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08)

卧槽这文居然都第八章了?都第八章了怎么剧情还没啥进展?我简直恨不得掐死我自己OTZ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脉脉无语,用恶俗文艺一点的话来描述,大概可以说是——仿佛自花蕊上滚落的露珠,沾染着星星点点的花粉在草叶上溅落开来,短暂的瞬间都被无限延长,仿佛顷刻之间便是永远。


只可惜如此氛围尚未持续过半分钟,便终止在了医生的开门声中。


方士谦有点尴尬地抽回手来咳嗽了两声,识趣地退到了一边看着医生忙前忙后地检查询问。王杰希的脸色还有些发白,表情也像是延后着半拍似的,听话地抬胳膊伸手低脑袋外加回答问题,平日里多少有些孤傲的气场难得地收了个一干二净。方士谦看着他乖顺的样子,忍不住挠了挠鼻子轻笑了两声,结果第一时间收到了当事人的一记瞪视,当即装模作样的正了正领子一脸正色地以示清白。

 

检查的时间不算太长,医生最后看了看吊瓶里剩下的液体,跟身边的护士交代了几句,又跟两人说明了些注意事项,这才尽职尽责地转身出了房间。病房拉着遮光的窗帘看不出外面天色,倒是跟着往门外走的小护士毫不掩饰地打了个哈欠,方士谦这才觉得冒出了那么一星半点儿的困意,抬手扫了一眼手表,差点也跟着打起哈欠来。

 

“几点了?”王杰希小声问。

 

“快四点了,你再睡会儿?”方士谦又在床边坐下来,随手倒了杯水,“喝水吗?”

 

王杰希原本想摇摇头,又觉得头有点晕,最终在枕头上蹭了蹭便放弃了,“不用,你不回去吗?”

 

“我天亮再回去,给家里复命。”方士谦笑了笑,就着杯子抿了两口。

 

王杰希一时间有点迷糊,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稍微坐起来了一些问道:“方锐和林老师呢?”

 

“楼下骨科呢,小锐撞骨折了,林老师倒是没什么事,一点皮外伤,这会儿正陪着呢。”

 

王杰希的脸色似乎又白了一些,接着说:“你也不去看着,你家里是让你过来盯着他的吧。”

 

“人家小两口二人世界呢我去看什么看。”方士谦笑了笑,又在他胳膊上顺了两把,“别担心,没啥事,他小时候跟人打架什么伤没挂过,皮实着呢。”

 

“是你亲侄子吗……”

 

“嗯……”方士谦想了想,“这还真不好说,恐怕得论证一下。”

 

王杰希直接扭过头去以示不想说话。

 

方士谦也不以为意,又握着他的手捂了一会儿,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回了被子里,又掖了掖被角,“再睡会儿吧,难得能好好休息一下,单位我明天帮你请个假。”

 

王杰希一听单位又把头转了回来,“得请几天啊?”

 

“这都过了周三了,先休完这周看吧。你这就一脑震荡,没什么外伤,住两天也就出院了,不过医生也说了,要静养。”

 

“哦。”王杰希也没挣扎,隔了一会儿又问,“周五能出院吗?”

 

“这我也不知道啊。”方士谦看看他,“怎么,有事吗?”

 

“英杰家长会。”王杰希有点犯愁,这事儿实在不好找人替。

 

“上午下午?”

 

“下午吧……”王杰希想了想,“是下午。”

 

方士谦浅浅地吸了口气,像是回想了一遍日程安排似的,随后点头道:“没事,我替你去就行了。”

 

王杰希差点直接坐起来,“你有时间吗?再说你去算干嘛的啊,是家长吗?”

 

“你看你,思维不要这么僵化嘛!”方士谦摇着头长吁短叹,“这年头去开家长会的还有几个真家长啊,代开家长会的业务很火爆的知道吗?”

 

王杰希凉凉地看着他,“那我还得给你付点儿业务费?路费用报销吗?”

 

“不用不用,我们业务素养高,路费自理食宿自理,业务费嘛……”方士谦眨了眨眼睛,“你出了院我上门结就好。”

 

“你这是强买强卖啊……”说是这么说,王杰希也是一副随他去了的表情,“那你可千万得去啊,别临时有什么事,这高三关键时期……”

 

“知道知道,笔记一定做到位,实在不行上录音笔,力保消费者能够享受身临其境的……”

 

“行了行了……”眼看这人又扯了起来,王杰希顿时各种无力,“你也不嫌累,睡会儿吧。回去还要忙。”

 

方士谦笑了笑,也没应声,抬起手像是想摸摸王杰希蹭得乱糟糟的头发,随即又想起来人家这会儿应该头晕得正难受,于是一只爪子挺尴尬地停在了半空,然后又悻悻地收了回来。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冷不丁说了一句:“对不起啊,杰希。”

 

王杰希盯着他看了看,眉心下意识地揪起了一些,“我不用听这个。”

 

方士谦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似的,也没有抬头,抿着唇看着自己交叉的十指,交叠的骨节微微颤动着,几乎要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看报纸了。”一片寂静中,王杰希有些突兀地说道,“你……你要小心。”

 

方士谦僵了一下,指尖无意识地向下扣在指关节上,按出咯噔一声。隔了片刻他才抬起头,安抚地笑着说道:“没事,我原本也不在明面儿上,只不过有些人也就只敢动动我这种层次的,不伤筋动骨还能装腔作势。”

 

王杰希于是也愣住了。方士谦在他们家里是个什么地位,他们家在做什么、他又做了什么,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于他们两人来说几乎是默认的禁区,王杰希从来不问,方士谦也从来不提。即使是事到如今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且看这阵仗稍微有点脑子都能猜得出来这不是什么单纯的车祸,他也不打算问什么自己不该关心也不该知道的问题。

 

他只是希望,同样的事情,不要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仅此而已。

 

“我知道你担心,你都不知道,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差点吓死……”方士谦接着说道,脸上的表情揉在一片阴影里不甚明晰,“我也不知道该抱歉什么,要是早点跟你说就好了,要是不叫你出来吃饭就好了,要是——”

 

“方士谦。”王杰希径自打断了他,对上了他的目光,“你后悔了吗?”

 

方士谦看着他,沉默了许久,平日总是舒展着微微上扬的眉毛几乎是拧在了一起,又慢慢地垂落下来。他稍微垂下了目光,轻轻地笑了,“怎么会呢。”

 

王杰希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仰头靠在了枕头上,有些疲惫地合上了眼睛。又隔了一会儿,那只还挂着针头的手磨蹭着从被子下面钻了出来,缓慢而坚定地攀上了交握着靠在床边的那一双。


==============TBC=================

其实有些事啊,不是不说就可以假装没有的

当然也不是说出来就能立刻解决的

但是说出来总比不说出来好啊


下章就直接出院了,然后我们来谈谈英杰到底是谁【咦

评论-9 热度-29

评论(9)

热度(29)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