站起了身,无视了膝盖发出“咔吧”的声响,淡定地把散落的头发掠到了耳后,笑眯眯地说道:“难得天气这么好,学长们要不要一起去喝点什么啊?”

 

肖时钦看了看埋头装鸵鸟的方学才,又看了看笑得无比纯洁的戴妍琦,特别僵硬地点了一下头——“咔吧”一声,异常地应景。

 

 

既然都说了喝东西,那地点自然就是学校里那个远近闻名的小冷饮店了。三个人一路走过去一路的迷之沉默,戴妍琦倒是先挑开了话头没什么压力了,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肖时钦几次想要开口,又被方学才拽了回来,两个人在后面眼神交流了半天,眼睛都快对抽筋了也没交流出个所以然来。

 

于是就在这一片压抑的氛围中,三个人依次点了单,又依次在桌边坐了下,然后出乎意料地,方学才干脆利落地举起双手道:“我坦白啊,这事儿从头到尾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无辜的!”

 

戴妍琦一时也没回过神,疑惑地看着方学才。

 

“是这样……”方学才正了正身子,不动声色地按住了一边的肖时钦解释道,“你刚把名字报给他的时候他吓了一跳,就拿给我看,我说好事儿啊告诉你啊,然后他就开始想到底要怎么告诉你,脑内了八百个场景,然后又一个一个毙掉,结果到现在也没想好……就这么回事。”

 

“啊……啊?”戴妍琦眨着眼睛看了看方学才,又看了看一边的肖时钦,居然难得地看到他脸上漏出了些许尴尬的神色,“不至于……吧……”

 

“近乡情怯,懂吧?”方学才解释道。

 

“什么鬼,这词用这里合适吗?”肖时钦刮了他一眼。

 

“不识好人心啊!你不好意思说我都帮你说出来了你还槽我!”

 

“我哪有不好意思!”

 

“你没不好意思在宿舍挠了一地头皮的那人是谁啊我不认识是吗?”

 

“哪来的一地头皮啊!”

 

“噗……”戴妍琦看着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个没忍住喷笑了出来,“哈哈……救,学长你们……”

 

“呃,那什么……”方学才咳了一声,转过身来正了正衣领,“其实我们平时都是很严肃的,啊,这个你知道的,对吧。”

 

戴妍琦憋着笑点了点头,“是是是,可严肃了,就跟平时在群里一样。”

 

肖时钦推了一下眼镜,“对不起啊,瞒了你这么久……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他说罢又看了一眼还在拼命忍笑的戴妍琦,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呃……也没那么好笑吧……”

 

“不是……那个,抱歉……”戴妍琦笑了好半天,终于咳了两声停了下来,“到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社长你这个反应真是……太萌了好吗……”

 

“总觉得萌这个形容有点微妙……”肖时钦嘟囔了一句,又说道,“总之你别生气啊。”

 

“哎呀没有啦……”戴妍琦摆了摆手,又想了一下,“其实一开始是挺奇怪的,学长你明明都知道了,而且当时就坐在我面前吧!紧接着还一起去吃了一顿饭!不过后来想想,原来那时候你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是在纠结这个吗……”

 

“可不是吗,回去之后天天缠着我念叨,我说直接告诉你还不许,他瞒着还要我也帮着瞒!”方学才趁机数落道。

 

戴妍琦又笑了一下,“好嘛,方学长辛苦了,现在终于不用再纠结啦!哦对了忘了说……腐群欢迎你!”

 

“啊,这个这个……”方学才矜持地搓了搓手,“感谢组织,我会好好努力度过观察期的……”

 

肖时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把座位挪远了一些。

 

“啊,既然这样……”戴妍琦挨个看了看他们俩,一拍手道,“来拍个合照吧,给他们嘚瑟一下!”

 

肖时钦愣了一下,正想偷偷借着旁边玻璃的反光看看发型,就看见戴妍琦打开了手机,又隔着桌子伸过来了一只手摆成了V字,还兴冲冲地招呼他们俩:“来吧来吧,不过三个人没法拼星星啊……”

 

“两只手就行啦!”方学才特别配合地伸了两只手出去凑在旁边,又丢给他一个来来来的眼神。

 

于是他也心情复杂地伸出了两只手去,正好在桌面上拼出一个歪歪扭扭的五角星来。眼看着旁边两位兴致勃勃的样子,他的内心只剩下了各种凌乱。

 

所以,这就算认亲成功了吧……

 

可是,完全没有认亲的兴奋感是怎么回事啊?


==============TBC=================


评论(18)

热度(54)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