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09)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是的你们没看错,更新了

虽然你们大概已经忘了前文是啥OTZ

明明只有两千多字为什么一拖拖了一个多月……别问我,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总之,请大家在接下来这段时间里努力鞭挞我抓紧时间好好更新OTZ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真的,信我……


关于这篇文,我上个月去沈阳见小岑的时候,小岑说,刚看开头几章觉得特别压抑,我想了想,没错啊这篇文就是要营造一个压抑的氛围……但是大概因为我这段时间过得太安逸了,心境都不对,越写越找不到感觉……于是最近在努力让自己压抑起来【揉脸

希望这次没有太跑偏……

==============================

到底是深更半夜的,虽然身体多少有些不适,但是短暂的清醒终归还是败给了铺天盖地的困意,没过几分钟王杰希就睡了个踏实,再醒来的时候已然是天光大亮。病房的窗帘挺厚却不怎么遮光,一大片树影落在深蓝色的布面上,稀稀疏疏漏下来的阳光在褶皱间一起一伏地摇晃。他习惯性地想要摸过手机看一眼时间,抬了抬胳膊才想起来这里并不是往日的布局,手机昨天也不知被放在了哪里。好在病房的设置足够人性化,旁边的墙上正挂着个表,一偏头就能看到——已经快到早上八点半了。

 

真怀念啊,想睡多久睡多久的生活,这要是平时铁定是要迟到了吧。王杰希看着天花板暗自感慨。


熟悉王杰希的人大多知道他素来比较守时,通常情况下多半还会比约定时间提前一些,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他也是需要把手机闹铃设置成五分钟后再响一次的类型。在学校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体会,正式开始实习之后方才如此深切的感受到,最后通牒前的这五分钟带来的满足感远远胜过此前一夜的睡眠。

 

于是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个他不能更熟悉的闹铃声便从旁边床头柜的收纳篮里传了出来。

 

医院还提供这种服务吗?王杰希磨蹭着动了动胳膊,昨晚睡前还挂着的针头早已经被拔掉了,活动起来还算顺畅。他这才翻过身从床头柜上摸过了手机——还好没被摔坏。手机界面上弹出来的并不是关闭闹铃的提示,而是提前设置好的备忘录。

 

【早啊,知道你还迷糊着,先起来吧。等会儿护工会送饭过来,吃过饭和早上的药之后再睡。好好休息,有事找我。】

 

王杰希盯着那几行连个落款都没有气场分外微妙的备忘看了小半分钟才从手机屏幕上挪开了视线,病床边的椅子早被放回了原位,用来悬挂药瓶的挂钩空荡荡地垂着,床头柜上收拾得挺干净,水杯上虚掩着盖子放在亮着保温灯的热水壶边。他一时有些纠结,这种被一切都被安排好照顾妥帖的感觉,虽然理应是该觉得感激,至少也该是感动,他却总是莫名地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应该说是,不甘心。

 

他这么想着,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好在敲门声很快打断了他,八点三十五分,护工准时地送了早餐过来,做过晨间清洁之后摆好了碗筷,还不忘提醒一句吃过之后请好好休息。好好好,王杰希点点头,反正都已经请假了,不休白不休,那就休吧。

 

实话说,王杰希倒不觉得方士谦总催他好好休息太多事,毕竟他这段日子确实拼得有些过头。作为准优秀毕业生,论文导师都是系里优先分配的,他自然不敢怠慢,一个开题报告都反复改了三五次才过关,眼下正是关键时刻。原本大家都劝他先暂停了实习专心回来搞论文,然则眼下的实习单位他确实相当满意、很想直接争取个三方下来,再者又赶上他们社团一帮人商量着要筹钱搞个毕业摄影展,这点工资还真不能不要。月初大家伙才刚刚摊了份子,为了凑钱他还紧着自己不多的那点儿时间又接了些私活,这么一来钱的问题总算是基本解决了,至于自己的负荷到底有多大,除了他恐怕也就只有方士谦会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了。

 

倒也不是不累,只不过在王杰希想来这些无非是克服一下就过去了的小困难,既然说是克服那自然不可能舒舒服服就能通关大吉,想当年还在学生会跟着某人闷头作大死的时候通宵达旦也不是没干过,正是大好青春,折腾一把也无妨。

 

然而有人折腾当然就有人跟着心忧——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王杰希忍不住想起来同班的几个女生,每逢熬夜都少不得要在微博微信上刷一把存在感,什么漫漫长夜孤枕难眠遥望一弯残月不禁悲从中来云云,一群人凑热闹似的在下面扎堆评论着早点睡怎么了心疼一把么么哒,也不知道是几分真几分假。可是要真的有人跟着提心吊胆呢?

 

真是脱光一族特有的甜蜜的负担。

 

他这么想着,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往后这两天大半的时间王杰希都是在休眠状态中度过的。原本他还很有危机意识地打算在脑子里过过论文的腹稿,可是每次都是开头还没理顺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最后他也索性放弃了似的彻底把脑子放了个空,每天准点醒来吃饭吃药打针检查,然后换个姿势接着补眠。

 

这期间方士谦也没有再来过,倒是林敬言来过一次。他看起来倒真的是没怎么受伤,只有胳膊上靠近袖口的地方留了两道口子,据说是玻璃碎片划的,看着倒也不算凶险。王杰希顺便关心了一下方锐的情况,林敬言只说是骨折了,又说他家里大概这两天就会接他回家去治。

 

他脸上还是一如平日一派温和,只是言辞间多少参杂了些隐忧。方锐在方家是个天不管地不管的存在,他在外面干了些什么家长们大多心知肚明,只是放着不管罢了。至于他跟林敬言的事,家里也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方锐当然也不会闲到专程跑去跟那帮“老家伙”们摊牌撕逼的地步。此等态度在他们这种家庭无论如何已经算得上是相当宽松,林敬言倒也没有什么怨言,只不过到了这种时候,若是方锐被接回家的话,他自然是没法堂而皇之地再跑去探望了。

 

王杰希看着他,再想想自己,蓦地生出一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来。

 

虽然不太想强调这一点,但他们仨这一遭,算是替方士谦担的。现如今他们两个人躺在医院,一个忧心忡忡,方士谦又会是什么心情?此刻又会在忙些什么呢?

 

王杰希冷不丁的想起自己刚刚转醒的时候,方士谦半真半假的那一句“让他们全家陪葬”来。明知道只是句玩笑,可是那时候方士谦的眼神太认真,居然让他真的冒出了几分穿越到了狗血总裁文里的错觉。

 

可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却从来没有让自己知道过吧。

 

王杰希正这么想着,床头柜上手机就再一次恰到好处地响起了短信提示。

 

——睡醒了吗?醒了回我一下,短信不方便电话也行。小杰学校地址是下面这个吧?我下午三点四十左右能到,需要给他带点什么吗?

 

他对着那条短信看了几秒,像是在考虑什么,又好像只是单纯地犹豫了一下,随后稍微从被子里坐起来了一些,拿着手机按下了拨号。


===============TBC================

小高的身世之谜,下集为您揭晓……【什么鬼


其实上次就说了下集,但是没忍住写心理分析又写了一更——————


……我已经不想骂我自己了,你们来吧


评论-4 热度-24

评论(4)

热度(24)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