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10)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我今晚为什么这么精神……


这章意外地出现了一个连我都没想到会出现的人……【啊喂


所以说你们到底办不办正事……

========================


方士谦接到电话的时候正要下高速——其实他这一路电话就没消停过,蓝牙耳机一直挂在耳朵上,他索性就没摘下来。

 

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还算精神,他于是照例关心了一下对方有没有好好休息、有没有按时吃饭吃药、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之类的问题,然后毫不意外地得到了一句“我又不是小孩你至于吗”作为回答。

 

“关心你嘛,你都不感动一下……”方士谦说得挺委屈。

 

“感动得快哭了。”对面立刻棒读道。

 

“算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方士谦咳了两声,“地址我没记错吧?要带什么吗?”

 

于是王杰希立刻切入好家长模式,事无巨细地交代了起来。倒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都是些琐碎的小细节,譬如自己不能去开家长会这件事要怎么给高英杰交代,有什么问题要跟班主任了解之类。方士谦一边在脑子里默记,一边暗自想着,要不是自己知道真相,一准儿要以为这孩子根本就是王杰希亲手养大的。

 

高英杰和王杰希的关系说起来有点复杂,通俗来说就是继兄弟,只不过中间又绕了几个弯儿。

 

王杰希的父母在他挺小的时候就因为感情问题离婚了,他是跟着母亲长大的。他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这点从她离婚之后就给孩子改了姓就可见一斑。她原本在分娩的时候就落下了病,一个人带着孩子又免不了里里外外地操劳,到他初三那年终究还是没撑住病故了。尽管对于前夫有着诸多的不满,但在自己最后为数不多的那点时间里,她还是找来了多年没有过联系的前夫,请求他把孩子抚养长大,于是王杰希就这么进入了他父亲的新家庭。

 

不过实际上,王杰希在那里的那些年里,和高英杰这个弟弟还真的没有太多的交集。在新家过了不过半年,他就上了高中开始了寄宿的生活,再后来上了大学之后,甚至连寒暑假都在外面实习或是支教,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和家人的关系也是一直不冷不热的状态。原本按照他的想法,自己大概就会这么到毕业,然后出去租房找工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也许就不怎么会回那个家去了。只是谁也没想到,他刚上研一没到一个月,就接到了父亲和妻子在交通事故中意外身亡的消息。

 

方士谦还记得那个时候王杰希正跟自己一起坐在食堂角落的桌边吃着晚饭,看着王杰希接起电话的时候他还在想着等下必须吐槽一下这坑爹的只有两块鸡肉的咖喱鸡块,顺便约他明天一起出去吃点什么。他一边喝着自己那碗尝不出咸淡的紫菜蛋花汤一边习惯性地瞄了一眼王杰希,然后立刻意识到对方的神色有些不太对——那个表情说不上是惊讶或是别的什么,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事,他的眉心一点点地揪紧,眼睛似乎有那么一个瞬间睁大了一些,紧跟着又稍微眯了起来,以至于看起来更加地不对称了。不过他的语气倒还是很镇定的样子,简单地应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隔了一会儿才看向了桌子对面的方士谦,用一种单纯陈述事实似的语气说道:“我爸死了。”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方士谦都在想,自己当时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才算是最佳选项,可惜最终也没想出个结果。当事人的反应太过镇定,搞得他一个旁观者反倒不知所措了起来。等到他搞清楚了这前前后后的种种纠葛,王杰希已经大体安排好了他们的后事,并且自愿成为了那个跟他原本没什么交集的弟弟的监护人。

 

“不然呢?”王杰希无辜地看着他,好像这个结果再正常不过。

 

——好吧,只要是他决定做的事,再怎么不正常其实都挺正常的。

 

方士谦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发出了一声浅浅的气音。

 

“怎么了?”王杰希那边刚刚交代完停下来,看来是正好听到了。

 

“没。”他摸了摸鼻子答道,“你这家长当得也忒称职,当年我爹妈都没这么负责过。”

 

“要么怎么养出你这么个不省心的。”

 

“是是是,我不省心。”方士谦立刻举手投降,“我看你这脑震荡是好差不多了,这脑子转得。”

 

“吐槽你并不用过脑子。”王杰希认真地说道。

 

“我是不是该说荣幸之至啊?”方士谦笑道,“好了好了,到加油站了,我去加个油。”

 

“你在路上呢?”

 

“嗯,去别地儿办事,中午回趟家,下午过去。”

 

“你……”王杰希犹豫了一下。

 

“没事。”方士谦猜到了他的念头,径自说道,“上午都忙完了。就刚才说的那些是吧?我都记着了,晚上过去看你吧。”

 

“嗯,麻烦你了。”王杰希答道,“晚上见。”

 

方士谦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收了线,把车开进了加油站。前面排了两辆大家伙,看来是什么旅游公司的包车,一大群游客正在下面透气,呼朋引伴地去上洗手间或是去超市买东西,看这架势恐怕一时半会儿是不能完事儿了。他倒也不着急,熄了火靠在座椅上,摘了耳机揉了揉有点酸疼的耳朵,随后就听到车窗被人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

 

他懒洋洋地抬了抬眼皮,看到窗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愣了几秒才坐起了身,按下了车窗,“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那人笑着挥了挥手,“祸害遗千年,你这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我求您闭上您那乌鸦嘴成吗?”方士谦白了他一眼,“秋弟没再满世界找你了?”

 

叶修冷笑,“你这小半年是去山顶洞了吗?这都哪年的老黄历了你还拿来要挟我。”

 

“不是吧?”方士谦往车窗外凑了凑,顺手推了一把眼镜,“你回家了?”

 

“不然我跟这四九城里闲晃荡呢?”叶修闲闲地抱着胳膊靠在了车门上。

 

“啧啧啧……”方士谦摇了摇头,又抬眼看着他,“这次这茬里不会也有你们的份儿吧?”

 

“我家可不好这口。”叶修斜了他一眼,“你看看你,差点儿命搭进去不是?”

 

“那倒不至于。”方士谦随口应道,跟着又顿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颇有深意地看着他,隔了一会儿才说道:“你还是小心为上,虽说是老人家们的事,最容易被拿来开刀的还是咱们这些。”

 

方士谦不置可否地笑了,“你该不是专程跑来跟我说这个的吧?”

 

“别介,咱俩什么关系啊我就专程跑来,我这儿顺路。”叶修说着站起了身,指了指前面正加着油的一辆军用吉普,“看见没?还带着监视呢。”

 

“嗯,不错,心里平衡了许多。”方士谦满意地点点头。

 

“甭贫了吧你。”叶修白了他一眼,拍了拍衣服,“走了,你忙着,回见吧。”

 

“好走不送。”方士谦应付地一挥手,干脆利落地关上了车窗。

 

不好这口?方士谦冷笑,也是,都好看热闹吧。

 

说得好像我有多乐意唱大戏给你们看似的,真是天地良心。他随手戳开了手机的备忘录,又匆匆地扫了一眼。

 

我只是想做个好家长,帮自家对象养好孩子开好家长会而已啊……


=================TBC================

我真的好想这个月写完它……

评论-6 热度-23

评论(6)

热度(23)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