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标本兼治(03)

每次拖拖拖的都是我……

卡了一点细节,觉得有点在意,记得有个小说里提到过就去翻小说,结果一翻根本停不下来了OTZ【所以,我要强烈安利一下古董局中局!!!!!这尼玛CP根本站不定啊!!!捉急死啦!!!!!

以及虽然最后那个细节被我弃了orz

这篇文的核心到底是古董还是灵异啊,我好迷茫【喂你是作者吧!


上一章戳这里

总之就是,给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方神:神棍+奸商【【不要祥瑞我


深更半夜才写完容我先发上来,明天跟茉白对一下,有什么问题之后再修改吧_(:з」∠)_

=================================

微草堂大门的门轴估计是几年没擦过油了,一开一合都会发出余味悠长的声响——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深夜配合恐怖片BGM食用效果更佳的那款。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方士谦也没有特地在门口悬挂出入门铃之类的东西,只单凭这“吱呀”一声便知道有客登门了。

 

这单生意实在说不上大,不过多少也是笔进项,方士谦原本就不是什么土豪,生意面前从来是不分大钱小钱的。然而听了这一声他却只是露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也没有起身迎客,而是等了一会儿才优哉游哉地站起身来,转到一边的立柜前翻出了一只小铁盒,也没回头,就那么背对着隔间门口刚被领进来的客人笑道:“你可来的真是时候,我这儿刚打算沏新茶呢。”

 

中年人满心的焦躁,看着他这架势倒是愈发的镇静不下来了,只是想要开口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几番踌躇之后只得看向了一旁正眼观鼻鼻观心的王杰希。

 

结果王杰希也没事人似的走了进去,驾轻就熟地从方士谦手里接过了盒子,转身出去泡茶了。

 

方士谦这才慢悠悠地转过来看向了门口一脸耐不住而又纠结的客人,“坐坐,甭客气,怎么这才昨儿刚——不对啊,你这是怎么了?”他故作惊讶地看着那位中年男人,“怎么一天工夫憔悴成这样?”

 

中年人又犹豫了片刻,几次开了口又硬是咽了回去。

 

方士谦看了看他,却又突然笑了出来,“我说老哥,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咱都这么多年的老主顾了,有什么事只管跟我说,还怕我坑了你不成?”说罢又向前倾了倾身子凑近了些问道,“怎么,是那幅画?”

 

中年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中的布袋,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诶,方老板啊,你给我个实话,昨儿你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真的?”

 

“哎哎,你看你这话说的……”方士谦摆了摆手,“这鬼神之事,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是不是?老哥你一个党员,哪能被这形而上学的东西忽悠啊?只不过我嘛……到底是干这行的,奇奇怪怪的玩意儿见得多了,事儿也经的多了,这科学解释不清楚的,总得有个敬畏的态度,你说是不是?”

 

中年人闻言,满面愁容地叹道:“方老板,都这节骨眼了,你也别跟我打这个太极了,我是真经不起吓啊……”

 

“诶,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说,我又不是道士又不是神婆,我这点儿也都是杂七杂八得书里胡乱看的,再说你也知道,我们这行好多事儿说不清楚,就是个讲究,我哪敢跟你往死了说啊?”方士谦说罢,又看了看他,问道,“到底怎么了?昨儿回去又发生什么了吗?”

 

中年人又叹了口气,沉着脸说:“不瞒你说,我昨儿从你这回去,我是做了一宿的噩梦啊,醒来满身都是汗,我现在看着这画都哆嗦,我是真不敢留它了……”

 

“这样啊……”方士谦支着下巴,像是在寻思着什么。

 

“打扰了。”平平板板的声音,自然又是王杰希。他手中的托盘上正放着一只玻璃的茶壶,内里青黄色的茶水腾起一小片白雾扑在茶壶壁上,几朵小巧的贡菊正浮在水面上,随着步子一摇一晃。

 

方士谦稍稍挪开了桌上的几张报纸,让他把茶具放下,又把茶杯摆了开来,对中年人道:“来来,先喝口茶,清火静心。”说罢径自端起一杯抿了一小口。

 

中年人明显有些魂不守舍,只是主人都这么说了,也只得端起了茶杯。

 

隔了一会儿,方士谦才又摇头道:“说真的,你这画啊,就算是我也不敢收。”

 

中年人闻言一怔,随即又露出极为复杂的表情,“诶,我知道,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么个烫手山芋我哪能拿来坑你呢……可是……”他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眉心紧紧地拧成一团,考虑了很久他才开口道,“不然这么着吧,方老板,我也不求你收了他,你这儿什么客人都熟,我也信得过你,你看能不能想法子……替它找个主?”

 

“这……”方士谦犹豫了一下。

 

见他半天没有下文,中年人又说道:“你甭担心,真出了什么问题我一人担着,该给你的我一分不会少。”

 

“哎哎,这什么话,咱都这么多年了,这一星半子儿我至于跟你计较吗?”

 

“是是,我知道……”中年人连忙说道,“我这就是……”

 

“我懂,体谅你,你也得体谅我不是?你怕我就不怕吗?我是真心想帮你,但你这画情况你也知道,这一时半刻的也未必能找得到买主。我这一天找不到,你可就得一天带着它,这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中年人一听这话,也愣在了那里,不知该说什么好。隔了好半晌,才犹犹豫豫地问道:“当真……不能想想办法?你不是遇到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吗?总有那么些个法子……?”

 

“这……”方士谦稍稍仰着头,像是回想着什么似的,过了一会儿才答道,“倒也不是没有,只是我也不确定,还得找人问问……”

 

“好好!”中年人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那麻烦你想想办法,我可就全指着你了!”

 

方士谦连忙又说道:“我真不保证啊,我可不认识什么画符的驱鬼的,顶多就是镇一镇,你这……”

 

“怎么都行,能顶过这阵子,你给找个买主,就万事大吉了!”中年人明显地松了口气,又看了看方才搁在一边的布包,忙不迭拿了起来,“那您看这画……”

 

“呃……”方士谦也犹豫了一下,纠结了一会儿才壮士断腕似的答道,“成吧,你先搁我这儿,我这儿老玩意儿多,姑且也不怕它出什么幺蛾子,等我回头给你想想办法。”

 

“好好好!谢谢谢谢!”中年人忙不迭双手把布包递了过来,一副再也不想碰它的样子,“要不要我先给你付个定金什么的……”

 

“哎哎,哪儿能这么着,你把东西放我这儿按道理我该给你押金才是……”

 

“别别别,你这是帮我忙,我哪能要你钱!”

 

“哎这不行,好歹店里规矩不能坏!”方士谦说得挺坚决,说罢对外面招呼道,“杰希啊,拿纸笔过来!”

 

王杰希在外间应了一声,不多会儿便拿着一叠稿纸和笔走了进来递给了他,也不多说话,就站在旁边看着。

 

“我先给你写个收据,这押金……”

 

“别别别!”中年人连忙按住方士谦,“千万别,收据给我我就放心了,好不?”

 

方士谦吸了口气,又看了看他,最后还是妥协地点点头,“行吧,那就先这么着。”说罢又对一边得王杰希道,“打开看看画吧。”

 

王杰希点了点头,俯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布包,把画卷抽了出来。画卷的装裱颇为寻常,裱料是最常见的绢布,花梨木的画轴,看起来也不算是上佳的木料,画纸也不是什么生僻或是名贵货,只是一看就颇有些年头。王杰希实际接触古董的日子不长,方士谦可是各种老手了,真旧还是做旧起码也能看出个大概齐,更况且这么一幅画也实在没有什么做旧的价值。

 

王杰希把桌面上的东西移开,又把画卷在桌面上平摊开来。整卷画约莫三尺来长,算不上太大。画中描绘的似乎是一场庙会的图景,热热闹闹的街市挂满各式的花灯和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街上的行人摩肩接踵,似乎都能听到人群喧闹的声音,街口还聚着一群燃放鞭炮和烟花的小孩子,看来是春节之类的盛大节日。只是这画的画工实在算不得上乘,很多事物画得极为简略,只能大概辨认出画者要表达的意思,有些人物的表情也是模模糊糊不甚明了,还有些明显不合时宜的东西,像是街市上的货物,既有南方才有的水果,又有北方才有的工艺品,既有夏季应时的食物,又有春节才会用到的装饰。最神奇的是,整幅画上没有任何一个题字、落款、印鉴,连个作画的时间都没有——也难怪方士谦说一时半刻难以找到买主了。

 

王杰希撑着画卷仔细看了一遍,一副认真的样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方士谦倒是没有多说,只大概看了一眼便点头道:“没错,就是昨天看到那副,我就不细查了。”说罢便低头写了收据。

 

中年人一直紧紧地盯着方士谦手中的笔一路写下去,像是生怕他中途反悔了一般,直到最后一个字落下方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见方士谦抵过收据,忙不迭双手接了下来,“好好,那我就等着方老板的好消息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帮了我个大忙,我……”

 

“哎哎,见外了不是?”方士谦一摆手道,“行了行了,就不多说了,都熟人嘛!来来,喝茶喝茶。”

 

好容易才卸下了一块心病,中年人这才算安稳了下来,端起杯子饮了两口夸了几句,又随口同方士谦闲扯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告辞。方士谦照例起身把人送到了店门口,然后踱着方步心满意足地回了里间。菊花茶的清香还在屋子里漂浮着,他颇为享受地吸了一口,然后看向了正在审视着方才那副画卷的王杰希,“怎么,看出什么门道来了?”

 

王杰希摇摇头,“您确定这幅画能卖出去?”

 

方士谦笑了笑,“质量是不行,不过年头够足,总也会有人收,只看要多久才能碰到了。”

 

“能有几分赚头啊?”

 

“要多少是多啊……”方士谦一耸肩,“我可是穷人,一分一毛都不嫌少的。”

 

“可是找不到下家,您就一分都没得拿啊。况且这画照他的说法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王杰希似乎是纠结了一下,才选择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措辞。

 

方士谦高深莫测地摇了摇头,又在他那把太师椅上坐了下来,端着茶杯看着王杰希,缓声道:“我问你啊……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王杰希没好气地翻了他一眼,反问道:“您相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所以这幅画里还真的封着鬼?”

 

“这个嘛……鬼不鬼的不好说,但是人家拿了这画就开始不对劲,这问题嘛,肯定也是有的。”

 

王杰希看了看那副无辜的画,又看了看方士谦,索性在对面坐了下来,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方士谦又抿了口茶,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你知道吧,咱平时呢,对死人的东西都有些忌讳,死人穿过的衣服肯定没人愿意穿,死人用过的东西肯定没人乐意用,凶宅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而且这也不是什么穷讲究,还真就是,用了就会发生点奇奇怪怪的事。要说起来,真是这些东西里面有鬼吗?其实也未必。但你要说什么都没有,那也肯定没人信。是吧?”

 

王杰希想了想,微微点头,“所以呢?不是鬼是什么?”

 

“这东西很难说,可能一家有一家说法,按我的理解呢,大概就是一种……气。”

 

王杰希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人死而气不散,这东西因人而异,有的人强些,有的人就弱些。而这人临终的时候特地托出去的东西,往往都是很重要很在意的,所以多少会有些气留在上面。刚才那位不是说了吗,这是他朋友家祖上传下来的,这么普通一副画,想必也是被叮嘱过一定要好好保存着,才一直留到现在的。东西没事自然还好,这冷不丁突然被转出了他们家,兴许是气镇不住了,才会有所异动。”

 

王杰希稍微眯着眼睛,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又问道:“那您收在店里,岂不是咱跟着遭殃?还是说您有什么能解决的办法?”

 

方士谦颇为自满地笑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自然好办,气这玩意儿又不是什么鬼啊神啊之类的,只要来点儿更强的气镇一镇自然就没什么问题。咱这店虽然小,好东西可是不少,不怕搁不住它。”

 

“哦……我还以为又要去对门抓点辰砂什么的,看来你早有打算。”王杰希想了想,又看向方士谦,“那你之前跟那个人说你不敢收,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嘛……”方士谦这回是彻底笑出了声,“你什么时候见我有过不敢收的东西啊?”他看着王杰希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开心地站起身来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穷则变,变则通,这年头,挣钱不易啊~”

 

“这话还是等您挣到钱再说吧。”王杰希淡定地把头发拨了回去,面无表情地提醒道。


===============TBC===============

评论(3)

热度(21)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