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方】再见旧时光

首先庆祝一下群内活动顺利结束*★,°*:.☆\( ̄▽ ̄)/$:*.°★*

没有想到一时脑抽想出来的主意真的会有这么多文来参,很开心,感谢大家~这段时间每天都玩得很欢乐,并且这个群的信任已经荡然无存了OTZ



这次我也是真的交满了三篇,这一篇是唯一一篇自己完成的,写的时间不长,脑洞也是临时开的,我感觉我的个人风格很明显,大概看过我给退役本写的稿子的人都能一眼认出来OTZ

只是想传达出来那种物是人非的感慨,还有开荒一代那种……和现在的孩子们完全不同的心态吧~

其实是粮食向来着……虽然大家都觉得是BE,但是我觉得这俩只是暂时分开了几年,总有一天还会再相逢,然后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把酒言欢吧~

为了他们曾经一起燃烧过的青春岁月


正♂副♂队♂同♂盟:

*本篇BY拒绝黄&拒绝赌

 ——————————————————————————————

破败的两层小楼在巨大的噪声中轰然倒地,尘土与沙砾应声腾空而起,在空气中弥漫得一片喧嚣。发黄的旧瓷砖摔落在残垣和瓦砾之间,尖锐的棱角在夏日刺目的阳光下折射出经年的微光。一大段废弃的砖瓦杂乱地堆叠在忙碌着的机械之后,而那长长的一段用鲜红的颜料涂着硕大的“拆”字的老墙还安静地等在前方。

不过是一段每天都在这片旧城区上演着的镜头,路过的行人甚至都没有投来哪怕是毫无表情的目光便匆匆而去。只有一个人有些格格不入地站在老街的对面,双手插在休闲长裤的口袋里,隔着眼镜片看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方世镜接到这片老城要拆迁的消息已经是两三天前的事了,奈何接连几天工作都忙得天昏地暗,一直到周末才抽出空闲过来看看,却不想正赶上这栋老楼寿终正寝的现场。

楼里的人们自然早已迁走,连大楼门口的招牌也都拆了个干净,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是他逆着阳光看过去,却依稀还能看到那一排玻璃窗上简陋得令人发指的“蓝雨战队”几个大字,和窗户里从来没有被拉开过的厚厚的遮光窗帘。一瞬间他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错觉,好像下一秒就会有某个熟悉的人踢拉着人字拖叼着烟吧嗒吧嗒地从楼梯上跑下来,紧接着二层最靠边的那扇窗户就会被猛地推开,传出一句“赶快抽完上来干活!”。

常听人说,人开始莫名其妙的怀旧就说明已经老了,方世镜有些无奈地低下头,笑着捏了捏鼻梁。他想他大概是真的老了吧,否则为什么回想起那些事来,都好像发生在上辈子一样的遥远。

 

他还记得,这栋小楼最初是他和魏琛一起选下的。只不过说是一起,到底还是他这个本地人出的力更多些。前前后后跑了大半个月,圈了几个地方拿不下注意,领着经理和魏琛一个个看过去,最后才拍板定下这里。

窗户上那四个大字是在隔壁打印店做的,魏琛原本打算亲手贴上去,结果上手就贴出一排歪歪扭扭的空气泡。方世镜只得恨铁不成钢地把他从椅子上拖下来亲自上阵,换魏琛站在他身后苍蝇似的搓着双手咋着嘴道“不错,不错,真像那么回事~”。

训练室的装修也实在算不上复杂,简单地上了隔板,搬了电脑来摆放整齐,牵好电源线和网线——有几台备用机还是从网吧淘来的二手货。两台空调早就出了故障,魏琛在方世镜的勒令之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它们修理完毕,甫一启动便被吹了一脸的灰,笑得方世镜险些喘不过气。

一阵漫长的兵荒马乱过后,他们喘着粗气坐在街对面的小排档里,一人拎着一瓶啤酒灰头土脸地对着傻笑。在那之后他们说了多少正经的话都已经记不清,再回想起来脑子里只剩下了那时那个满载着期待的笑脸,和墨绿色的啤酒瓶交颈一叩的声音。

 

退役之后方世镜也看过不少的比赛,甚至逢年过节还能和现役的队员们交换一个问候的短信。第三赛季蓝雨总部搬迁正让他赶上,再往后队伍有了专门设计的队徽,出远门比赛也终于能买得起机票不用再忍受火车卧铺的长途煎熬。据说后来宿舍楼又翻新过,训练室的设备更是换了一套有一套,更不用说再后来连比赛都统统换成了全息,这个职业也终于不再是不务正业和玩物丧志的代名词,甚至有了一大群摩拳擦掌的拥趸者。那些过了时的老家伙们偶尔还会在朋友圈或是什么地方寂寞地感慨一句“想当年啊……”,而方世镜想了想当年,却意外地没有什么艰苦的感觉。

就好像那时候魏琛一再想要为他争取一个主力的位置、而不是做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补时,他那份淡然的态度一样。

不管是那个时候,还是此刻,似乎一切对他来说都没有太多的变化。一切都如同最初那个燥热的夏日,坐在嘈杂的网吧里带着厚实的耳机听着对面粗狂而凌乱的指挥、情不自禁笑出了声的那个自己,和加入队伍之后那一句不能更逗比的“久仰久仰,幸会幸会。”

他想,大概是因为那条姑且算不上漫长的道路上,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吧。

 

所以这么想来,对于方世镜来说,最艰苦的时间反倒应该是他的最后一个赛季。尽管魏琛走得并不突然,尽管他们的交接做得足够认真仔细,尽管他也清楚自己担负的是怎样的职责和期望,也都无法改变他的身边从此少了一个原本必不可缺的人的事实。

好像那些原本驾轻就熟的事突然间都变得棘手了起来,他也会因为队员突然不稳定的状况而焦头烂额,会在记者招待会上被哪个问题问得芒刺在背,会因为只写在自己心里的离队倒计时而莫名地感到疲惫——哪怕在别人眼中他还是一张和平日一样的面孔。

后来他仔细想了想,那种心情大概,是介于难过和吃亏之间吧。明明魏琛离开之前,他就已经陪着魏琛感受过一次的氛围,现在自己还要再走一遍。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那个家伙可以说走就走那么潇洒,自己可做不到啊。

方世镜看着眼前这座城市里再熟悉不过的车水马龙,如同自己匆匆走过却恍若隔世的三十多年的人生。

 

他记得很久以前自己还在蓝雨的时候,家人曾经问过他,以后不做电竞这行了,打算怎么生活?打算什么时候娶妻生子,什么时候找个正经工作?

虽然内心很反感,可是他偶尔也会想:真的到了那一天呢?他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一件事如此纯粹地不计代价全力以赴?陪在他身边的人又会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无止境地斗嘴吐槽,却比任何人都理解自己、比任何人都能替自己着想?又有谁能和他一起,高呼着“爱”和“梦想”这样任性的口号,无所畏惧地向前冲呢?

他想,他大概真的是老了。

而那些他所怀念的,他所珍惜的,大概注定要被埋葬在那段陈旧的时光里,再也不会回来了。

 

老旧的小楼在面前缓缓倒下的时候,方世镜还是没忍住倒吸了一口气。

眼前是一片尘土飞扬,呛得人眼睛都有些酸涩。

他拿出手机来,对着眼前的残垣和瓦砾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又盯着手机屏幕愣了许久,最终还是把它发送给了某个早已不会再发来回复的号码。

他原本有很多想要一起发送的问题,却又仿佛在那些旧时光土崩瓦解的瞬间便知道了答案。

而这座城市,这个世界,仍会继续向前,不说再见。


评论(2)

热度(28)

  1. 遥祭昔颜正♂副♂队♂同♂盟 转载了此文字
    首先庆祝一下群内活动顺利结束*★,°*:.☆\( ̄▽ ̄)/$:*.°★* 没有想到一时脑抽想出来的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