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还是那个坑爹的中西药结合3-4

本来想印一下,这更写完之后觉得还是算了,感觉质量不够,各种意义上的自我嫌弃……【蹲


==========================

3、

就这样,方士谦在内心无数弹幕的狂轰滥炸下神情恍惚地度过了这一整天。

 

——想想也知道不可能。好歹也是干着人命关天的活,就算当天没安排什么大手术也不意味着能有闲工夫给他想七想八,作为本院的标杆青年之一,起码的职业道德那还是必须要有的。人一忙起来可就什么都顾不上了,眼瞅着一上午的时间咔咔地往过跑,原本糟心的不行的这个人反倒是忙忙叨叨得这叫一个欢实。反正他那些个小九九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纠结清楚的事,姑且能拖一时是一时吧。

 

啊!人生是多么的美好,我是多么的洒脱……方士谦颇为潇洒地一推眼镜,自动脑补了一个白大褂下摆被逆风掀起来的画面,感觉自己真是每天都能帅出新高度。

 

“哎,哎嗨,老方醒醒,病又犯了?”有人冷不丁拍了拍他,语带几分习以为常的嫌弃。

 

“什么玩意儿……”方士谦不屑地瞥了一眼身后的人,“每天对着镜子微笑三分钟能有效提升自信你造吗!”

 

“得了吧,你还提升自信呢。”李亦辉淡定地把这货推到了一边,蹭到洗手台前给手上打了点洗手液,“再说你那叫微笑三分钟?这POSE摆的,简直羞耻PLAY啊。”

 

“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还知道羞耻PLAY,年纪轻轻口味这么重可不好。”方士谦正色。

 

“快打住,您这种尺度的羞耻PLAY我可无福消受。”李亦辉冲干净了手上的泡沫又甩了甩手,“去食堂吗?”

 

“嗯?”方士谦翻出手机扫了一眼,“哟,到点儿了啊。走走走!”

 

“稀罕啊,今儿不见去喊你家徒弟了?”

 

“我这半天没见着他人呢,电话也没人接,忙什么去了吧。”方士谦一副惆怅的样子,“待会儿再问问,不行我带点儿回来给他。”

 

“啧啧啧,你这徒弟养的哦,赶上带孩子的操心了。”李亦辉一边摇着头一边带头晃出了洗手间。

 

方士谦跟在后面叹气,“诶,我这人向来对后辈关爱有加,你们怎么就没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呢。”

 

“拉倒吧,你的关爱有加哪次不是图谋不轨。”李亦辉一针见血地指出。

 

“偏见!绝对的偏见!”方士谦抗议道,“你看看我——”

 

“您快打住!”李亦辉没等他展开话题就立刻截住了他,“赶紧的拿饭盒去,我要跟这儿听你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完一准儿连我自己是谁都记不清了。”

 

方士谦痛心疾首地啧啧了几声,这才拖拖拉拉地转进自己办公室拎了个饭盒出来,一张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脸跟着李亦辉往食堂走,隔了一会儿看了看他才问道,“你饭盒呢?”

 

“别人帮我先带过去打饭了。”李亦辉随口答了一句,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哦对了,有个事儿跟你说。你可悠着点儿,先别告诉别人。”

 

“嗯?怎么着?小道八卦?”方士谦一听这话下意识往过凑了凑。

 

“八什么卦,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李亦辉斜了他一眼,又接着说道,“我上午去科主任那儿,听主任和副主任他们说起来这次进修名额的事,你知道吧,去德国合作医院那边那个。”

 

“哦,那个啊,我知道,怎么了?”

 

“我听着那意思……”李亦辉四下看了看,但见满走廊的人都行色匆匆,有些三三两两结着伴的也都说着各自的话题,于是又压低了声音说道,“好像是打算让你去来着。”

 

“啊?”方士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停了步子,扭过头看着李亦辉,“听错了吧,我?”

 

“是啊。”李亦辉点点头,又拍了他一把示意他往前走,“你淡定点儿,我还以为你都知道了呢。”

 

“我上哪儿知道去,我就大概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儿,连名额多少都不清楚呢。”

 

“您老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毛线啊……这种事又轮不到我们头上,我关心它干嘛?辨识领导关系户吗?”方士谦哼了两声。

 

“谁跟你是我们啊你个拿了四五年表彰的异端。”李亦辉当即表明立场。

 

“不是,这玩意儿什么时候还这么公开透明了?要照顾人的还照顾不来呢吧?”方士谦格外费解。

 

“谁知道呢,反正这次这俩名额,另一个是普外那个关系户没跑了,这还有一个嘛……你说都点到咱们科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问题就出在到底怎么点到咱们科的啊?”

 

李亦辉眨了眨眼睛,往他那边凑了凑,“我听主任的意思是他再过几年打算退了。”

 

方士谦点点头,“然后呢?”

 

李亦辉瞪着他反问:“你还然什么后啊?主任平时就没提点你个一下半下什么的?”

 

方士谦无辜摇头,“这个真没有。”

 

李亦辉猛的吸了口气,隔了半天才呼了出来,一副愁死我也的表情摆了摆手,“我什么都不想说了你让我静静。”

 

“不是,你等等……”方士谦扯了他一把,接着问道,“我说没有是真没有啊,主任的心思我哪看得穿,再说我也不好这个你知道的啊……你这怎么个意思?主任打算让我接他?我这职称也不够啊?”

 

“要不然让你进修干嘛的……”李亦辉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是真的那我才是最不可能知道的人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主任那儿是个什么形象,顶事儿倒是能顶,关键是我这个作法他都快头疼死了,巴不得给我头上上一紧箍呢,还敢跟我说这个?”

 

李亦辉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觉得你这么有自知之明。”

 

“先别扯那些……”方士谦一挥手,“关键是你这消息到底靠不靠谱啊?这事儿我可得好好消化几天。”

 

“我也就听着那么些,上哪知道靠不靠谱。”李亦辉一摊手,“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事儿,打算问问你是不是真的呢,谁知道你也……”

 

“诶……”方士谦叹了口气,“这可真愁人了……”

 

“行了行了,有什么好愁的,这是让你往上爬呢又不是要你命。”李亦辉叹了口气,“科主任啊,整天翘脚喝茶享清福,连值班都省了,啧啧啧……”

 

“咿——说得好听。”方士谦摇头晃脑地念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简直颠扑不破的真理!被扔到帝国主义进修一年多,就我这种吃货,那回来的时候还能有个人样吗?”

 

“我去你最在意的原来是这个吗?”李亦辉一脸鄙夷地看着他,隔了好一会儿才问道,“我就问你这要是真的你去不去吧。”

 

“废话,干嘛不去,脑子被门挤了吗?”

 

“这不就得了。”李亦辉白了他一眼,淡定地推开了食堂的玻璃门,“真心建议你,回头消息放出来的时候你可少说两句,省得被人套麻袋。”

 

4、

方才这一番话到底是信息量有点儿大,饶是方士谦此等号称泰山崩于前亦能面不改色的主也被砸得有点儿恍惚,当然了,这种时候我们就假装已经忘掉了好队友一辈子的邓复升同志对此发表的那句“我看你是睡得面不改色才对”的犀利评论好了。

 

要说他们这些人,在医院各种苦逼哈哈地过了这么些年,一层一层蜕皮似的往上混,什么救死扶伤大医精诚之类的暂且搁在一边,说不图自己能过得轻松点儿那绝对是假得鬼都不信。倒不是说崇高的理想输给了残酷的现实,主要是干这行的,真是一把血泪尽在不言中。而现在这么个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别说没什么实质性的困难,就算真有个千难万险那也肯定得二话不说无条件服从组织命令啊!

 

就此方士谦同志曾经教育广大后辈道,每个人对于自身价值的认同和实现都是由己及人向外扩散的,只有在实现了自我价值的基础上,才能进而实现社会价值,因此我们对于个人地位的追求和内心崇高的社会使命本身是不冲突的,甚至可以说是相辅相成、互相依存的,没有前者就没有后者,前者的实现正是为后者铺平了道路。所以啊,少年们,为了职称努力奋斗吧!

 

对于上述言论,听众们纷纷表示:虽然不太懂方神说的是什么不过感觉真的是好厉害呢!我们今后也一定要以成为方神那样的人为目标好好努力才行啊!

 

而碰巧路过的王杰希表示:都散了吧别听他胡扯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所以说为什么不管是好队友还是亲徒弟都这么爱拆自己的台呢?方士谦想到这茬又是一阵心伤,一只手撑着脑袋坐在桌边哼哼了半晌,眼看着一桌人一边大快朵颐一边时不时丢过来一个“啊啊这货又来了”的眼神,这才冷不丁反应过来,自己这还没打饭呢怎么就跟着李亦辉这个提前让人带了饭的主跑餐桌边干坐着来了。

 

罪魁祸首李亦辉淡定地夹了一筷子咖喱鸡块,凉凉地扫了他一眼,“老方你这是要绝食以明志吗?”

 

“滚滚滚,也不提醒我一声,良心何在!”方士谦抬手挥了他一把,拎着饭盒起了身,又回头看着桌子那边吃的正欢的那一群,“你们刚过来的时候看见王杰希了么?”

 

“哎?”有人抬头应了一句,“我回办公室那会儿看见他去休息室了啊。”

 

休息室?方士谦愣了一下。他们这边的休息室,说的也就是Omega休息室了。王杰希在这么个微秒的时间去了休息室,是什么情况好像也不用多费劲去猜了。这还真是,他这边还为了即将到来的晚上做心理建设呢,该来的居然就这么急急忙忙的来了。刚才半天都没接电话,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知道了又能怎样啊Omega休息室我也进不去啊!

 

方士谦满腹惆怅地叹了口气,一番纠结之后还是掏出手机戳了重拨。

 

手机听筒里的忙音一声一声响得让人有点捉急,方士谦排在队伍最后,眼神满大厅漫无目的地晃了一圈,一边暗自念叨着:千万别出什么问题啊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办啊虽说这是医院可是特殊体质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再者说回头让分化科那帮八卦党知道我才是罪魁祸首回头我还怎么混啊不对这个好像不是重点总之千万……

 

“喂?”

 

冷不丁这么一声传过来,方士谦愣了一下才有了反应:“啊,是我……那个……那什么,你没事吧?我听他们说你在休息室?找你半天没找到,怎么了?”

 

“哦,没事。”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倒是跟平常别无二致,仔细分辨才能听出来丁点儿的疲乏,“提前了,吃了点药休息了一会儿,已经没事了。”

 

“你确定没事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没?”方士谦问完这句话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目前还没有……有可能有延缓,或者受到刺激会有其他反应……”对面像是考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再待会儿看看吧。”

 

“哦……”方士谦有点儿想蹭蹭鼻子,又发现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拎着饭盒,只好皱了皱脸,“啊对了,你没吃饭呢吧,我给你带点儿?”

 

“嗯,也行,带两个菜一份米饭就行,你没拿我饭盒吧?”

 

“没……我用我的给你打?啊我开玩笑的,我要俩一次性的吧,等会儿过去找你。”方士谦听着那边应了一声“好”,想了想又叮嘱了一句,“有什么事儿你打我电话啊,别硬撑着。”

 

王杰希有那么一会儿没答话,隔了一会儿才答了声“哦”,然后又补了一句,“怎么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是找你啊。”

 

“啊?”方士谦一时也愣住了,脑子里喀拉喀拉了半天没转过来,正赶上排在前面的最后一个人端了饭盒走开了,打饭的师傅挥着勺子头也不抬地问道:“要哪个?”

 

“啊,麻烦给我那两个一次性饭盒……”方士谦稍微把手机挪开了一点,不过反正也没多大区别,再凑到耳边的时候对面已经在说“啊那你打饭吧我先挂了,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待会儿见。”他一边答着一边随手指了两个菜,脑子还卡在刚在那句话上没回过味儿来。

 

说是为什么……理论上来说如果这种时候他有什么异常反应,理论上似乎是和自己有一定关联的,这算是原因吗?可话是这么说,真有个什么问题,他也不可能直接跑去Omega休息室帮忙啊……

 

你又不是他的Alpha……

 

“哦——”方士谦恍然大悟地把手里的饭盒磕在了橱窗边的台子上。

 

是啊,你又不是他的Alpha,为什么是找你啊?

 

搞得好像你们有什么关系一样……

 

方士谦在打饭师傅异样的目光中干笑着把饭盒递了过去,压抑着满心的乱码。

 

——虽然有点混乱,不过这种时候,我好像是应该悄咪咪地高兴一下来着吧?啊?

=================TBC===================

评论-10 热度-39

评论(10)

热度(39)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