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12)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跪】撸个更新怎么这么难……今天合同出问题明天电器出问题,八百年不见面的人都来凑热闹,怎么就不能消停会儿……

总算是把这一更写完了,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世外高人的感觉来_(:з」∠)_

这家伙以后会是个很重要的人物哦~虽然没什么感情戏……

===============================

 

虽然说着认真听讲,但是基本上从讲台上的发言持续了一刻钟之后开始,方士谦就不由自主地进入了神智涣散的状态。他想起来曾经有人调侃自己说,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就喜欢听人讲话,他当时还一边打哈哈地笑一边腹诽:喜欢个鸟啊,老子生平最烦听这种毫无意义的长篇大论,公司开会都是全程走神过来的好吗。后来想想,何止公司开会这种根本不用他说话的场合,就连当年学生会开会这种需要他说话的地方,他照样十分钟之内神游物外,强制回神之后第一句话也是“说重点”。

 

但是现在这个场合,他也不太可能上去跟老师要重点,又因为答应了王杰希的缘故完全不敢走神,只得耐着性子熬过了这一个多小时,直等到老师走下讲台,刚要庆祝解放,又想起还有王杰希实现叮嘱过的问题要去单独跟老师谈,简直呜呼哀哉。

 

待到从学校出来已经是夕阳西下,低年级的学生们正在外面叽叽喳喳地搞课外活动,一个个无忧无虑的样子看得方士谦颇为感慨。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他突然莫名地想起了从小外甥那本新概念作文里看来的一句挺酸涩的句子:感到自己无比的苍老。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明明自己才研究生毕业几年,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每每看到这些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却总是忍不住想要叹气,想要说一句再也回不去啦,然后又恍然想起其实他也从来就没在那里过。

 

方士谦这么想着摇了摇头,随手给高英杰发了个短信。这个时候他应该正在图书馆学习,方士谦也就没再让小孩儿出来,直接说好了周末再见,便潇洒地开车走人了。

 

时间正是周五的高峰期,车子刚下四环便在辅路上被堵了个结结实实,好容易才出了八卦阵,再一听车载广播里的前方路况,方士谦幽幽地叹了口气,认命地打着方向盘拐下了高架,向着另一个方向开去。碰上堵车晚回家一半个小时这种事倒也算正常,只要不是天塌下来大概也没人会责问他什么,只是如今被困的这地界儿略偏平日里方士谦也不怎么跑,不过这会儿他倒是一副从容的样子,很淡定地开过了一片写字楼群,把车停在了餐饮区附近。

 

正赶上下班的时间,周遭经过的都是一脸轻松地讨论着去哪里聚餐或是找找乐子的上班族,方士谦锁了车门四下看了几眼,才迈步走向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

 

这家小店在一片快餐和自助餐馆中间显得十分不起眼,小小的门面上挂着简陋的木制招牌,参差不齐的木条以颇为随性的角度拼成了blue的字样,说它是个店名似乎都显得有些奇怪。方士谦倒没有过多地在意这些,只是驾轻就熟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和外观不同,店内的空间倒是相当宽敞,颇有些别有洞天的意味。装潢的风格也很有些意思,既不像那些大牌的连锁店一般简洁明快高端大气,也没有那种小资气息慢慢昏暗温暖又舒适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打个盹的氛围,硬要算的话,应该说是略为折中的随意路线,明朗又不乏温馨的气息。

 

这个时间店里的客人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方士谦径自走到吧台前点了单,随后环视了一圈,伸手指了指靠窗的角落里的一个桌位对服务员说道:“等下请送到那个桌,谢谢。”

 

服务员看了看他指向的地方,正要对他说些什么,他却已经乐呵呵转身向那里走了过去,而后完全无视了正坐在那里对着笔记本电脑在键盘上运指如飞的男人,坦然地在桌子对面坐了下来。

 

“等我五分钟。”男人头也不抬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只丢了这一句给他。

 

方士谦倒也不急,沉默着坐在那里,饶有兴味地看着眼前忙碌的人,隔了一会儿又转向窗外,漫无目的地看向了暮色沉沉的天空。而对方的预估倒是相当精确,几乎是卡着五分钟的最后一秒,他满意地点了几下鼠标,然后合上电脑抬起了头来。于是方士谦也转回了头,对着他笑了笑。

 

眼前的这张脸有着和方士谦大概三五分相似的线条和五官,却又似乎少了几分锐气,他的眼神柔和而清澈,仿佛一望见底,却又带着些意味不明的波澜。只是在更多的情况下,这张脸却并不太会被和方士谦这样的人联系在一起,而应该和他的签名一起出现在那些砖头般厚重的著作的腰封上。

 

方世镜稍稍推了一把眼镜,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来你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意外啊。”方士谦有些失望地叹道。

 

“你做什么对我来说都不算意外了。”方世镜说着,一边招呼服务员过来给他倒了一杯水,“最近怎么样?我还以为你会很忙。”

 

“大概没有你想得那么忙,毕竟我还没在台面上,不然也不会有闲工夫往这边跑。”方士谦接过水杯来,端在手里晃了晃。

 

方世镜往前倾了倾身子看着他,“来办私事的?总不能是专程来看我的吧?”

 

“嗯,来帮杰希办点事,来之前我就惦记着要顺便来你这里一趟了。”

 

方世镜有些意外地挑了一下眉,十指交叉搁在膝上,“你惦记着来找我可不是什么好事,出什么事了?”他说罢又想了想,接着问道,“不会是你的小男朋友出什么问题了吧?”

 

“哇……”方士谦故作惊讶地叹了一声,“这就是传说中作家敏锐的直觉吗,好可怕……”

 

方世镜短促地笑了一下,“要说什么都写在你眼睛里了。”

 

“我什么时候能学到你这个本事就好了。”方士谦说得带着点无奈,隔了一会儿才接着说道,“他出车祸了。”

 

“因为你?”方世镜问道。

 

“对,因为我。”方士谦说给自己听似的重复了一遍,又深深地吸了口气,“他们盯上我的车了,结果那天晚上我提前回去了,小锐开我的车送他回家。”

 

方世镜闻言一愣,搁下了手里的饮料杯,“你可真行,一坑坑俩。严重吗?”

 

“严重我也不能在这了。”方士谦说着自嘲地笑了笑,“而且何止俩,小锐他家那位也在。”

 

方世镜一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的样子看了看他,又叹了口气,“你爸知道吗?”

 

方士谦耸肩,“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们都没告诉他,不过他要想知道总有他的办法。”

 

“你还有这个自觉啊。”

 

方士谦苦笑了一下,“必须有啊,我都知道,我这些事,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方世镜闻言皱着眉看了看他,似乎是思考了片刻,又问他道:“那你打算怎么办,以后?”

 

方士谦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我从来就没敢打算过以后的事。以前什么都不懂,现在是真怕了。”

 

方世镜空了一会儿,手指无意识地敲了敲木质的桌面,又在布满水雾的玻璃杯面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然后问道:“你是怕他,还是怕你?”

 

这似乎是一个令人颇为困扰的问题,方士谦露出了一个十分纠结、却又好像立刻就要笑出声来的表情,歪着头看了看桌面圈圈绕绕的纹路,又抬起头来对上方世镜的目光,叹息般的开了口:“我啊……我怕命。”


=================TBC=================


评论-2 热度-16

评论(2)

热度(16)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