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的生日贺】封刃END

别被标题骗了,就是个结局而已……

别跟我要前文,前文是啥能吃吗……


【设定在这里】

=================================

 

“啊?就这样?”少年仰着脸看着自家年岁尚轻的掌门,“可这……这是图的什么啊?到最后,他想救的人也没有救活,明明知道了仇人也没能报仇,忙活了这么久,不是等于什么都没做吗?”

 

邱非浅浅地吸了一口气,像是回想着什么,沉默了片刻方才答道:“也许于其他人确实如此吧。这一切究竟有何意义,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可是……可是我不懂啊,他不会觉得很遗憾吗?明明就差一点了……”

 

“这个我倒是知道。”邱非微微一点头道,“他说过的,此生唯一的憾事,便是这一路未得一人同行。”

 

“诶,也是……”闻理听他这么说着,低下头叹了口气,“他遇到那么多人,结果就没有一个……诶,真是的,我都后悔让您给我讲这些啦。”他随手划拉着地上的小石子,隔了一会儿又抬头问道,“那后来呢?他怎么就不在了?”

 

“后来……”邱非答得平静,“后来他便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

 

“哎?走了?连去哪了都不知道吗?那么多认识他的人,都没有人知道吗?”闻理有些惊讶,看到邱非摇了摇头,又接着问道,“那他总该留下些什么吧?比如……千机伞呢?”

 

邱非闻言略一皱眉,随后笑了出来:“你还记得我们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在那个无字碑前看到的那一柄断剑吗?”

 

闻理点点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江湖盛传的全剿前朝余党的故事,想来你也是听了不少,那柄断剑,你也该听说过的。”

 

“我?”闻理有些费解地思索着,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隔了一会儿又倏地一僵,随后渐渐舒展开来,变幻成了一副震惊的神情,“难道!难道说,那柄就是最后时刻叶修前辈从千机伞中抽出的那把……”

 

邱非微一点头道:“正是。”

 

闻理立时霍地自石凳上站了起来,惊诧万分地看着他,“怎么会!那——那那柄剑岂不就是叶修前辈留下的?那么那座无字碑又是——”他说着又像是想通了什么关节,一脸地不可置信,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似的呆立在了原地。

 

邱非仍旧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目光稍稍抬起望出了院门,沿着门口边那两行葱茏的翠竹飘向了远方。“他走那天,曾与我比过一场。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打开过千机伞,可最后我还是输了。”他说着有些怀念地笑了笑,抬起手来在眼前不到两寸的地方比了比,“最后那柄剑就停在了这里,那是他最后一次这样使用那把伞。

 

“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问题,却又不知道该先问什么才好。然后他笑着告诉我,其实千机伞早就被毁了。

 

“他说,万事万物皆是如此,得其一点一通百通,反之亦然。那柄断剑便是千机伞的核心,早在当众抽出它的那个瞬间,千机伞便已经只是一个空壳了。”

 

邱非看了看已然瞠目结舌的闻理,又笑了笑,“我那个时候,大概也是你这样的反应吧。但是他说,用于当用之处,得救当救之人,如此甚好。我原本是不懂的,不过现在想来……也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我……”闻理咬着唇犹豫了一下,又放弃地叹了口气,“好吧,我……我还是不懂……太可惜了……”

 

邱非像是思索了片刻,随即又摇了摇头,“也许可惜的只是我们吧,这些事于他而言,早就已经过去了。而他……”他说着又看了看闻理,“于我们而言,也早就该是过去了。”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似乎突然听到一个格外熟悉的声音,带着七分懒散三分无奈,半是感慨半是教训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问那么多呢?”

 

他曾经无数次的想,那个人到底有没有放下过那些所谓的过去。

 

——如果有,他又为何要踏上这一条路?

 

——如果没有,他又为何能在最后关头放手的如此洒脱?

 

直到最后他才发现,执着的不过是他自己,这一切于那个人而言,不过是凭心而已,从来不曾有过理由。

 

就好比千万乱军之中电光火石之间那凌空而至的断刃;

 

就好比千钧一发之际那信手一挥的决绝;

 

就好比那一段又一段的相遇与别离;

 

就好比昔年余杭早春,那一人一伞,一把剑,一壶酒,一句“别来无恙”……

 

而如今江湖依旧,前尘已往,残刃已封,我自飘零。


=============END=============


总之就是这样啦~


回想起来,封刃这个脑洞,其实完全是起源于一句话——

“然后?然后当然就没有什么然后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能有什么然后?”


也许你可以把这个故事理解为一种“苦逼的人总要经历更多更苦逼的故事才能大彻大悟”的情操,虽然我一点也不赞成这种说法,毕竟叶总本身就很看得开的。

但是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故事啊,这条路是他们两个人同行的故事呢。

所以真正的大彻大悟,其实并不是对他自己,更多的是对人生和世界吧。


封刃这个故事,起始于去年写给小岑的生日贺文,没想到会终结于今年我的生日,于我于小岑这大概都是某种神奇的缘分(又或许这个故事里多少带着点入画的影子……我是认真的)

所以其实,还是想在这里对我最最最最最珍视的小岑说一声谢谢,这一路能有你陪伴,真是我最大的幸事,一切尽在不言中。


写这些的时候,我杂七杂八的想到了很多

想到了喻黄,想到去年中秋歌会的时候被生生念成了ME的BE,当然也想到了活体黄烦烦的190,谢谢你昨晚的谷歌娘23333

想到了双花,想到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给了我很多指点和帮助、一直容忍着我的各种小白的蔷薇

想到了方王,想到了给了我无限灵感无限梗的我完全没办法的徒弟,想到了还拖着我的稿的安娜,和因为安娜认识的我熟悉的人里撸起文来最认真的小茉白,啊当然,还有跟我一起出过白大褂的亲爱的鸠

想到了周江,好的,190,又是你

想到了双鬼,想到了死去活来的默,和也许至今还惦记着那篇方言梗的朵朵(why you dont up!!)

当然最后还是想到了伞修,想到因为伞修认识的每一个人,朵朵,留白,190,落落,默,将军,袖袖,还有好多好多……


这一年于我而言很艰难,但是因为有了你们,一直一直,我都过得很开心,过得充满希望。不管我有没有写到你的名字,我都想跟每个看到这段话的人说一句,谢谢,因为有你,我才会一直在这里。


那么,以后的日子里,你们还愿意陪这个又老了一岁的老家伙一起玩吗?


2015-04-06
评论-19 热度-23

评论(19)

热度(23)

  1. 岑寂然遥祭昔颜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原本应当第一个说出“已经死了的人还有什么然后”的人,到底是不是师叔?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