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04)

終於找回來點兒感覺了,果然我還是要日子過得痛苦一點才能寫出來這篇

前文 01  02  03

這章沒啥乾貨,湊合看看吧……

=================================

饭店还是他们常去的那几家之一,全然没有什么金碧辉煌或是纸醉金迷的格调,装潢得简约而朴素。包厢的吊灯光不是很刺眼,墙边还吊着一排装饰灯,昏黄的灯光把镂空灯罩上的花纹印在墙面上,好像一片光与影的丛林。

 

都是熟悉的地方,王杰希也没有多看,正要在桌边落座就被方士谦拖到沙发边按着坐了下去,“你先休息会儿,上菜还得一阵子,困了睡会儿也行。饿吗?”

 

王杰希摇了摇头,“不用,也没那么困。”

 

“都快站不稳了还嘴硬,这又没别人。”方士谦两手搭在他肩上说着,看着他的表情又叹了口气,反身在旁边坐下,有些无奈地转过头去看着他,“怎么着,用不用靠着我?”

 

“不用!”王杰希当即拒绝,一仰头靠在了沙发靠背上,干脆地闭上了眼睛。

 

方士谦有些得逞地笑了笑,抬手拍了一把王杰希规规矩矩地放在身侧的手,又把自己的手搭在上面,一点点握紧,“要听话。”

 

王杰希闭着眼睛,爱答不理地哼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要说他不难受那绝对是假的,睡眠不足和内心焦虑直接导致头疼的效果翻倍,又在车上前前后后地晃悠了一个多小时,坐在那里简直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翻了个个儿似的,连呼吸都觉得恶心,脑袋里一片昏昏沉沉,骨膜以外都是嗡嗡的一片,只有急促的心跳声被放大了好几十倍似的格外刺耳。而此刻身陷在柔软的沙发中,被柔和的灯光笼罩着,令人安心的温度从手上一点点传递过来,倒还真让他有了那么几分睡意。王杰希觉得这种时候必须要吐槽自己两句以避免良心不安,可是大脑的转速也慢了好几圈似的,半天愣是没想出来个什么词,反倒把自己绕的更迷糊了。他于是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接连几天都没睡好,这一觉王杰希倒算是睡了个安稳,好像被什么温暖而安静的物质包裹着,所有需要担忧和忙碌的事都被隔绝在外,悠悠醒转的时候还颇有几分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身上暖烘烘的,似乎是被人盖上了外套还是什么,他在灯光中眯着眼睛,包厢里的人和物都影影绰绰的化成一片光斑看不真切。饭桌边传来被压低了的说笑声,大概是方锐又在跟林敬言白话着什么,再远些的窗边方士谦正背对着他听着电话,也不知对面是谁,他只是听也不曾答话,隔了好久才简短地答了两句。王杰希眨了眨眼睛,以他的背影为中心对着焦,脑子里却一个恍惚,觉得好像是回到了很久之前还在学校的时候。

 

那时候王杰希还在上大二,刚刚当选学生会副会长,闪亮闪亮的未来之星一枚,名字和照片每天都在校园BBS上被花痴的小女生们反过来复过去地刷。每提及此,时任学生会主席的方士谦就故作痛心疾首状,大呼我们这些学长啊人老珠黄就没人爱了这个年轻人的世界真是令人心痛啊生无可恋,更有甚者还开着人尽皆知的大号跑去BBS顶小女生们发的花痴贴,回复曰:本会长看上的人那必须是棒棒的好嘛~搞得一群女生在后面回复“总觉得哪里不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自己还泰然自若:有哪里不对吗?绝对没有。

 

方士谦其人,以王杰希的观点来看,一言以蔽之,就是个作。每次学生会例会,他要么撑着脑袋在一边神游天外,要么就突然敲敲桌子开口:“哎,我突然有个想法——”得,方会一开口,下面的人就等着往死了忙吧。方士谦的想法向来很多,用前任副会邓复升的话来说,就是脑洞太大,大也就算了,还偏偏个个戳人死穴,让人明知道是作死还忍不住想要跟着他一起作。数年来学生会在他的撺掇下不知道作了多少死,明明应该再普通不过的校庆,再简单不过的迎新送毕业,再规矩不过的运动会,生生被他作的活色生香好评满载,作出了一代化腐朽为神奇的方神的名号。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王杰希每每说出这个“作”字来的时候,也不会带着那么深深的嫌弃。毕竟作为一个以工作为己任只恨不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学生会骨干,甭管怎么作,只要能出成绩能有好评,他也没什么话好说——应该说,就因为这个,每次方士谦作死的时候他还是最配合的那个。只是工作也就算了,这人其他事上也要这么作一番,这就让王杰希颇有些招架不住。就好比方士谦当初追他的时候,明明也没用什么宿舍楼下摆蜡烛全校大会送玫瑰之类的烂俗套路,只不过是开会的时候不经意间共用了个水杯,搞活动的时候顺手被帮了个什么忙,明明就是再琐碎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满世界的人都突然开始问他: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啊?

 

王杰希差点喷出来:这特么都什么时候的事儿?剧情进展如此迅速我怎么不知道?

 

结果围观人士淡定表示:你看看方神现在,开口闭口,我和杰希啊……我家杰希啊……

 

围观人士二号表示附议:没错没错,每次一顺手搭上你肩膀的时候,透露出来的那股,浓浓的,这是哥的人,的迷之气场。

 

你特么都解释出来了还迷个毛线啊?王杰希简直要疯。

 

一边儿是神一般的“我们在一起了”的气场,一边儿是王杰希“这都是什么鬼”的矢口否认,一时间方士谦和王杰希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事儿变得分外扑朔迷离,结果方士谦的态度更加让人挠墙:你们看到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咯~

 

师兄你什么意思?王杰希实在忍不下去了私底下抓着他劈头就问。

 

方士谦一脸无辜:没什么意思啊,顺遂民意,喜闻乐见,这不挺好的,杰希你说是不是?

 

是你个鬼啊!王杰希憋着口气,把这句话九转十八弯地咽了下去,白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就为这茬王杰希整整两周没再搭理过方士谦,就连两周后送毕业聚餐的饭桌上方士谦例行替他挡酒的举动都被他挥到了一边,而结局——自然是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的他没喝过两圈就打了晃,被方士谦强行从饭桌上带下来的时候还颇为抗拒地挣扎了一下,然后跌跌撞撞地自己跑去了洗手间。

 

彼时他喝得还不算太多,神智尚且清醒,只不过略微有些站不稳,脸色也莫名地有些发白。方士谦追到洗手间看着他往脸上拍冷水,脑子里还想着这孩子体质还真奇怪,别人喝酒脸红他怎么脸白呢。而王杰希从洗手池里抬起头,隔着眼前滴滴答答的水光看着镜子里那个人,一点点对上他从镜子里投射过来的目光——洗手间的白光灯下显得那瞳色愈发地深沉,透着几分惆怅几分疼惜几分无奈几分不知所谓。还没等他纠结出是该先说什么,方士谦却突然上前两步从身后环抱住了他,和平常一样带着几分笑意却又莫名有些落寞的声音落在耳边,一下一下撩得人忍不住要打个哆嗦。

 

“杰希啊,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一个老年人特有的矜持和含蓄吗?”

 

 

他在恍惚间觉得,那一瞬间他的视线也和此刻一样模糊不清,那个人也是一样,明明近在身边,却如在云端一般飘渺,怎么睁大眼睛也看不真切。

 

而下一秒,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好点儿了吗?洗洗脸吃饭吧。”

================TBC================


看來激烈的劇情還要到下一章啊……我說我想爭取日更你們覺得有可能嗎?

评论-5 热度-38

评论(5)

热度(38)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