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网骗联盟/肖戴线】第一百零一张好人卡(9)

*荣耀论坛paro。架空设定。正副队群的企划:#荣耀网骗联盟#

* 其中包含的cp有 伞修伞 喻黄喻 双花 林方林 周江周 韩张 双鬼 于远 方王 魏方 楚华 白杨白,还有其他并不是主要的 ←这些都是复制粘贴的【。 

*【引子戳这里=( ^o^)ノ ...…___● 

*主策划 我  @依玖琳 

*前篇戳我

* 很显然肖戴组就我一个人,如果我拖了进度……怎样你来打我啊~



OTZ我一点也不想算这一章我到底卡了多久,然而完全卡得偏离了我一开始的设想,说好的干点正事,结果还是啥都没干……我简直要给自己跪了……

写完群里那个肖队的生日企划之后我的少女心已经彻底被用完了,写个谈恋爱简直比登天还难,写到自己都哭了出来……

你们赶快摊牌吧OTZ虽然摊牌之后还要纠结好久才能告白……

=========================

然而,设想是美好的,结局是残酷的,就算戴妍琦已经打定了主意假装不知道,对于如此狗血的展开,腐群的广大群众也不可能自动失忆跳过话题。果然,待到戴妍琦好不容易调整好了心态解锁了手机打开了QQ,立刻就被满群的鸡血扑了一脸。虽然求真相求后续的刷屏已经过去好一阵子了,但还有那么三两个积极分子丝毫没有死心的意思,正主半天不现身这种事情也完全无法打消他们八卦的热情,这才不到半个小时,他们的脑洞已然从最初的“会不会谁是谁的EX”这种简洁而经典的模式展开到了“搞不好其实有什么深仇大恨比如为了竞选学生会主席曾经无所不用其极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之时才发现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对方不可自拔可是已经做过的事便无法回头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相爱的余地”这种狗血而扯淡的版本,楚云秀倒是在打完电话之后安抚了两句表示当事人自己会处理的大家赶紧该干嘛干嘛去,只不过如果这个群对于八卦的热情能被这么一两句话阻挡那也就真愧对他们血雨腥风的名头了。

 

这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啊……戴妍琦瞬间觉得心更累了,几经犹豫才打了一句回复上去。

 

鸾辂音尘

那什么……

 

鬼灯萤火

咦!

 

米是小米的米

音尘姐姐!你没事吧!

 

叶下红

可算出来了,受多大刺激啊这是,扔下我就消失了,亏我还违规给你提供内部情报

 

风城烟雨

……你们差不多得了啊

 

鸾辂音尘

就剩你们几个了吧?没别人了?

 

灵魂语者

还有我!

 

鸾辂音尘

呃……红啊我对不起你,刚才受到了惊吓于是……

……好吧

没啥,就,我们认识

扶额】

 

鬼灯萤火

这个刚才红姐说过啦!

 

灵魂语者

= =我……突然觉得好多槽点……

诶,这个群里连个游戏组的人都没有完全不能懂我

 

沐雨橙风

有什么不懂的啊,你们组那两位不也是同学吗

 

鬼灯萤火

所以说咱们论坛这到底是什么风水啊

 

沐雨橙风

可是看音尘的反应应该不止是认识吧?

 

鬼灯萤火

我刚想说!

沐姐姐givemefive

 

风城烟雨

不给,自己five去

 

灵魂语者

233333333333

 

鬼灯萤火

[我的心好痛.jpg]

 

鸾辂音尘

呃……是,有点……

社团的前辈嘛,差着好几级,平时也没怎么说过话,感觉挺意外的

 

灵魂语者

所以刚才鬼灯的分析是对的啊,话说都不是一个组的他们到底几年级这事怎么你这么清楚……

 

鬼灯萤火

嗯哼~不要小看职业八卦啊~

 

米是小米的米

这么巧!我要去群里转播嗷嗷嗷!

 

你等等!!戴妍琦手上下一句解释刚刚写到一半,看到小米这一句差点把手机摔出去。这种事发雷霆的群里会是什么结果简直不用想啊!到时候一大群人嚷嚷着快面基快PO照,她这想假装不知道都不行了好吗!

 

然而,一切只在瞬息之间,没等戴妍琦转过神来,就看到隔壁群的消息提示从屏幕顶端蹦了出来。

 

好,很好,真是太好了。

 

戴妍琦绝望地锁上了手机,仰天冷笑了三声。

 

宿舍长不明就里地看了看她,“妍琦?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戴妍琦干巴巴地摇了摇头,“我只是一瞬间开始怀疑人生怀疑世界了而已。”

 

“想不想来点更让你们怀疑人生怀疑世界的猛料?”虚掩着的宿舍门应声被推开,班长冷着一张脸大步走了进来,“attention,来通知点事。”

 

几只顶着耳机的脑袋纷纷从自己的电脑后面探了出来,“啥情况?又交班费啊?”

 

“交什么班费。”班长挥了挥手,“刚开学的时候让你们准备的那个报告都写完了吗?”

 

“啥?”

 

“什么?”

 

“哪个哪个?”

 

群众一片迷茫。

 

“假期的调查报告,想不起来的自己看下班群邮件。总之后天早上要交,没写完的都抓点儿紧。别看我啊,我也没写完,赶紧给你们通知完我也得回去赶去。”班长一副早已猜到了结局的样子,飞快地说完便在一片怨声载道中转身出了宿舍。刚刚受到了惊吓还没回过神来得几位,好容易才搞明白了状况,听着隔壁和对门宿舍也接二连三传来狼哭鬼嚎的声音,想来是噩耗正在飞快地传播开来,然而到了这会儿可没有什么感慨同病相怜的时间,学校这种说一不二的风格,说了什么时候要交的东西,如果真要交不上,结局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样了。

 

“你们都什么进度啊?”宿舍长一边手忙脚乱地翻着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去了的材料一边问道。

 

“求不提,我刚写了个题目……”

 

“我也好不到哪去……”

 

“小戴呢?”

 

“刚开学那周我好像写了个提纲,然后就开始还债了,但问题是……”戴妍琦拍了拍脑袋,无辜地看着她们,“我忘记我存在哪了,连文件名都忘了。”

 

整个宿舍短暂地安静了一下,颇有点默哀的氛围。

 

“总之抓紧搞吧,好歹还有明天一天……”宿舍长叹了口气,“你们明天有课吗?”

 

戴妍琦回想了一下,绝望地答道:“我,明天上午没课,然而,下午那节课的作业,我还没做,打算明天上午写……”

 

宿舍再次安静了下来,最后还是宿舍长在漫长的凝视之后拍了拍戴妍琦,“好孩子,自求多福吧。”

 

戴妍琦目光呆滞地看了看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无线网络标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如果是半个小时前,她大概还会兴冲冲地重新登上QQ继续和大家闲扯,而此时此刻……

 

她认命地叹了口气,飞快地改了QQ签名,然后毅然决然地关掉了无线网。

 

 

 

“这不科学。”

 

“哦。”

 

“这绝对不科学!”

 

“哦。”

 

“你让我想想……”

 

“那你慢慢想……”方学才懒洋洋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

 

“你说,以她的性格,就算知道我瞒着她已经知道了她身份的事,第一反应也应该是来找我对质不是吗?”肖时钦无比严肃地看着方学才。

 

“谁知道呢……”

 

“好,就算她出于种种心理不来找我问清楚,那也不至于突然下线遁啊?没道理啊……”

 

方学才不耐烦地叹了口气,丢给他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sowhat?你问我有什么用啊?”

 

“我这不是只能问你吗……”肖时钦答得特别无辜。

 

方学才默默地掏出了手机,刷地翻开了通讯录。

 

“你住手!”肖时钦立刻意识到了他要做什么,眼疾手快地把他的手机抢了过来。

 

“你就问一下能怎样啊……”方学才愁苦地说道,“你实在不敢说我替你说还不行吗?”

 

“我总觉得还是我自己说比较好……”

 

“那你说啊!”

 

“我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啊……”

 

真是够了……方学才没好气地又转回去,正好瞄到QQ群里刚刚接收了小米转播的那几位正闹在兴头上,结果他们这三个当事人却没一个在线的。他扫了一眼戴妍琦的QQ签名——还是跟往常断网撸作业一样的风格,也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行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他扭头看了看肖时钦,又开口道,“说不定人真的是忙作业去了呢。”

 

肖时钦苦着脸想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拖着凳子坐回了电脑前,“你等我查查……”

 

又搞什么啊?方学才纳闷地看着他。

 

肖时钦也没解释,径自戳开人人主页拖了上去。戴妍琦的人人更得算不上太勤快,刚才也没有发什么新的状态,他又往上翻了几条,果然就看到有个新闻院大三的孩子发了条状态,抱怨学校不知道又抽什么疯深更半夜的突然通知交报告云云。他反复看了两遍,又点开回复看了看几个同级生的反应,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没错,是真的……”

 

“所以呢……”方学才无力地看着他,“到底为什么突然就松了口气的样子啊,说到底你还要不要说?”

 

肖时钦像是被问住了,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电脑,纠结了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方学才已经彻底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他郑重地看了肖时钦几秒钟,然后果断地站起身来走到了他旁边拿过了他的鼠标,“我给你指条明路,你要还纠结就别再来找我了。”他说罢直接从肖时钦的QQ列表里找出了戴妍琦的ID点了开来,然后把鼠标丢给了他,扭头回了自己的座位。

 

肖时钦愣了那么一下。他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可是许许多多个小念头在他脑子里嗡嗡乱飞,他十指虚搭在键盘上搁了好久,却还是一个字都没打下来。

 

桌面上还叠着几个没关的窗口,雷霆的群里一伙人还说得正热闹,最上方和戴妍琦的对话窗顶端是好几年来从来没变过的那个ID,她的头像还是之前和组里的大家一起做的人设,一个古灵精怪眨着眼睛的小萝莉——现在看来,居然和三次元的她没有半点违和。

 

肖时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了些什么,然而最后他却突然决定了似的,直接关掉了他看了好半天的聊天窗口,点开了戴妍琦最新的一条说说,在下面敲了一条回复:

 

加油。


评论(11)

热度(48)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