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了又改】【方王】还是那个坑爹的中西药结合1-2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

这篇文大概叫做我有独特的闪躲BUG的方式。我坚定的认为这次一定不会再有BUG了,特别自信。


关于ABO这个玩意儿,反正大家都搞点私设什么的,所以就随便设了……如果你们看到什么“咦好奇怪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什么玩意儿”的设定,不要在意,那只是作者为了方便情节展开搞出来的坑爹脑洞而已……


别问我有没有肉【捂脸】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卡肉然后拉灯……


因为上次就说要搞突发的,所以这次大概也许可能还是要搞突发……看手速了。


另外晨星最近会接着更的,爱你们,么么哒~

============================


1、


“啥?!你你你……”邓复升一脸震惊地丢下了手里的纸巾,恨不能把坐在隔壁那货瞪出两个窟窿来,“你再说一遍?你跟谁?”

 

“冷静,冷静……”方士谦淡定地往嘴里塞了一勺盖浇饭,动作慢斯条理得分外平静。

 

“你让我怎么冷静!”要不是顾及饭馆里人多,邓复升简直就要拍桌了,“你!你——不行你让我整理整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诶,你看……”方士谦无辜地叹了口气,“这多大事儿啊,我俩一个A一个O,搞到一起也没什么意外的你说是不是?”

 

邓复升怒道:“你哄三岁小孩儿呢?护士站那群小姑娘一多半O呢怎么没见你跟谁搞上啊!而且——那是你徒弟啊!你良心呢!节操呢!好吧就算你从来没有过节操这玩意儿,你底线呢!!”

 

“我说你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怎么还来这一套?小龙女姑姑表示压力很大啊……”方士谦还是一副笑笑的样子,拎起可乐杯子哧溜哧溜地吸了起来。

 

“你放过小龙女行吗!被你拿来当范例才是要哭瞎了吧!”邓复升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又回想道,“而且半年多前你领着他去参加老班长婚礼的时候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你俩啥事儿没有吗?果然我从一开始就不该相信你……”

 

“哎哎冤枉啊!那时候我俩是真什么事儿没有!”方士谦忙不迭摆摆手,“你也是知道的,我跟老班长当年那都是冤家对头……哎你说他什么居心,婚礼请柬发我一个人就完了呗,愣塞我两张,你说我能输这个阵吗!”

 

“你就告诉我他怎么答应你的。”

 

“这不那天有个手术拖的时间有点儿长吗,正好他一起下班,我说请他吃个饭呗,就带去了。”方士谦答得无比坦然。

 

邓复升无力地抬起一只手来,不知道该先捂脸还是该先抡他一耳光:“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方士谦你这么大一社会主义毒瘤到底是怎么混进我们队伍里来的!”说罢立刻一挥手止了他呼之欲出的辩白,“你闭嘴,别指望用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那套来忽悠我,我早就看穿你的本质了。”

 

“就吃个饭而已至于吗……”方士谦表示十分委屈,“虽然我本意确实是让他冒充一下……但是你看又没有什么实际影响,是吧?”

 

“是什么吧啊是吧!最后还不是假戏真做了!”邓复升无比地愤慨。

 

“这事儿吧……”方士谦顿了顿,视线越过眼镜片上方斜斜地看着邓复升,余味悠长地说道,“其实要往根儿上说,恐怕还得怪你。你说你好好地做个手术,用什么诱导素啊?虽然这阵子诱导素批得松了,你好歹也早点儿列计划里啊……”

 

“我靠你别给我泼脏水啊!”事关名节,邓复升立刻辩白道,“能提前计划谁还用诱导素啊!况且我们都用过抑制剂的……”

 

“临时抑制剂?”方士谦扫了他一眼,“他用的是三型,你不知道吧。”

 

邓复升原本还要说什么,生生被这一句话堵得僵在了那里,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不是……你等会儿?他是特殊体质?”

 

“百分之十几的几率算什么特殊体质,你们这些Beta啊简直就该被举报。”方士谦摇头晃脑地说着,“对诱导素和Alpha信息素的反应强度比大多数Omega要弱,但反应时间却会有延后和延长,相应的敏感度也有一定偏差,这个就因人而异了。他的话,据他自己说似乎是要强一点,只不过三型抑制剂是个好东西,人家也一直按时用药……我估计你们都快把他当Beta了吧?”

 

“呃……”好吧,这一点上就算是邓复升也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小小地自我检讨了一下,随后又接着问道,“不对啊,就算有延后,我们早都下了手术台了,医院什么抑制剂没有用得着你亲自上阵啊!”

 

“那会儿他早不在医院了好吗,我正送人家回家路上呢,连我都快被吓傻了……”方士谦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不自觉地吸了口气,“他随身那些药前两天不刚被那帮来闹事的砸了么,大街上随便哪个药铺我也开不出来三型啊。”

 

邓复升觉得脑子里有点乱,他用力地晃了晃脑袋,又抑郁地看着方士谦:“虽然总觉得你这事儿就是做的哪里不对但是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了是怎么回事,而且怎么搞的我还特别有负罪感啊……方士谦你确定你没有忽悠我?”

 

“我忽悠你干嘛……”方士谦满脸的无奈,说罢又颇为感伤地叹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最不想发生这种事的对象就是他了好吗……”

 

“你伤感个蛋啊!说得好像你吃了多大亏似的还!”

 

“我确实挺吃亏的啊……”方士谦耷拉着眉毛,“你说,从同事发展成对象,和从炮友发展成对象,哪个难度大一点?”

 

邓复升目瞪口呆地看着方士谦,感觉自己这回真的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苍天啊!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些……为什么啊!

 


2、


方士谦打从小饭馆里晃出来的时候正是上午七点半,清晨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斜斜地照过来有些刺眼,初春的小风微凉,呼啦啦地扯着他的衣摆上下翻飞。邓复升出了门就表示自己值班值得困成狗必须立刻马上回家补觉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尽管方士谦觉得这理由可信度实在不高。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实在是自己刚才那些话冲击力太大,方士谦对于老友的态度表示了十二万分的理解。

 

但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

 

况且最糟心的明明是我自己啊妈蛋!

 

方士谦在寒风中满面悲凉地哀叹着——生活是何其的操蛋,你把它当个gal game来打,小心翼翼循序渐进地刷着好感度等着happy ending,万万没想到尼玛剧情都还没走完就直接meat ending了,直到这时候才恍然想起来这个世界观的设定依稀仿佛似乎好像是叫ABO。偏偏他们俩又都不是那种“既然搞都搞了那就顺便领个证在一起吧”的类型,更何况就在一个月前方士谦还在办公室站给小年轻们做免费心理咨询的时候当着一众人等的面指天画地的说满脑子“得不到心的话得到身体也没关系”的人那都是满脑袋和谐液体的禽兽——哦对了,那时候王杰希貌似还坐在最后排意味不明地挑了一下眼角,然后慢条斯理地的拍了拍巴掌来着。

 

所以说,人到底为什么要作死?跟什么过不去为什么非要跟设定过不去?方士谦你说你图的什么呢?

 

有生以来方士谦第一次深切地感到了后悔,那种汹涌而复杂的感情大概可以概括为,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那天我就不该上赶着送他回家如果我不送他回家也不会看到他那个样子如果没有看到他那个样子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虽然……虽然那个画面确实是很让人欲罢不能就是了……

 

方士谦一巴掌盖在了自己的脸上,满心的绝望。你特么快把那个画面忘掉,快忘掉好吗你个禽兽!

 

其实真要算起来,让方士谦糟心的这档子事儿早就过去了三个星期,作为一个成年男人,不过是形势所迫来了一发而已,虽然对象着实是尴尬了点儿,也确实是有违方士谦同志那点儿在别人眼里少得可怜的原则和底线,可是毕竟这么久过去了,人家一个O都没来说啥,自己一个A还在这儿矫情来矫情去的,实在是有点儿扯淡。可问题就出在,王杰希这个O他偏偏是个性别特殊体质,一般人不太把这些个冷知识当回事儿,他们这些医生可是再清楚不过,标记,哪怕是临时标记,都极有可能对特殊体质群体对于抑制剂和信息素的反应造成影响,至于具体什么影响那可是人人不同全看造化了,真要是极端点儿导致对方从此对三型抑制剂彻底免疫只能靠Alpha信息素度过发情期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尽管怎么看这些奇葩的可能性似乎都是方士谦占了便宜的样子,可是这尼玛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怎么看自己这都是趁人之危拾取绑定吧!就算已经一把年纪了可是难得喜欢个什么人我也想正儿八经的按正常程序谈一回恋爱啊妈蛋!

 

当然,谈恋爱这回事现在必然是要放一放了,还有更糟心的问题摆在他的面前——那个不知道会因为他那一次临时标记变成什么样的Omega的发情期,就要到了。

 

方士谦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憎恨特殊体质这个奇葩的设定,当年因为考试要多背三四页书而产生的愤懑和如今的怨怼之情相比简直都成了九牛一毛。这特么现在要我怎么办?直接去人家办公室跟人家说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特地来陪你过发情期吗?这也太尼玛禽兽了吧还不如直接塞张名片问句少年要不要约一发呢!

 

更况且……那是自己的徒弟啊!

 

方士谦简直要跪了。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路飘到医院接了班换了衣服进了办公室的,只知道自己满心都是十万个为什么加二十万个怎么办,遥想起当年王杰希刚刚进科室跟在自己后面那个纯良又听话的样子,方士谦深切地觉得自己活该被警察叔叔抓去谈人生捡肥皂。

 

“方大夫……方大夫?”小护士抬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看着他迷迷糊糊地转过头来,挺担忧的问道,“你还好吧,怎么看起来这么恍惚啊?”

 

“啊……啊,没事儿,晚上做了个噩梦没睡好。”方士谦信口胡诌,“你刚说403怎么了?药停了吗?”

 

“昨天已经停了,没什么异常。就是病人家属问起来怎么减药了……”

 

“哦,那行,等会儿我去看看吧。”方士谦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端起茶杯来抿了一口,结果差点一口喷了出来,连忙拿手挡了挡,结果又呛到了嗓子里,吭吭咔咔的一通咳嗽。

 

“呃,您没事吧……”小护士见状连忙扯了两张纸巾递了过去,“那杯茶都跟那儿放了三天了,我刚要说……”

 

方士谦接过纸巾随手沾了沾衣襟上的水,摆摆手连声答道:“咳咳没事,没事……忙忘了,没事。你先去忙吧,我待会儿去查房。”

 

小姑娘颇为担心地又看了他两眼,见他一副心累不爱的样子,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默默退了出去。

 

方士谦心不在焉地收拾完了残局,像是晃了神似的呆了片刻,才顺手把杯子里那点儿茶叶渣倒进了一旁的空花盆,正要起身,手里的杯子却被人接了过去。他怔怔地抬起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自家徒弟轻车熟路地从柜子里翻了他那罐颇为考究的茶叶出来,抓了不多不少的分量丢进杯子里,又拎了开水壶来倒水,还不忘把第一茬的水倒掉,又泡了一茬才端过来递给了他。

 

“怎么了这是?”王杰希看着他呆滞的样子问道。

 

“啊?”方士谦回过神来,随手扶了扶眼镜,“没怎么,有点儿不在状态。”

 

“又瞎折腾什么了。”王杰希也没有要走的意思,顺手把方才那一堆废纸巾扫进了纸篓。

 

“哪儿有的事儿啊,这不是人一上了年纪精神就跟不上了嘛~”方士谦捧着茶杯打哈哈。

 

“真没看出来。”王杰希扫了他一眼,反身靠在办公桌上,隔了一会儿才问道,“下班有安排吗?”

 

方士谦手上一抖,下意识地坐直了些,“没啊,怎么,这是要约啊?”

 

“约什么约,约得起吗你?”王杰希抱着胳膊看了看他,又接着说,“你要没事的话,来我家吧。”

 

这怎么个意思?到底约是不约啊?方士谦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不知道该问个什么。

 

“安全起见……我发情期快到了。”王杰希的语速有点快,说得倒是一本正经,“虽然准备了药,不过……毕竟上次是你,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稍微保险一点。”

 

怎么听起来好像还是约的意思呢?不对总觉得这不是重点……虽然这话说得怎么看都是顺理成章,可是方士谦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你来吗?”王杰希转过身来看着他。

 

“来。”一直到话音落下半分钟之后,方士谦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等一下……这个剧情展开方式,我还来得及扭转一下吗?还来得及吗?


===================TBC==================

评论-8 热度-81

评论(8)

热度(81)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