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07)

乱七八糟的事忙得差不多了,这个月死线挺多,不过我还是尽力吧。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

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滴滴答答的声音,似乎是水滴打在冰冷坚硬的石面上,又在一片空旷中荡起层层叠叠的回音,一声一声规律而急促,听得人莫名地有些焦躁。

 

这是哪儿啊。王杰希觉得有点迷糊。

 

周围依旧是黑洞洞的一片,他试着想伸出手找点什么东西照个亮,却发现四肢完全不听使唤似的,挣扎了半天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反倒是觉得头疼得更凶了。意识到这点之后,更加强烈的种种不适突然一股脑儿地从四肢百骸向着大脑涌了上来,他明显地感到胃像是被翻过来了一样的难受,比在二环密密匝匝的车阵里晃了两三个小时还要糟心;胸口也好像压着什么似的喘不过气来,浑身上下都沉甸甸的不能动弹。

 

他隐隐听见有人在叫他,有点担忧,又有点急切。好像有人在抱怨,有人在轻声安慰,还有人在小声地啜泣。恍惚间好像有人握着他的手,像是无尽的寒冬之中一簇小小的火焰,虽然还不足以驱散那一片严寒,却依旧温暖而坚定地燃烧着。

 

这场景好像有点儿眼熟。王杰希闭着眼睛想。

 

确实挺熟的,不光是眼熟,感觉也很熟悉啊。

 

然后那一点小小的温暖也从他的手心抽离了开去。有什么更加冰冷地东西触碰在他的皮肤上,紧接着陌生的液体争先恐后地涌进来——

 

啊,是那个时候的事啊,难怪有点眼熟,梦到以前了吗。他突然明白了过来。

 

这段记忆说起来距离现在倒也不算遥远,不过两年出头而已。那时候王杰希还在上大四,跟着老师和一班同学去郊区的山里取材,好死不死车坏在了半路上,又赶上一场暴雨,一群人连忙找了个岩洞躲雨,好容易等到雨过去,跑出来一看,外面已然被泥石流加山体滑坡搞成了一个微缩版壶口瀑布,生生给他们困在了里面。既然是山区,那自然就要有点儿山区的样子,手机信号,那是绝对不可能有的,一群人只能寄希望于学校的老师同学发现不对了再跑去求援,等到最后所有人都神情恍惚不辨今夕何夕。水倒是足够,虽说不干净,稍微过滤一下煮煮倒也能凑合,关键是食物就那么些,男生们又高风亮节地给女生多让了些,于是被救出去的时候好几个人都直接休克送了医院。

 

至于这事儿最后到底有几个人担了处分什么的,王杰希还真记不清楚了。他对于那几天的记忆只剩下了最后那段时间,在一片黑暗和昏沉中默默数着水滴的声音,等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来的救援。他也一度迷迷糊糊地想过,会不会真的就这么交代了,如果真是的话会怎么样呢?英杰还有没有人来照顾?一想到这个他顿时又清醒了起来,不行,必须要回去……可是现在这样,还能指望谁呢?他平日在学校里,跟每个人关系都算尚可,可是要说交心的朋友,好像还真没几个……方士谦?

 

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情顿时变得颇为微妙。

 

那时候方士谦还在继续着他的万里长征,王杰希出来采风前没几天他才刚刚借着什么活动的名义单独请他吃了顿饭,地方选的不算多高大上,偏偏就是那种浓浓的二人世界的氛围,简直就是掏出钻戒来求婚都不会觉得违和。结果王杰希一顿饭吃得面不改色,跟吃了顿食堂没啥区别,完事儿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抬头看着笑得温文得体的方士谦,“师兄,你……”

 

说什么呢?你何必呢?好歹人家刚请自己吃完饭。你放弃吧我们不可能的?算了吧这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好吧我承认我就是不爽这个,不过……反正就算告诉了也一样没可能。

 

说到底,你一个要啥有啥的官二代跑来招惹我一个平头老百姓干嘛呢?

 

王杰希这么想着皱了皱眉毛,结果对面人也笑了笑,抬手一戳他眉心,“别皱眉头,好像我没给你吃好的似的。”

 

王杰希条件反射地往后躲了一两公分的距离,又眨了一下眼睛看着他。

 

方士谦也不在意,收了手接着说:“过两天要去采风了吧。山里注意安全,别老那么拼命。”

 

又来了……别擅自搞得好像老夫老妻一样啊。王杰希有点不忿儿地咬了咬下唇。

 

方士谦看着他,一边的嘴角稍微挑了挑,吸了口气像是要说什么似的,最终确只是笑了笑,“算了,回来再说吧。”

 

所以他是要说什么呢?王杰希在一片黑暗中抱着自己的胳膊抽了口气。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听到。

 

他还会记得吧……

 

会来找我吗?

 

呃等等这氛围有点不对啊,弄得好像之前一直是我在作死非要等到生离死别才能大彻大悟然后哭着喊着要跟他在一起似的这都什么恶俗狗血的情节。王杰希有点嫌弃地在心里吐槽。

 

我只不过是……面对现实罢了。

 

他叹了口气,又认命地摇了摇头。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至少应该跟他说声谢谢的。

 

那好像就是他在一片混沌里最后的意识了。

 

等到他周身的冰冷与黑暗终于退却,他挣扎着睁开沉重的眼皮的时候,眼前已经是雪白的天花板和安静地涌动着细碎气泡的吊瓶,被稀释过的消毒水的气味莫名地让人有些安心。似乎有人在门口跟人说着什么,他稍稍侧过头,还有些模糊的视线里隐隐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跟一身白衣的大夫还是护士交谈,好像是看到他的动作立刻便凑了过来,俯下身撑在床边,有些急切地问道:“醒了?哪里不舒服吗?”

 

王杰希原本是想摇摇头的,奈何浑身使不上劲根本完成不了这个动作,只能勉强说了声:“没。”

 

方士谦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样子,直起身来抬手在额角揉了揉,原地晃了两圈像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了似的,最后还是随手拖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苦笑着看向他:“你可是……吓死我了。没事就好。”

 

王杰希花了几秒钟才搞清楚状况,有些呆滞地看了看方士谦,又看了看站在门口跟护士交代着什么的大夫,转过头来轻声问道:“你刚……在跟大夫说什么?”

 

“嗯?问问病情和注意事项什么的,看你一直不醒有点急。”方士谦随口答道。

 

“哦……”他眨了眨眼睛,把视线挪到了一边。

 

方士谦看着他的神色,又凑近了些问:“怎么,你以为我该说什么啊?”

 

“嗯……治不好让你全家陪葬,之类的。”王杰希说着转过眼睛来看着他,“比较符合你的……画风。”

 

方士谦愣了一下,紧跟着又笑出了声:“得,我看你是好齐了。哎话说,要有下次我这么说一句你会不会立马就醒来了?呸呸呸,臭嘴,有什么下次……”

 

结果还真就让你说中了啊……王杰希在后脑一阵一阵的疼痛中冷不丁想起了这茬,一时有点拿不准该哭还是该笑。

 

依稀间他似乎又听到有人在说话,声音低低的,语速似乎有些快,却是有条不紊的节奏——肯定是方士谦又在折腾人了。他这么想着,抖了抖眼皮,顺理成章地睁开了眼睛,正好对上一直守在病房里的某人递过来的视线。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稍稍愣了那么几秒,小小地呼了口气,偏头对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才迈步走到病床边矮下身来看他,“哪里难受吗?头疼不?我叫医生过来。”

 

王杰希试着活动了一下脖子,这次倒是挺争气,居然顺利地完成了一个点头的动作。他看着方士谦抬手按铃,又在床边坐下来,顺手暖了暖自己因为长时间输液有些冰凉的胳膊,有些突兀的温热的触感让他下意识地微微一颤,随后眨了眨眼睛,问道:“你刚……在说什么?”

 

“嗯?”方士谦看了看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笑了,“我啊,我在跟他们说,把撞你的人给我找出来,让他们全家陪葬。”

 

王杰希错愕了片刻,有些认真地眨了一下眼睛,“我没死。”

 

“我知道。”方士谦握住了他几乎没有了体温的手,“那也要陪。”


===============TBC================


评论-4 热度-33

评论(4)

热度(33)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