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时钦】唯荣耀与中二病不可辜负

去年写给枪系本的稿子,距离完售应该不远了,就放出来吧_(:з」∠)_其他人(也许)最近也会陆续放出来……

顺便扔个本子链接【【【戳我】】】

说是粮食向,我也在努力写得不带什么CP色彩,如果非要往CP的方向理解……就自由心证吧

以及我坦白,去年那篇生灵未灭之所以卡到最后也没写完,主要就是因为,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写的这篇稿,写完之后感觉该说的重点都说完了OTZ……不过最近感觉又有了更多的想法,试试看能不能续完吧~

其他的话留在最后说,嗯。

================================


“好的那么我们看到,在一回合试探性攻击之后,场上双方现在又一次进入了僵持状态,两支队伍目前都在针对对方的部署做出相应的调整。那我们先来看蓝雨这边——好的蓝雨队伍频道的指挥依旧是十分简洁啊,相对来说雷霆这边的指令就显得密集很多了。那——李指导您觉得从这里我们能看出双方怎样的战术意图呢?”

“啊……这个嘛,我们可以看到……嗯,这两支队伍呢,蓝雨的战术风格大家都是很熟悉的,从比赛开始到目前为止的布置上也都充满了这种……请君入瓮的色彩。但是很明显雷霆对此做出了相当到位的防范,这支队伍很好的继承了他们前任队长时期的传统。你看,尽管指令的内容十分复杂,但是层次还是很分明的,比如说这里……”

“啊,有动作了,雷霆这边率先打破了场上的僵局——”

“是的,元素法师鸾辂音尘,这个吟唱很明显是要进行一个掩护,那么我们来看……”

“哎?蓝雨的阵型中好像发生了什么,这个爆炸……”

“这个是……机械追踪啊。”

“这个……完全没有留意到是什么时候放的吧?蓝雨这边看起来也完全没有发现……哦,接下来是自走火炮——”

“生灵灭。是的,鸾辂音尘的技能只是为了掩护,真正打破局面的依旧是雷霆的生灵灭。”


 

 

肖时钦站起身来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被净化过的澄净液体贴着杯沿流淌到杯底,形态各异的空气泡一个接一个地涌入水桶中,咕咚咕咚的声音反衬得屋子里一片安静。从电视音响里传出两位解说的声音,不高不低的,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一样遥远。

这是肖时钦退役之后的第二个年头,也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以这样的方式观看这支队伍的比赛。这样的感觉,或多或少地还是会有一点微妙。

——看到那个多年以来在自己手下征战,而自己却只有在赛后复盘时才能看得到全貌的角色,就这样和过去的每一年一样,坚毅而沉稳地站在那个比赛场上;背后操纵着他的却已经是另外一个人。而自己就在这里,隔着屏幕看着他,好像看着一位素未谋面的知交老友。

 

大抵每个职业选手对于自己手里的那张账号卡和里面的那个角色总有着格外深厚的感情,尤其是被自己一手建立又从网游一路带到职业联赛的那些——肖时钦也不例外。

在键盘上敲下生灵灭这三个字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生,正是中二病集中发作的时期,顺理成章地就搞出这么个酷帅且中二得一塌糊涂的ID来。角色的脸是扫了自己的照片然后又做过微调的,他还特地去掉了自己那副厚如啤酒瓶底的近视镜换上了时髦值满点的单片镜,配合机械师繁琐而规整的装备外观看起来别有一番气质。至于为什么选择了机械师,当然不只是因为对机械齿轮的迷恋这么单纯的原因,更多的还是享受着那种远距离操控指挥的战斗方式吧,颇有种只手翻云覆雨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中二感。

真是太帅了。

所以肖时钦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么多年联盟愣是没能再出个叫得上名的机械师来,搞得他连第一机械师的名号都不太敢提——作为一个onlyone而理所当然地成为the first one,这种事情实在不知道该说是荣幸还是寂寞。最后他也只能看着登陆界面那个严肃而拘谨的小机械师,挺中二地想着,没关系,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什么都不怕。

在很多人眼里,肖时钦的职业生涯有着太多的遗憾和无能为力;但在他自己看来,却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庆幸,比如至少直到离开那片赛场之前,他都不曾和自己的账号卡分开过。是他的小机械师陪着自己从网游走进训练营,从籍籍无名到声名鹊起,从操控着手中的机械大军身陷敌阵,到指挥着身后的整个团队冲杀向前;无论是带领弱队出奇制胜力克强敌的荣耀,还是遭遇败绩沉痛打击而不知所措的迷茫,都是他和自己一同承受;不管在哪里,跟在肖时钦的姓名之后的,永远都是生灵灭。

离任之前把账号卡交出去的瞬间,肖时钦曾经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怅然,数年来并肩同行的点点滴滴在他眼前倏然而过,最终还是划上了一个未见得有多么圆满的休止符。接过账号卡的那个孩子有些兴奋又有些忐忑,氛围有些凝重,他一时也想不出该说些什么,倒是莫名地想起了之前某次采访时,被问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有些拘谨的回答:

“大概就是……希望能够攻无不克,无往不利,这样的意思吧……啊哈哈有点中二勿怪勿怪……”

其实确实是挺中二的不是吗?锋芒所向,生灵俱灭,前路虽远,无人可阻。

明明不管是自己还是那个角色身上都鲜见杀伐之气。

但这份最初的、也始终未曾改变过的愿景,最终还是被连同账号卡一起,交给了他的继任者。

“好好努力,和他一起。”这是他留给他们共同的赠言。

 

其实回想起来,肖时钦偶尔也会觉得自己有点傻:明明只是一个无数串数据的集合体,自己却总是会忍不住对着他自言自语,好像他真的能听到一样。

能吗?不能吗?

他端着水杯,看着阵型中央严阵以待的机械师,赛场上一片技能光效层层叠叠,他目光隔着单片眼镜也看得不甚明晰,熟悉的机械道具从他的手中游窜而出,好像一切都从来不曾改变过。

于是他有些突兀地笑了出来,然后举起了一只手,对着屏幕挥了挥。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那双泛着冷光的眼睛似乎正好看向了自己,而紧接着,便是一片接连不断的爆破声。




 

“机械空投!蓝雨这边看来是有所防备啊,躲避得很及时,那么……”

“不对,注意看——”

“啊,这是……磁场线圈吧?”

“嗯……看来双方都早有准备,接下来……”

“闪烁突刺!刺客鬼魅才,看起来雷霆这一轮的攻击很主动啊!”

“是的,虽然不是主场,但是随机地图还是有放手一搏的机会的。而且雷霆这支队伍,近两年来的战术风格也是有所转变,比起原来更加积极主动。比如——我们现在来看看场上,雷霆目前的思路还是比较明确的,就是尽可能把对手拖在这片比较开阔的战斗范围内。”

“没错,从指挥频道我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么李指导您认为这种方式会不会奏效呢?”

“嗯……单就场上目前的形势来说这也是雷霆目前最佳的选择。但是蓝雨这边,喻文州应该也会预料到这一点,哎你看,开始了——”

“哦,蓝雨这是——在收缩阵型吗?”

“对,雷霆这边必须要抓紧阻止了,我们来看他们接下来的应对……”

 



“小米张奇拖住流云,牧师后退,注意对方远程的攻击,柔道上去接应……”

雷霆的队伍频道里,一道道指令飞快地向上滚动着。

联盟早在几年前就开放了队内语音,为了便于转播,所有的交流都由工作人员转录成文字在小视窗中展现给观众。

而此刻这一行一行的文字,正整齐地跟在鸾辂音尘的ID之后,有条不紊地传达给每一个人。

 

戴妍琦接任雷霆队长这件事倒并没有太多的出乎意料。作为一个原本就底子不差的选手,在经历了几个赛季的历练之后,她的战斗力也越发地凸显了出来。有时候肖时钦甚至会想,当初那句被他当作是胡闹的“打破37连胜”,会不会真能在未来的某天就被她实现了也未可知。

早在肖时钦退役的前一年,前任副队长方学才先一步退役,临走前两人就商量过继任人选的问题。那时方学才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说道:“也就小戴了吧,以她现在的水平,回头你退了把队伍交给她我看也大可放心。”说罢他又想了想,随后摸着下巴抽着凉气补充道,“不过她嘛,就是太……呃……太活泼了一点,要是做了副队,你可少不了要操心。”

肖时钦苦笑,“那等我真退了,还不得变成女魔头啊?”

“嗯……你这么一说我倒还挺期待的。”方学才诚恳地点头。

 

只不过话虽这么说,方学才退役之后,戴妍琦还是顺理成章地接下了副队长的职务。

明眼人基本都能发现,那一整个赛季的时间,甚至从更早一些开始,雷霆的指挥重心就一直在以一种不着痕迹的方式进行着转移,甚至连战术风格都有了微妙的变化。对此也有过不少质疑的声音,肖时钦却一直只用一句“队伍需要”作为回答;当然,更有力的答案,则是他们的成绩:在经历了大半个赛季的过渡之后,不少人讶异地发现,这些隐约预示着战队主力更替的颇具悲情色彩的调整,似乎不但没有阻却这支队伍的脚步,反而对他们做出了诸多的补足和加强;而在逐渐适应之后,他们也越发地势不可挡,铆着一股逆天而行的劲头一路向着总决赛冲杀而去。

那是肖时钦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大概也是他记忆中最充实、最满足、也最怀念的一个赛季。

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退役的时候他的心里无比的平静。然后他们的新任队长在一片闪光灯中接过了话筒接着说道:“不管队长在哪里,雷霆都会永远记得他,也会永远祝福他;未来那个属于我们的冠军,同样也属于队长……”

 

戴妍琦的发言词其实是提前准备好的,不算太长,字字句句都是她拼着那点儿被遗忘了好多年的高中语文的底子斟酌了好久才写出来的。比赛前几天休息的时候,肖时钦还看见她一本正经的在走廊里来来回回地背稿,一时间竟也有些啼笑皆非。这小姑娘平日挺大大咧咧的一个人,队里一群男孩子都跟她称兄道弟,什么事都要凑着跟大家一起,从来不搞特殊化不耍小脾气,怎么看都应该给个五星好评。当然了,私底下那些八卦啊调戏队长啊之类的小毛病,肖时钦横竖也拿她没辙,自然也就随她去了。

而那个时候,坐在采访席上的肖时钦,看着身边一本正经地发着言的姑娘,冷不丁想起这段对话,又想起她几天前在走廊里闷头背台词的样子,忍不住想:自己到底还是把女孩子想得太简单了。

他记得后来,他和方学才当初那两句戏言传到戴妍琦那里的时候,她鼓着脸跑来跟自己对峙,然后颇为不忿地说:“队长你怎么能这么想!就算是女孩子只要肩负起责任也会爆发出无穷的力量变得无所不能的!早晚都会带着大家拿个冠军给你看!”

那时他突然想起了从前的自己——很久以前那个带着点中二的劲头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自己,一度觉得哪怕只能依靠自己也要拼尽全力做到最好的自己,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在一片费解的目光中义无反顾地回到起点向着冠军冲杀的自己……

他想,他们这些人,再怎么千奇百怪,有些地方也总还是相同的。

就像他身边正对着镜头的少女说的那样:“而我,和队长一样,相信自己,也相信雷霆。”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他这么想着——

中二也好,唯心也好,别人怎么看都不重要,只要站在这里,我们就会一路向前,永不停息。

 

他坐在沙发上,看着屏幕里胶着的战况,两队人马在又一次激烈的遭遇战后再次进入僵持。而这一次他们却都没有让对方久候的意思,双方的队伍频道中纷纷闪现出一连串的指令,导播也依次给了两位队长一个小镜头,右下角那个小小的窗口里,戴妍琦神色坚定地继续着她的指挥,一行小字随之在队伍频道中亮起——

“按原定方案,所有人准备——开始!”

 


 

“好,我们看到,这一次双方几乎是同时开始了动作,蓝雨这边由流云率先发起了攻击,非常漂亮的操作,那么雷霆——这是要退吗?”

“嗯……这里也并不是——啊,有了,注意雷霆这边远程的站位,这又是一个引诱。”

“哎?李指导您的意思是?”

“你看这里——啊,开始了!”

“火之鸟!鸾辂音尘!刺客和狂剑紧随其后,看来这也是一个特意的安排。”

“嗯,非常具有雷霆风格的安排,这个诱敌深入的风格,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也可以说是从前任队长时期留下来的传统。”

“但是整体感觉上是比从前奔放了许多,特别是这次,您觉得呢?”

“嗯,应该说,从第十赛季开始,雷霆就在向着这个方向转变,在戴妍琦这里又有了新的变化。这个战术风格的变化也是和指挥个人的变化分不开的,当然实际效果如何还是要看赛场上的结果。”

“您说的有道理,那么我们再来看现在赛场上的情况……”

 



 

又是第十赛季啊……

肖时钦听着这个词便暗自笑了。

他还记得自己刚刚退役的时候,好几家杂志接二连三地出个人专题,基本上每篇都要来上一句“第九到第十赛季之间是肖时钦职业生涯的一道分水岭”,然后着重讲述一个抱着卧薪尝胆之志进入挑战赛却惨遭失败后的青年是如何大彻大悟重归故里踏上新征途的坎坷历程,看得他自己都快掉下眼泪来。反正记者嘛,赶上退役这种伤感的时候,就算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也是怎么煽情怎么写,什么在寂静的夜晚独自对着夜空沉思之类的细节也不知道是怎么脑补出来的,他也只得付以一笑。

不少人觉得在嘉世的一年应该算是肖时钦的黑历史,去时满是证明自己的决心,最终确只落得一个狼狈不堪的结局,甚至连回归雷霆的决定都带着几分尴尬。即使是在队里也很少有人主动问起那一年他过得如何,最终又到底是怎样的想法。一直到很久之后在某次采访中被问起时,他才在短暂的思考后给出了回答,他说:“那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一课,没有那一年的经历,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其实后来回想起来,肖时钦觉得那时自己会做出转会的决定,多少也带着点中二的色彩——虽然一直以来一门心思地在雷霆研究怎么用这一把烂牌给对手挖坑研究得乐此不疲,但是闲下来的时候偶尔也还是会想,如果不是在这里呢?如果不是和这些人呢?自己其实,多少也是有希望摸一把那个遥不可及的冠军的吧?

不过想也就是自己想想,肖时钦到底也是个重感情的人,雷霆算是于他有知遇之恩,更况且下定决心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也多少有着些中二少年们共有的年少轻狂——能带着这样一支平凡的队伍杀出成绩来,总归是比跟着一支豪门战队顺风顺水地就拿到个冠军要霸气的多。

于是被经理叫去办公室听完了嘉世的意向之后,他的脑子有那么一个瞬间几乎是停转的状态;应该顾虑的事情很多:嘉世的阵容能不能接纳自己,他们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挑战赛会是什么结果,这一年的时间会不会白费,一年以后会怎样……明明有那么多的问题,他最先想到的,还是自己应不应该就这么离开雷霆。

而最后,还是经理先开了口。他叹了口气,拍着肖时钦的肩膀说道:“我知道这个不是个简单的事,你回去慢慢考虑,不过你也……不用太顾及队里,这些年来,我们拖累你太多了。”

也许他有无数个说服自己接受这个提案的理由,但这句话,终归还是那个画上句点的最后一条。

也许,真的是被拖累了吧。

 

他一直这么想着,踌躇满志地奔赴了新的赛场,却始终未曾料到,最终迎接他的,是这样一场更加惨烈的失败。

他坐在比赛席上,绷着那一口气看到了最后,看着队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看着那个自己恐怕永远无法超越的神级前辈,在频道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一时间许许多多的东西如同野草一样在他的脑海里乱糟糟地疯长起来,完全理不出个头绪。他想起曾经每一次训练、每一次复盘、每一场比赛,都要对自己说无数遍的那句“一切都要看自己的了”,又突兀地想起这些年来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每一个人,和他们并肩过的每一场战斗;那些画面连同那一行生硬而残酷的文字一起在他眼前无限循环,而最终他仰起头合上了双眼。

他想他也许真的错了。

随后他又对着屏幕上自己的倒影苦笑:怎么办呢?早说了中二病无药可救,现在,可是真的没得救了啊。

 

而最终找到他的,还是雷霆的经理。

大概很多人都不会忘了,那一年肖时钦在镜头前第一次落泪的样子,狼狈,又带着几分安心。他虽然为人随和,却也算不上是个多么易感的人。而很久以后他回想起来,依旧会觉得,他这一生中听到过的最温暖的话里,一定少不了那一句“回来吧”。

归队之后的某次他在茶水间接开水的时候,偶尔听到几个队员在外面的走廊里闲聊,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就多听了一会儿,结果内容却是让他多少有些无语——

“话说,你们有没有觉得队长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不一样没太看出来,倒是越来越拿你没招了,小戴啊你也收敛点儿……”

“不是不是啊!你们怎么这么不善于捕捉重点!”

“不一样的话,大概是爱笑了吧。”

“其实是说话更玄乎了?”

“诶你们真是没救了……”

“那戴姐你说是什么啊?”

“气场啊气场!你们不觉得,队长上次说‘都拿出点自信来’的时候特别霸气吗!”

“呃……”

“这……”

他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他自己也多少察觉到了些区别,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也许是心态摆正了,又也许是更放得开了,还可能——啊,这个不太可能,他还是一样想着为他人所不能为,为了冠军努力奋斗——算了,中二病什么的,就当他是终身病患了吧。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只要和大家在一起——

在那片赛场上,生灵灭只会倒下,不会离开。

 



“升龙斩!落凤斩!银光落刃!非常完美的一套连击!卢瀚文的这一段操作堪称是无懈可击啊!”

“是的,非常果断非常精准,雷霆基本是毫无还手的余地。那么现在双方各剩三人,应该说都还有相当的机会。”

“嗯,蓝雨这边虽然治疗已经退场,但是场上三人的血量基本还是饱满的,另一边雷霆则是比较……”

“好的流云已经追了上来,没有留给他们休整的余地。”

“雷霆——雷霆也没有退让,这个时候选择了集火索克萨尔。”

“嗯,这个选择弱点攻击的思路也是很合理的,但是喻文州作为这个赛场上经验最丰富的选手,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他们得手。”

“是的,这也是目前唯一一位第四赛季的选手了,我们看他的应对依然是很从容不迫的——闪避,诅咒之箭,混乱之雨……”

“嗯,依旧是非常到位,丝毫没有暴露出他的弱点。”

 



肖时钦捧着水杯盯着电视屏幕,在那左下角属于蓝雨的队伍频道里,条理清晰的指令依旧在向上滚动着,随后就像是为了呼应那句解说,那个小窗口里赫然切入了一张场上的APM统计。肖时钦看着那个有点凄惨的数值不禁失笑,随后又叹了口气。

 

第四赛季同期的选手里,肖时钦已经算得上是退役比较晚的一批,和他同年退役的还有霸图的张新杰,自此过后昔日名噪一时的“黄金一代”便只剩下一个喻文州还在坚守一线了。

媒体一提到那一年的退役新闻,总是将肖时钦和张新杰摆在一起,更有人煞有介事地评论说,这两位后者是功成身退,前者则是含恨而别。毕竟带领雷霆这么多年下来,肖时钦拿到的最好成绩也就是他退役那年的一个亚军,而在别人看来,这于他的能力和他一直以来的目标,都无异于是一个颇为遗憾的结局。

至于他本人到底怎么想,总归是没人知道的。

后来倒是方学才问起过他这个问题——那是他退役的第一年,两人在W市机缘巧合地偶遇。然后在街边廉价的小餐馆里相对而坐,一边在角落里的小电视上看着比赛直播一边漫无边际的胡侃,也不知道怎么的话题就被扯到了这里。方学才老神在在地晃着茶杯看着他问道:“队长,老实说,一直都没拿到冠军,你遗憾吗?”

肖时钦闻言一愣,随即笑了笑,反问:“你觉得呢?”

方学才听罢咋舌,“队长啊,我记得你以前待人还是很老实的嘛,怎么也学会打太极了?”

小餐馆里的一片嘈杂声中,肖时钦的笑声几不可闻。他仔细地把这个问题又反复想了几遍,然后扫了一眼电视屏幕,认真地答道:“要说遗憾,现在多少还是有的,不过等到哪天他们做到了,也就没有了。”他顿了一下,又看向桌对面等着回答的前搭档,“其实刚刚进队的时候,我一直幻想着自己能带着雷霆拿一个冠军,虽然很难,不过那时候中二期嘛,总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不过……等到我要离开的时候,心里大概就只剩下了……嗯,雷霆一定要拿一个冠军。”

“别说得这么壮烈啊,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军功章怎么也有你一半。”方学才宽慰地拍了拍他。

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嗯,真到了那天,虽然不会到处去说,我肯定也会私底下有点厚颜无耻地想,嘿,我们终于得冠军啦。”

他说,我们。

方学才于是点了点头:“是啊,都会的吧。”

隔了一会儿,肖时钦又抬起了头:“不过,什么叫‘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肯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方学才愣了一下,一时竟然想不到该说什么,随后又了然地笑了。

 

他还记得自己刚看到肖时钦退役的消息时,也跟着大家一起猜测过他是不是会留在雷霆担任战术指导或是其他的工作,而他走的却格外坚定,只留给了那个几乎陪伴他走完了整个职业生涯的母队一句:“我相信你们。”

其实和雷霆的每个人一样,方学才也觉得,以肖时钦的能力,无论如何都是担得起一个冠军的。他也亲眼看着肖时钦为了冠军满怀壮志而去又铩羽而归,谁都看得出,肖时钦确实是有着这个执念的。自己替他遗憾过,也惋惜过,而此刻这个人正坐在自己面前坦然地说,都到了现在,他还是更希望能亲眼看到我们拿一个冠军,这样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他想,大概就是如此了。

谁不想拿冠军呢?就算他们并非豪门拮据得人尽皆知,就算有再多的质疑和冷嘲热讽,就算随便一个人都能数出他们的无数个弱点无数个不可能,他们也依旧不曾松懈地努力着,不放弃任何一线可能,战至最后一人,战至最后一刻。哪怕是在肖时钦离队的那一年,也有戴妍琦这样的热血分子拍着桌子一本正经地教育年轻的后辈们:“谁说的我们就是名额队!队长教给我们的东西都忘了吗!我们也要拼一把,让他们看看我们也不是只会拖后腿的!”

——毕竟,荣耀啊,除了冠军以外,还有太多太多。

比如说,这个人带着这只队伍一路走来,从一个连季后赛门票都摸不到的无名小队,慢慢成为了一个可以给任何一支豪门制造麻烦的劲敌,到突破季后赛一轮游的死循环,再到一路杀入半决赛、决赛——

没有走到最后的那一步,无论是谁都会遗憾吧。

不过那也没关系,现在的肖时钦比谁都清楚,也比谁都坚信——这支队伍,总有一天能够站在那个属于自己的领奖台上。而现在,它,他们,都正在路上。

 

那段闲聊的最后,小餐馆角落的电视里终于爆发出一阵胜利的欢呼,他们两人都转过头去,看着年轻的队员们从比赛席中鱼贯而出,和对方握手致意;看着赛后采访里,那个几年前还时不时就调戏一下他们俩、动辄就搞得肖时钦接不上茬的小姑娘,神色坚定地对着镜头说道:“感谢大家的支持,前辈留给我们的一切,我们都不会辜负,雷霆还会继续努力下去,为了冠军。”

方学才一时觉得有些不适应,随后又笑了出来,过了好久才捡起了被两人遗忘了的话题,接着说道:“也是,队长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没问题,冠军早晚都是我们的。”

 



“8%,5%——啊,这个……真的是非常微弱的差别啊,一人之差,那么最终还是蓝雨取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非常精彩非常激烈的一场比赛,恭喜本届的冠军蓝雨战队!”

“当之无愧的冠军,恭喜他们!同时也感谢表现同样出色的雷霆战队,这还是更换队长之后这支队伍第一次进入决赛吧?”

“对,也是他们目前为止的最好成绩,相信很多人都还记得……”

 



 

肖时钦拿起了遥控器,把电视的声音稍微关小了一些,抬起手来把眼镜稍微向上推了一点,揉了揉鼻梁。

距离上一次止步于决赛,已经过去两年了;距离他离开那个赛场,也已经过去两年了。

两年之后,他们终于再次站在了这里,又再一次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他一时间也有些怅然,不知该欣慰还是该遗憾。

 

电视里的解说声终于结束了,节目切入了广告,音量陡然大了不少,原本有些冷清的房间也突然热闹了起来。茶几上的手机冷不丁地闪了闪,他拿起来扫了一眼,两条短信。

戴妍琦:队长……不要失望!我们还会继续努力的!明年我们还会站在这里!一定!

他怔了怔,想起刚才小视窗里她板着一张认真的脸埋头操作气势十足的画面,终究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于是他就像从前的每一年一样一字一字地回复:

辛苦了,继续加油,相信你们。

他接着往下翻,另一条却更短:

方学才:又一年啦……

他笑了笑,回他:

是啊,距离冠军又近了一年。

那边回复得很快:

还这么中二?

他想了想,坦然地笑了:

唯荣耀与中二病不可辜负嘛!冠军总会有的。

 

================END=================


去年写完这段的时候有几个基友说,你这真爱粉做的,到了都没给肖队个冠军。

想想也是,人家的粉都是觉得自家男神就是世界第一棒,我怎么就纠结于现实啊这种坑爹的事……每次想想肖队连个冠军都没有也是心疼,别说冠军了,连个亚军都没有,季后赛第二轮都没进过……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啊,冠军什么的,现在没有,以后想有,也很难啊。

但是我喜欢这个人,不是因为他的成绩有多突出,不是因为他有多少头衔有多少光环,只是因为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或者其实根本不需要原因,只是因为这个人而已。

说起来整本书里肖时钦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地方,其实应该是成长(虽然我整天都在念叨摔手机)。也许说道成长这个词更多的人想到的会是新生代吧……我一直都记得原作里对于重回雷霆之后的肖队的描写,虫爹总是在强调,他们变了,他变了,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拼着一股逆天而行的劲头”,虽然说不上感动,但看到那里的时候真的是觉得,啊,能变成这样的他,真的是太棒了。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大本命其实是喻队,对于喻队我一直觉得,他的身上有着一种明显超越一般人自信和坚定,就好像提前看过剧本一样,哪怕明知道自己有着那么严重的硬伤哪怕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他都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他都可以放手去拼。然而肖队则不同,同为有硬伤(队伍战斗力弱),他就没有这种情怀,他的状态更多的是尽力而为。其实也没什么不对,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状态(在我看来喻总在心理素质上已经能封神了真的),但他的挣扎要更多一些,一边是队伍,一边是冠军,而眼下确实两边都无法撇下的僵局。他做出尝试,结果却是惨败,可是他却因为这一场惨败成长了起来,丢掉了犹豫和迷茫,变成了一个更强大的自己。

如果一定要给我的这份喜欢找一个理由的话,我想大概就是这个吧。

而且我想,被这种成长打动的一定不止我一个人。想想肖队离开嘉世之后面临着那么多的冷嘲热讽,一直到最后以第三名的排位进入全明星,这是大家对他的肯定,也是虫爹对他的肯定,我相信是这样的。

当然……我真的还是很喜欢摔手机这个梗啊!那种明明在游戏里指点江山叱咤风云的战术大师,到了三次元却这么蠢萌的反差感,简直——————

咳咳……

总之……就像我以前说的,原作的背后有着无数种可能,而我只是写出了其中的一种。但对我而言,更让我喜欢的,是那个向着更好的自己前进,不管结果如何都不会放弃、永远相信着自己相信着大家,那个同样爱着荣耀、比谁都爱着雷霆的肖时钦啊!

2015-05-03肖时钦
评论-12 热度-170

评论(12)

热度(170)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