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试阅】《想要奶?求我啊~》试阅第五发——冬虫夏草の场合(节选)

简直心疼的哭了出来好吗特别是今天看到插图之后哈哈哈哈哈哈微草的画风我也是醉醉的啦!

荣耀大陆治疗蛇精病代理公式站:

大家好我又来啦!!今天惯例放两篇!!首先是微草的第二只!!微草开挂了有木有居然有两个人!!太过分啦哈哈哈哈!!!

噗哈哈哈根据作者交代,这是这个本子里藏得最深的一篇……简直心疼2333

那么照旧丢上 宣传地址  和  预售地址

--------------------------------------------------------

荣耀历  奶我一口  年  神圣之火  月  懒得编日期  日

 

哟,大家好,好久不见。

托前面某个蠢货的福,你们一定还没忘了我吧。虽然其实我比较懒得写这玩意儿……反正都在一个队也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不如让他一起写了好了真麻烦啊……再说他不是最热衷于替我出场替我发言了吗害得别人都以为我跟他一样蠢蠢的,不过算了反正我也懒得说交给他就好了……

咦不行吗?

好吧我知道了……少写一点总可以了吧,嗯,就这么办吧。

 

正式开始之前还是要例行说一句:防风是个蠢货,没药救了!

 


………………



遥想当年,微草刚刚从工会折腾出一个战队来的时候,能打的满共也没多少人,就我们几个刚刚被速成满级的,将好能凑场团队赛的阵容;论品种也没现在那么丰富,凑在一起大概也就能治个伤风感冒,就我这么一个补品戳在那儿,怎么看怎么不是一个画风。

说起这个来,以前还真有人问过我:“话说你们微草的选手建账号的时候怎么都那么有默契啊?搞得你们ID都这么统一?”

这要搁我现在的脾气妥妥儿的扭头就走。

不过毕竟当年的我还是个勤劳又有耐心的人,不仅心平气和地为他们答疑解惑,还很好心地给他们寄了点核桃作为售后服务。尽管以上种种表象都无法抑制被一次次的用这种问题骚扰之后我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想要揪着他们的领子咆哮的冲动——

拿出点儿智商来好吗?我们显然是战队统一批量生产的啊!真的会有人以为微草的入队考核里有一条“账号ID不是中药的不要”吗?蛇精病啊!

当然,至于这些ID具体是怎么来的……据说是当时负责起名的人戳开了○度百科的“中药”TAG照着往下念了一遍。

于是尽管过了这么久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好歹也是要称霸联盟的队伍,干活的时候都走点儿心成不成,好歹点进去看看功效啊……

在此为几位不愿被提起姓名的队友点一根蜡烛,顺便庆幸一下悲剧的不是我。

……好吧还有防风那个蠢货。

 

啊……一不小心话题好像扯得有点儿远,算了,请假装没发现,让我淡定地扯回来。

还说刚建队的事儿。那时候队里还没有王不留行,本来也是,魔道学者这职业乍看飞来飞去挺酷炫,其实要玩儿好齁麻烦,要不怎么联盟早期那么多队,能叫上名的魔道也愣是没几个呢。当年王杰希刚被挖出来的时候据说战队高层兴奋得手舞足蹈:终于我们微草也能有点儿特色产品了!未来之星啊!都给我上点儿心,麻溜儿的搞个账号出来!ID一定要霸气!霸气懂吗?要有那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气势!最好再跟人名字能扯上点儿边儿,回头我们周边都好卖,懂?

技术部那几个理工宅连忙推着眼镜点头:懂懂懂,明白明白明白,然后一扭头苍蝇似的搓着手回去○度百科了。

哎刚才BOSS说啥来着?千里不留行是吧?你们看看这个怎么样?

几个理工宅巴巴地扎堆看了看电脑,显示屏的荧光映衬着几个人兴奋的脸庞,然后技术部爆发出了一阵胜利的欢呼——简直是天作之合!

于是一个名震联盟数年几乎无人能挡的神级账号就这么诞生了。

虽然还是想说你们好歹点进去看看功效啊……但是在此之前请务必让我说一句:天作之合这词儿真不是这么用的我谢谢您。

 


…………



据说队里队外都觉得防风为人随和特别好说话,特别会说话,随随便便就能给人哄开心咯,于是一个个的都喜欢来找他谈人生,尤其是小姑娘。她们那词儿怎么说的来着?苏……是吧。还有人说果然什么样的master带出来什么样的卡,看看方神再看看防风,布拉布拉……

我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了自己冲上去告诉他们“是你想太多你只是没见过他私底下是个什么样子而已快醒醒”的冲动啊!

防风私底下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请抬头看上面几段……

一言以蔽之:整个儿一中二少年。

满怀着拯救微草称霸联盟的雄心也就算了,还那么能说!master要是这样早就分分钟被打包扔去蓝雨跟那谁谁交流心得了吧……

有时候我觉得这事儿挺令人费解的,你说一个神职人员——不对,按照设定,好像只有我才是神职人员……好吧,你一个治疗,哪儿来的这么多热血呢?当然这种问题我不会拿来问他的,不然估计能听他扯三天三夜从三个以上个角度引证十几种理论学说扯出一篇论文来。于是我只能在漫长的日子里日复一日地看着他在场上挥洒完了热血又回来找我燃烧他未尽的鸡血,在每一个无所事事的傍晚拉着我漫无止境地闲扯,作为背景的那一片星幕里天琴座变成了仙后座而后又再度归位,屋檐下的候鸟去了又回来,园圃里的草药绿了一茬收了一茬绿了又一茬。而他的话题却好像从来没变过:

治疗,比赛,微草,微草,小队长,小队长,小队长,还有小队长。

 

防风那个蠢货喜欢王不留行,这事儿的流传范围之广大概和什么蓝雨的剑与诅咒虚空的双鬼之类的故事一样,全荣耀大陆的人都知道。

——是的没错前面那个傻孩子,你们队长副队长的事儿全荣耀大陆的人都知道了,你真的是一个人。

至于防风到底有多喜欢王不留行……大概就是如果只剩下读一个条的时间也要把最后的圣治愈术留给他的那种喜欢吧——反正怎么煽情怎么感人肺腑怎么能酸到人牙疼怎么来。

作为一个治疗,要怎么表达对一个DPS的喜欢呢?答:比谁都更积极地奶他。

作为一个队员,要怎么表达对自家队长的喜欢呢?答:比谁都更积极地辅佐他。

作为一个前辈,要怎么表达对一个后辈的喜欢呢?答:比谁都更积极地指导他。

而防风怎么表达他对小队长的喜欢呢?答: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离他,能缠着他的时候就缠着他,缠不到他的时候就跑来跟我念叨,阿冬啊我跟你说啊小队长他啊布拉布拉布拉。

所以我说,防风那个蠢货。

我跟他一起,长这么大,就没见他为谁这么操心过。他自己拎着斧子跟人对殴的时候还没见心疼自己呢,凡事儿一扯上小队长,简直分分钟化身选择困难晚期:

“你看看一叶之秋那个不要脸的又跑来欺负小队长了!你说我是帮忙还是不帮忙啊,虽然害怕小队长打不过可是帮忙又显得我很不信任他的水平似的……”

“诶小队长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你说我要不要去安慰他啊,这种时候找个人倾诉一下会比较好的样子,可是他会不会更想一个人静一静啊?”

“阿冬你觉得小队长为了微草牺牲这么多真的好吗?我好想去劝劝他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明知道他做出的决定我也不能改变什么,可是我真的好心疼啊!”

“诶……你说我……”

“防风啊。”被不知道第多少次抓去听他纠结,我终于扛不住了,“你跟我这儿纠结个什么劲儿?你不就是不敢去吗?”

“我——什么玩意儿?”他愣住了。

“要么就跟他说,要么就什么都别说,把该做的事做好,多简单的事儿,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再跟我说一遍有什么意义,好像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似的。”我哼了一声,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天底下又不是就你一个人在单箭头。”

“啊……啊?”他没反应过来似的,有些呆滞地回头看着我,挣扎了半天才像是明白过来了的样子,一脸的不可置信,“不是……阿冬你!啊啊啊我我我我早就该知道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扑过来给了我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还在我后背上重重地拍了两把,“果然我们都是一个master带出来的!我就知道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是我的好战友啊呜呜呜!”

……你给我等等你到底明白什么了?

没等我再开口,他冷不丁松开了我,又双手拍着我的肩膀,坚定地说道:“阿冬,我决定了!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困在感情问题上止步不前!我们的个人问题就先放在一边,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一起帮助小队长渡过难关,让他顺利度过转型期,然后一起迎接微草崭新的未来!你放心,不管在哪条路上,我们都会是永远的好战友!一起加油吧!”

我觉得,似乎是轮到我说“啊……啊?”的时候了,不过还好,我没有他那么蠢,最终也没说出来。我只是嫌弃地挥开了他的手,说了一句:“蠢到没药救了你。”

这句真没骗他,发自肺腑的。

 


…………



我想了想说:“其实他大概,也没你想的那么难受。”

他皱着脸看着我,不说话。

我叹了口气,“他这个人啊,那么冷静那么理智,脑子里永远只会有需要和不需要,不会有舍得和不舍得的。”

防风看着我眨了眨眼睛,最终还是没有反驳,只是哼唧了一句:“什么嘛,为什么好像你比我还了解他似的……”

我笑了笑,“因为我了解你,而你是个蠢货。”

然后……当然,一点都不出意料的,这个蠢货就又炸毛了。

其实呢,我是知道的,防风他不是不懂小队长,他只不过是太过担心人家而已。这是多明显的事啊——王不留行就像天上最璀璨的星星,可是星星住得那么高,不会冷吗?不会孤单吗?我想他大概早就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可是我又忍不住会想,那么又高又冷的他,现在是不是也习惯了防风这张狗皮膏药?如果有一天分开来了,是不是也会有那么一点舍不得呢?

虽然我一点儿也不期待那天到来。

现在这样,就挺好。

 


…………



托防风的福,我也不止一次地思考过“如何做一个靠谱的治疗”这种看起来下面就应该加上“八百字以内除诗歌外体裁不限”的问题。尽管我的出场机会似乎还没有他的一半多,不过从有限的实战经验中总结无限的经验获取无限的提升,这也是在这个大陆上立足的基本素养之一。但是久而久之我突然发现,当年防风那些鸡血的闲扯也未必就是没有道理的,比如说,一个好的治疗,确实就应该是一块砖,只不过不是哪里需要往哪搬,而是哪里需要自己主动滚到哪里去。队伍要强攻,就要一眼发现集火对象毫不犹豫地丢技能辅助;队伍要撤退,就要果断地跟上行动不拖组织后腿不让人费神保护自己;队伍要诱敌深入,别想了,请拿出你最无辜的姿态英勇无畏地走出去做诱饵吧。

说到底,治疗的动向很难成为队伍行动的主导,但是却又在无形中引导着每个人的动向,关键时刻,做出是攻是守的决定的,也许未必是指挥的一字一句,可能就是治疗的一个技能。片刻之间,也许是错失良机,又也许是死里逃生;一个目标的区别,可能会成为神来一笔,也有可能会成为败象的开端;就连最终的阵亡,也或许是以一人之身换得最终胜利的壮举,又或许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败笔。

我啊,一直非常不喜欢人家说,微草那俩治疗根本就不像治疗。什么叫不像治疗?治疗存在的意义就只是刷血吗?图样!

看看你的技能栏啊!那么大一个神圣之火,那么大一个圣诫之光,都是干嘛使的?

跟我念一遍:佛唔——辅,之物——助。

就这么回事儿。治疗啊,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只会站桩刷血的,我还不如自己背一包红药来磕呢!不怪人家兴欣那谁总说“不要治疗”,实在是现在的小年轻们觉悟太低。你要是换了我们这种专业的治疗——

当然我估计他还是不要。

所以说,看到这种治疗公敌,就应该瞅准了脸照死了抽,丁点儿都甭跟他客气。

不过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干的,这不有防风那个蠢货在前面冲吗……

 


…………



这么想来,我们俩的性格大概……算是正好和别人眼中我们俩的职业属性完全相反吧。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有人说账号卡的性格多少会受到首任master的影响,而我们两个,大概是作为master性格里的两面吧,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人前精神得什么似的,关上宿舍门恨不能懒死在床上;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骨子里对于这个职业和这支队伍的热忱,都永远不会改变;只要站在场上,站在整个微草的身后,他就是那个不败的治疗之神。

……

…………

不行我果然很想把这句话反过来说:不管职业精神多么的可歌可泣感人肺腑,丫花痴起他家小队长来也是一蛇精病!跟防风一样一样的!

大概唯一不一样的地方,也就是没有防风那么蠢而已。

这么想想,突然觉得master更偏好用防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异性相吸嘛,一个智商高一点的和一个缺智商的,也许磨合起来更容易吧。

——很好,今天又找到了新的自我安慰的理由,待我糊弄完这张图就可以安心回去睡觉了。

 


…………



顺便同情一下前面那个蓝雨的小苦逼……诶我都不忍心说你了。

要说起来,闪瞎人的队长和副队我们是没有,但是我有愁死人的双生和leader,你感受一下?

不过这么一对比防风你真是弱爆了啊!看看别人家的板甲都是等着别人往上贴,就你成天个巴巴的去贴人!啧啧啧……

啊但是,脑补了一下leader跑来黏着防风的画面,我觉得果然还是算了吧。

反正那个蠢货就喜欢这样,那就这样吧。

 

至于我本人……没啥好问的,反正我的问题也不是你们能解决的……

 

当然最后还是要说一句:防风就是个蠢货!没药救了!

 

 -------------------------冬虫夏草の场合  FIN---------------------


评论(1)

热度(60)

  1. 鸠兮_于飞之影遥祭昔颜 转载了此文字
    怎么办简直新大门……微草这什么苦逼画风啊简直单箭头队内一圈啊想想都……心疼。啊啊啊对了我看完好像萌上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