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禮番外】致光陰(下)

撑着头疼最后挣扎一下,最后还是没写完OTZ

先发上来吧,让我睡一觉,如果明天好了……我就明天搞完……

喻总你一定要相信我对你是真爱,真真的QAQ


我真傻,真的,我单是知道稿子不能拖,却不曾想我特么会今天生病,还病成了一只doge……

这篇文真是拖了又拖的典范,上半篇是烦烦的生贺(好了好了别打我),整整半年啊……

结果我特么还是没写完……


所以上半篇在这里


虽然说是毕业礼的番外,不过其实就是段居家日常。有些东西不想写太深,毕竟珠玉在前_(:з」∠)_

只是想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写出来而已……

每个人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他们在一起,就可以无所畏惧。


-----------------------------------

黄少天比起往日来心情明显好了许多,虽然主要原因大概不光是终于吃到了肉,更多的是因为终于能出来放个风了。原本回国之后他是打算先四处逛逛,结果还没在家赖两天就被喻文州劝去了医院,紧跟着就是手术和漫长的术后疗养。早一些时候赶上喻文州暑假,每天还能在家陪陪他,眼看着快要开学了他也回去带乐团排练了,留下黄少天一个人在家苦哈哈地养病,连话都没人说,简直要憋出病来。

 

黄少天这手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病名有点扭曲他也懒得记,别人问起来一概只说是胃病,怎么看都是完全没当回事的样子。只不过大家虽然不会当面说,背地里也暗自犯嘀咕,随便一个胃病至于丢下事业千里迢迢跑回国来做手术吗?

 

当然,事实到底如何,也就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清楚了。

 

他还记得自己隔着千山万水从QQ上把诊断结果发给喻文州的时候,心里明明堆了无数的留下或是离开的理由,面对着屏幕他却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想起他们的那些年少轻狂那些振臂高呼过的梦想,想起那些只要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就能忘记了所有艰辛的时光,想起曾经紧握的双手和没有说出口的承诺——突然间他才发现,眼前进退维谷的际遇其实根本不是真正让他困扰的难题,他只是害怕,只是不愿后退而已。

 

而那个时候,远在故国的喻文州回复他道:你如果真的不想回来,我就过去陪你吧。

 

黄少天习惯性地把双手放在键盘上,隔了好久才发现自己一个字母都没有按下去。

 

然后对面的回复又跟了过来:

——不管你有多少需要犹豫的事,我都希望你把身体放在第一位。

——以后还很长,你只是需要一个转机,也许这就是。

 

黄少天觉得很神奇,喻文州好像就是有着这样的能力,不管多么糟糕的境况都能泰然处之,不管什么时候总能看得到无尽的希望。他又觉得,似乎只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就永远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事。

 

不过上面这句感慨,在黄少天手术后被喻文州严格遵照医嘱清汤寡水少量多餐地饲喂了大半个月还半点儿不敢撒娇耍赖之后,也被加上了一个例外——大概唯一需要害怕的就是他本人而已。

 

“不过我可要事先跟你说啊,多喝汤少吃肉,你现在还不能吃太多东西。”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剁好的排骨丢进推车里,“还有什么想买的吗?”

 

“诶,煮了肉还只能看不能多吃的生活,简直凄凉……”黄少天叹了口气,伸手戳了戳推车里血刺呼啦的一袋排骨,“想当年这一袋也就够咱们吃两顿的,现在这是要吃到过年的节奏啊。”

 

“那没办法,早让你多注意点呢。”喻文州扫了一眼调料货架,随手拿了一盒下来。

 

“早知今日悔不当初……”黄少天惆怅了几秒,又转到了一边,“我可以申请来点儿水果吗?”

 

“可以啊,多吃水果少吃零食。”

 

“我怎么觉得跟家长管小孩似的。”黄少天小声吐槽。

 

“你的零食依赖症太严重了,想想当年,走过零食货架推车瞬间就满了。”

 

不提还好,一提这茬黄少天更加惆怅了,“最后还不是放了一多半回去吗……当年穷的哟……”

 

 

所谓的当年倒也真的过去挺久了。那时候他们还都在读研究生,一个在柏林一个在维也纳,真要说起来也不算太远,放在国内也就是跨了个省的距离。可是到底是读着书,一边忙学业一边夯实经济基础,顺便还要筹备着忙事业,黄少天三五不时就有个小型演出,喻文州第二年也找了个小乐团做指挥助理,忙得挤点儿时间聊天都难,好容易刨出点时间来上个QQ互相倒倒苦水吐吐槽,然后又笑着互相勉励两句再开开玩笑。后来再回想起来,黄少天顿时觉得本科刚毕业准备出发的时候俩人伤感得何其不值当,那几年过得虽然没见过几次面,却莫名地有种从来没分开过的感觉。

 

研二那年新年假期的时候,蓄谋已久的黄少天终于倒出了空闲跑去找喻文州,并反复强调这一切都是为了新年音乐会。喻文州也懒得吐槽,却万万没想到在火车站出站口的寒风中等了半天,被黄少天径直扑了个满怀的时候,耳边那个咋咋呼呼明显激动过头的声音高呼的却是:“啊啊啊维也纳我来啦!”

 

——个中滋味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

 

不过天地良心,原本在下车之前,黄少天真的是酝酿了一肚子久别重逢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感慨,只是看到喻文州的瞬间,他突然觉得说什么都显得多余了。

 

那个人在那里,而自己在这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呢?

 

至于采购零食的故事,也只不过是个小插曲而已。那几天喻文州合租的室友回家去了,隔壁的卧室正好空了出来,如此一来黄少天便得以免费留宿了一周之久。为表庆祝他兴冲冲地拉着临时房东跑去了超市,扬言要拎一堆零食回去彻夜长谈,结果零食是拎了一堆,只可惜到了结账的时候还是暗搓搓地放回去了一大半,于是满腔的怨念之下,俩人倒还真是彻夜长谈了一番——当然了,主要还是黄少天在说。到最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就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服在乱糟糟的零食包装袋旁边互相靠着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阳光洒在塑料包装袋上暖烘烘地反着光,他们互相看着彼此零乱的样子,隔了好久突然一起笑出了声,笑了好久都没有停下。


------------------祝我一觉起来精神焕发直接撸完的TBC-------------


后面不多了,回家吃了个饭就完了……

评论-2 热度-6

评论(2)

热度(6)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