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伞修伞】远方

请不要震惊于【卧槽这个坑王居然还敢玩百日】这种事,因为……

百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啊~~~~~~~~


按照组织要求先放一下轮班表

【周一】@再遇浅花睡一夏  【周二】@-落殞-  

【周三】 十三    【周四】@依玖琳    【周五】 我 

【周六】@撑伞的宇智波默  【周日】@夜月满衣袖    

以及高考结束之后 @万里长绝  这只会加入进来

这么算一下我大概能写个十几更的样子,嗯。


然后简单说一下这篇……

首先题目可能会改,是我临时捏的,我是题目废你们都知道OTZ

然后是原作向,所以BE预定

再然后,这篇有点像天凉,也是想到哪写到哪的路线,没什么主线,全都是各种片段细节,内部参杂大量个人理解。怎么说呢,最近刷伞修总有一种跑偏的感觉,写这篇算是自己梳理一遍心情,这个CP于我而言就是这样了,希望我能不忘初心。


以上~祝大家食用愉快

=============================

1、

 

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无比漫长而又无比混乱的梦。

 

梦里的自己似乎是被什么追赶着一路奔逃,他也不知道要逃向哪里,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只是有个声音告诉他快跑。然而奇怪的是,他的心里非但没有丝毫紧迫感,反而带着些许的兴奋和期待。道路两边原本是一片漫无止境的漆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都变成了他熟悉的景象,家中的客厅、书房、庭院,上学的路,地铁站,学校的操场……好像有什么人在喊他,但他只是一直跑,一直跑,可是也不知为什么,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没有路了。虽然他的脚下并没有什么道路的实体,可他就是知道,没有路了。

 

他回过头,一直追在身后的人一步步逼近,他看不清对方的脸,也不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然后有什么东西扯了扯他的裤脚,他有些纳闷地回过头——居然是小点?

 

只是他似乎也没有时间多想,面前的人冷不丁地扑了上来,他只得后退了两步,却没想到脚下一空,便仰身坠落了下去。

 

然而他并没有感到惊慌,这种感觉很奇怪,与其说是坠落不如说是飘落,他好像浮在空中,许多陌生的面孔和声音在旁边闪过,有的在笑有的在哭,还有些人在大声的嚷嚷着什么,他却听不真切。不断地有人抓住他,表情各异地对他说话,他分明能听到他们得声音,却完全不能理解那些话的意思。

 

这是什么原理啊?他有些迷茫地想着。

 

紧接着他便不轻不重地跌落在了地面上。

 

之前的喧闹声瞬间都消失了,周遭一片寂静,他正在愣神,便听到“啪”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了自己身边,随后前方不远的地方响起一个清亮而陌生的男声:“来打一场吧!”

 

虽然这个展开怎么看都有点奇怪,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疑惑。他利落地站起身,随手拾起了刚才被丢过来的东西握在手里,甚至都没有低头看看究竟是什么,便冲了上去。

 

打斗的过程无比地莫名其妙,感觉好像是无数个游戏或是电视剧的场景被剪接在了一起,还加上了各种劣质的特效。而他却打得酣畅淋漓,手中不知是什么的武器舞得呼呼生风,似乎下一击便胜负已定,可是他的胳膊却冷不丁地被人拉住了。

 

他回过头,意外地看到一张不能更熟悉的脸,明明气势汹汹地却隐约带着点哭音:“哥你快跟我回去啊!”

 

他想说些什么,又觉得哪里不对,连忙回过头。刚才正跟他打作一团的那个人正站在那里看着他,似乎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便转身走了。

 

“等等!”他伸出手去抓了一把,那个人的身影却突然化作一片白光,唰地一下消失不见了。

 

然后他就毫无征兆地醒了。

 

清早的阳光隔着白色的窗帘斜斜地撒了一道在他的眼前,耳边传来一声声沉闷而规律的“哐当哐当”的声响,他花了小半分钟才醒过神来,稍稍支起了一点身子,伸手把窗帘撩开了一点,迷迷糊糊地看着窗外飞快后退的风景。这趟车明显已经进入了城区,铁路两边围着墨绿色的防护网,再往外便能看到高高低低的居民楼,还有时不时跃入视线的马路。

 

这是到哪了?

 

他在铺位上翻了个身,挣扎着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都没怎么细看的车票,没等眼睛对上焦便听到列车广播里传来了甜美的女声:“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早上好,列车前方到站是终点站杭州站……”

 

他于是瞄了一眼手里的车票,慢了半拍地想,啊,原来是杭州啊。

 

 

 

后来他和苏沐秋闲聊的时候曾经说起来这段他离家出走前前后后的许多细枝末节都被略去,唯独只剩下那个早晨在卧铺上醒来的记忆格外清晰。他从小接受爹妈的唯物主义教育长大,自然是不相信什么解梦之类的说法,只是他总是莫名地觉得那个梦好像要告诉他什么,而他始终参悟不来。

 

“我看只是你潜意识紧张过度而已。”苏沐秋答道。

 

按照叶修的说法,他在他十五岁的那个夜晚表现出了超人的心理素质,果断而决绝地拎着自家弟弟准备好的行李,一路赶到火车站,用事先查好的一个陌生的身份证号办了临时身份证,然后随手买了最近一班的卧铺车票,上车之后倒头就睡,全然没有一点越狱成功的紧张和激动。当然,这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只不过这些话他也不太对人提起,就算被问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也顶多轻描淡写地说一句“离家出走”便没有更多的解释,毕竟这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拿来炫耀的事情。在他心里这种方式终归是不对的,只不过人生没有回头路,更况且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那如果再来一次呢?你还会走吗?”苏沐秋这么问过他。

 

“谁知道呢……看我弟弟会不会给我准备行李吧!”

 

“我要是你弟弟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你。”

 

“嗯,我觉得也是。”

 

 

这段对话发生于叶修正式成为苏家的第三个常住人口之后的某个燥热的夏夜。那时候苏沐橙还在住校,这两位留守人员每天的日常生活就是蹲在电脑前打游戏、蹲在电脑前吃饭、趴在电脑前眯一会儿,以及离开电脑去上厕所——这也没办法,主营业务需要。然而这天晚上俩人照旧在电脑前工作的时候,突然“啪”的一声眼前一黑,小区停电了。

 

两位主要劳动力于是默默地在一片黑暗中大眼瞪小眼了几分钟,然后认命地接受了“老天不让我们开张”的事实,一人抱了半截西瓜跑去阳台坐着乘凉了。

 

杭州的夏天比起北京闷不透气的桑拿天多了些清爽,大敞着的窗子里透进来阵阵凉风,夜空中的星星也因为难得消停下来的灯光而显得格外清晰。只不过他们两个高中没毕业的小青年,对着星星月亮也谈不起什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扯着扯着自然而然就说起了些陈年往事。

 

其实叶修并不经常跟苏沐秋提起自己的事,特别是家里的事。起初是照顾苏沐秋的情绪,毕竟两人家境差距太悬殊,不想让人家觉得自己是在得瑟,再加上自己还是一个离家出走人士,总念叨这些难免让人觉得有些欠揍。后来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慢慢也知道苏沐秋不是那种爱多想的人,只是自己心里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看看人家带着个妹妹艰难度日还不离不弃的,自己明明有这么好的条件还闹这么一出——虽然他也知道这事也不能这么简单比较。

 

有时候叶修也会好奇,苏沐秋对于他离家出走这事到底是怎么个看法:是不学无术的富家小少爷不识好歹任性妄为呢,还是被家族规矩压抑的少年勇于反抗踏上追梦之路?只是他不好直接问,苏沐秋也从来没说过。直到这天晚上,也不知道苏沐秋是怎么想的,突然就问了起来:“话说叶修你到底是怎么从家里跑出来的啊?”

 

叶修努力把嘴里刚嚼了两口的西瓜咽了下去,有点纳闷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然而这么长的一段话,重点却完全偏移到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梦上,最后干脆升华到了“假如一切可以重来”这种毫无意义的命题。

 

后来叶修终于没忍住,有些自嘲地笑着问苏沐秋:“你有没有觉得我特别生在福中不知福?”

 

苏沐秋皱着眉毛想了想,然后坦然地说:“你不后悔就行呗。”

 

于是叶修也笑着打哈哈,“必须不后悔啊,不跑出来能碰到你吗!”

 

“话是这么说,你要是真没碰到我呢?会不会最后混不下去曝尸街头啊?”

 

“那哪儿能呢!”他说完又冲着苏沐秋咧嘴一笑,“再说这不是碰到了嘛。”

 

苏沐秋深沉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转回头铲了一勺西瓜。

 

命。都是命。

 

 

 

虽然“命”这种说法多少有点玄,不过有时候也是个挺不错的解释。比方说叶修后来也被人问起过,为什么就挑了杭州呢?

 

其实还真不是他挑的,如果硬要说的话,这一切恐怕都是命运的安排。

 

至少走出杭州火车站的时候,叶修是发自肺腑地这么想着的。

 

真要说起来,叶修十五岁之前出门的机会并没多少,杭州对他来说还真是个新鲜地方。从小就习惯了北京密不透风的车阵和阴沉沉的雾霾,一想起什么西子湖畔断桥残雪,起码印象分还是不错的。

 

结果没过几分钟他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这尼玛比北京还要堵是要闹哪样啊!

 

刚刚逃出首都的叶修同学抱着他的背包坐在公交车上望着窗外岿然不动的车流欲哭无泪,顺便坚定了一把“以后一定要努力做一个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宅”的决心——别笑,谁十五岁的时候没个槽点多到没处下嘴的想法——然后机智地在下一站拖着行李下了车。

 

其实他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地,当务之急是解决一下肚子问题,然而车站附近的消费多少有点坑,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于是出了火车站他就随便上了一辆公交,又随便找了一站下来。还不错,车站不远的地方就有家小饭馆——旁边还有家网吧。

 

原本还一直纠结于“我连身份证都没有宾馆都没法住啊”的叶修看着网吧的招牌顿时豁然开朗。虽然网吧开机也是要身份证的,不过凭他的本事要蹭台机子也不是什么难事,说不定还能借机找个工作什么的。

 

所以说,某种意义上,这大概真的就是命。

 

尤其是几个小时之后他在那里见到那个笑得三分得意七分期待的少年的时候。

 

“哟,听说来了高手,是你吗?”他这么说着,上下打量了一番刚刚拿下了一局正志得意满的叶修,然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来打一场吧!”


===============TBC==============




评论(4)

热度(37)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