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伞修]假如……(捞旧文系列)

這絕對是我這麼久以來看過的最靠譜的一篇……存活梗……

對,沒錯,在他心裡,他就應該是這樣的存在。

他們就應該是這樣。

空小阶阶阶:

假如...


※苏沐秋x叶修


※很久以前的文无意间翻出来了


※可能有点儿虐


※情人节报社(。


=========

 

叶修从梦中睁开眼睛。

 

“起床啦……叶修快醒醒!要迟到了!”

 

苏沐橙一边敲着门一边喊着,她似乎穿了双高跟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嘭嘭的响声。

 

叶修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愣了三秒种。

 

“稍微快点嘛,就等你呢,早饭做好放桌子上了,是你喜欢吃的鸡蛋煎饼哦!”

 

“知道啦……”叶修懒散地回了一声,从床上很不情愿地下了地,推开了房门,“等等,我怎么记得今天不需要早起啊?”

 

“叶修你记性可真差!”

 

门外面,打扮整齐的苏沐橙朝他调皮地笑了笑。

 

……哪里不太对。

 

==========

 

叶修一边洗漱,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苏沐橙聊着。

 

“我说沐橙啊,怎么忽然想起来做鸡蛋煎饼?不是最近才吃过吗?”

 

他还记得陈果称赞说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鸡蛋煎饼时,自己还嘲讽了几句。

 

“咦……有吗?”

 

苏沐橙从镜子后面晃了晃,露出半张脸。

 

叶修把嘴里的漱口水吐了出来,再洗了洗牙刷,最后关掉了水龙头。

 

“怎么连沐橙你的记性也变差了?”

 

他伸手揉了揉沐橙的头发,侧过身走了出去。

 

那种如影如随的违和感依旧缠绕着他。

 

==========

 

叶修走下楼,看见桌上一盘鸡蛋煎饼正热腾腾地冒着气,心想方锐和魏琛居然难得没有偷吃他的那份,估计这会还没起床,顿时心中一片欣喜,便蹑手蹑脚地凑上前去想要独吞。

 

这个时候忽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开口说:“哟,早啊,叶修……醒了没?”

 

刚抓起一片煎饼的叶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本能地回了一声。

 

“啊……?”

 

然后他手里的那片煎饼哗的一下掉到了地上。

 

“……苏沐秋?”

 

在他的身后,金发的少年迎着光朝他笑着,牛仔裤烫的笔挺,一袭干净的白色衬衫。

 

叶修终于明白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了。

 

=========

 

“哎哟!这可是沐橙亲手做的煎饼呢,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苏沐秋没有察觉到叶修的愕然,只是蹲下身,很惋惜地捡起了那块煎饼,仔细地看了看,摇着头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啧,前些天你不还抱怨说好久没吃煎饼了,这下傻了吧?”

 

就算过了十年,叶修仍然能够毫不费力地在心中描绘出苏沐秋笑起来的模样。

 

“你……”

 

叶修咽了口口水,有些艰难地开口。

 

“让我回去再睡一会……”

 

苏沐秋站起身,一脸好奇地打量着叶修,再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事吧叶修,我看你今天精神状态不太好?我帮你请个假?”

 

是啊,当然不太好,要不然怎么会大白天的活见鬼?

 

……虽然不知道到底谁是鬼。

 

叶修疲倦地挥了挥手,让苏沐秋不要担心,自己便扶着栏杆,慢慢地走回了二楼的卧室。

 

这个时候苏沐橙正好也从二楼下来,经过的时候诧异地看了叶修一眼,转头对苏沐秋喊,“哥,我觉得今天的叶修特别不正常!”

 

苏沐秋也笑着喊了回去,“你也不想想他哪天正常过?”

 

叶修关上了门,隔断了门外苏家兄妹的笑声。

 

==========

 

叶修躺在床上,二十八岁以来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思考人生。

 

这里并不是兴欣网吧。

 

但是无论怎么看,都和他习以为常的兴欣网吧那么类似。

 

无论是二楼的杂物间,还是曲折的楼梯,亦或是洗手间的陈设,叶修一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异样,但是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在不自觉的时候就已经脱离了原来的那个世界。

 

就好像看似平行的两条线,在完全不可能的地方产生了交汇。

 

而那个交点,叶修知道,无论如何都和死而复生的苏沐秋有关。

 

这样想着,他按下了电脑的开机键。

 

屏幕缓缓地亮了起来。

 

然后是熟悉的桌面。

 

没有荣耀客户端。

 

==========

 

……没有荣耀客户端?

 

叶修瞪大了眼睛,又打开资源检索器搜了半天,的的确确是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文件。

 

他四下张望着,在乱成一团的杂物堆里扒拉了一下,也没有找到读卡器。

 

一个突兀的猜想在他的脑海里慢慢成形,不禁让他忽然浑身发冷。

 

这个世界的叶修……不玩荣耀?

 

叶修注视着自己的双手,过了好久才回过神。

 

“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他开始笑了起来。

 

没有了荣耀的“叶修”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

 

冷静了一会,叶修关上了电脑,再洗了把脸,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下楼梯。

 

苏沐秋正坐在一台电脑前面打着游戏。

 

不是荣耀。

 

看到叶修下来,苏沐橙吃惊地说,“咦,你刚才不是说去补觉了吗?”

 

听到响动,苏沐秋停下了飞舞在键盘上的手指,转过身。

 

“啊,一躺上床就又没睡意了,今天不是有事嘛这……”叶修一边笑着,一边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大衣,“你看我都忙糊涂了,脑子一片混乱。”

 

好歹他叶修也是玩战术的高手,这等处变应对能力还是高于常人的。

 

虽然心下有一百万个问号,此时的叶修也只能按耐住疑问,先顺着正常的生活轨迹扮演着。

 

苏沐秋看起来也是放下了心,又转过身去玩起了游戏。

 

“你看,我就说这家伙没事吧?”苏沐秋还和苏沐橙调侃了起来,“昨晚真不该灌他酒,谁知道这么多年了也没练出耐力,还是三杯倒……”

 

这个时候,大衣口袋里忽然嗡嗡振动了起来。

 

毫无准备的叶修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从那里掏出了一个手机。

 

“喂?”

 

“叶总!大少爷!哎哟总算接通了……是我啊!您的秘书小谢啊!现在会议都快开始了您还不知道在哪里!全公司上下都担心着呢!老爷要知道了保准发火!司机都找不到您的人!”

 

年轻男子的嗓门很大,焦急的声音一下子在叶修耳边炸了开来,甚至连一旁的苏家兄妹也听的一清二楚,忍不住笑了起来。

 

“是是是,我马上来,不好意思刚出了点事……”叶修努力地回忆自己所剩无多的记忆里父亲是如何应付这种事情的,“你就让司机开到……呃……”

 

他故意向苏沐秋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苏沐秋也没多想,随口报了一串地址。

 

“H市,XX路XX弄XX号,欣兴网吧。”

 

叶修握着电话,嘴唇翕动了几下,不知道怎么开口。

 

欣兴。

 

==========

 

某市某高级写字楼某大型集团某分部总经理办公室。

 

叶修签完了最后一个名,脱力似地趴在了红木制作的桌子上。

 

“当总经理也不是什么好差事啊……”

 

他不满地嘟囔着,随手翻起了自己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个手机。

 

“……比打荣耀累多了。”

 

从手机通讯录中就可以发现,叶修记忆中那十年荣耀生涯,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完全被抹去了。

 

虽然“那个世界”的叶修并不用手机,但是他经常联系的那几个人,无非也就是各大战队相熟的职业选手,而“这个世界”的叶修,手机里常用人联系名单,除了在“那个世界”里可以说是毫无联系的家人以外,剩下的也只有许许多多的商务关系。

 

叹了一口气,叶修打开了浏览器,开始查找起了这些年荣耀职业联盟圈的发展情况。

 

所幸,即使在“这个世界”里,名为荣耀的这款游戏也还是存在的。

 

==========

 

没有斗神的嘉世,就和一支普普通通的队伍一样,每年都挣扎在淘汰和保级之间,虽然坚持了十年,仍然还是默默无闻。前三个赛季霸图蓝雨百花各得其一。

 

随后,蓝雨队长魏琛退役,索克萨尔易主,霸图队长韩文清在新秀张新杰的帮助下拿到了他职业生涯中第二个冠军,与此同时,百花队长孙哲平手伤病退,繁花血景终成绝响。

 

再然后就是微草蓝雨争霸的三个赛季。

 

而如今第十个赛季,新一代王者周泽楷带着轮回打出了空前绝后的三连冠口号,不能再创造繁花血景的张佳乐倒也很洒脱地早早宣布了退役,随着二三赛季出道的选手接连退役,硕果仅存的第一赛季选手韩文清也传出了本赛季结束后就要退役的消息,嘉世还是这副不争气的模样,但新队长邱非的出色表现倒也使本赛季有了不错的起色。

 

叶修关掉了窗口,把手机放在一边,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

 

即使没有叶修,荣耀也还是那个荣耀。

 

==========

 

叶修又回到了欣兴网吧。

 

和“那个世界”里的兴欣一样的地址,一样的摆设,一样的风景……

 

可是,没有烟雾缭绕的魏琛,没有嬉皮笑脸的方锐,没有脱线的包荣兴,没有拘谨地连连端茶送水的乔一帆,没有角落里沉默寡言的莫凡……

 

叶修啪嗒一声按下了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叶修你什么时候又抽起烟来啦!”

 

苏沐橙推开门,在风中大声地喊着,伸手招呼他进去。

 

“说好的戒烟呢?”

 

苏沐橙拍了拍叶修西装上的灰,叉着腰狠狠地把他嘴中的香烟拔了出来摁灭在墙上。

 

叶修朝她无奈地笑了笑。

 

“真是的……当时就是我哥先开的头,说是熬夜提神,然后你也学坏了,我都说了多少次抽烟有害健康你们就是不听,现在不沉迷游戏了,他倒戒了,几年没见怎么你又抽上了?”

 

苏沐橙看起来有一点生气。

 

叶修看着她抿起的嘴,忽然觉得想笑。

 

在“那个世界”里,自从苏沐秋去世之后,叶修和苏沐橙就再也没有争吵过了,似乎对于叶修的一切,苏沐橙都已经习惯了微笑着去包容。

 

叶修已经记不得苏沐橙上一次这样对他发小脾气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这是,苏沐秋远远地走过来挥了挥手,招呼他们过去吃饭。

 

叶修注意到他的右手缠绕着绑带。

 

==========

 

“这几年你们过的怎么样啊?”

 

叶修夹了一筷子菜,放在苏沐秋碗里,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还能怎样?我开网吧,沐橙做做平面模特,不就是这么凑合地过嘛……”

 

“不打游戏啦?”

 

“不打了……”苏沐秋咽了口菜下肚,举起手挥了挥,含糊地说,“你不也知道的嘛,我这手没法当职业选手,就单玩网游嘛,打几年总会腻的。”

 

叶修握着筷子的手停留在了半空。

 

“不过我哥也算够好命的,就那种车祸,一般人谁碰上了不都得是个死啊?搭进去一条胳膊已经算上苍保佑了,而且现在康复的还不错,除了不能剧烈运动,和一般人也没啥区别,现在开了家网吧也算过得很不错了……是吧,哥?”

 

苏沐橙笑嘻嘻地看向苏沐秋。

 

“有时候我总觉得,冥冥之中有谁在保佑我们似的……”

 

==========

 

“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发生根本性转折的分歧点,就在十年前的那一天。

 

遭遇了车祸的苏沐秋并没有当场死去,被送入医院紧急抢救,焦急地等在手术室门外的叶修和苏沐橙被告知了,即使手术成功,苏沐秋运动神经的损伤也需要长时间的康健治疗。

 

这一治疗,就是好几年。

 

面对高昂的治疗费用和照顾起居的责任,叶修犹豫再三,还是拒绝了嘉世的邀约。

 

三个人搬到了遥远的大城市开始了康健训练,在临走的那一天,叶修亲吻了自己那张名为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并把它放在了行李箱的最深处。

 

最后,他还是如父母期待一般地回到了家,继承了庞大的企业,因此也很快就获得了一笔不菲的资金,用来支持苏沐秋的后续治疗。

 

为了工作而奔波的时光总是如流水一般迅疾,终日忙碌的叶修已经很久没能再登陆荣耀客户端了,只是在偶尔的时候从电视新闻和报刊上还能得知一些职业联盟的消息,而一叶之秋这个网游传说中的名字,就随着叶修卸载荣耀客户端的一刻起,渐渐地被人遗忘了。

 

而出院以后的苏沐秋回到了H市,买下了正巧是陈果开的那家兴欣网吧,当时沐橙不在身边,他又懒得想新的名字,就颠倒了一下顺序起名叫做欣兴。

 

按照他的话说,好就好在离嘉世那么近,近的仿佛能够触及到当时的梦想。

 

不管怎么样,人还活着,那就太好了。

 

叶修结果苏沐秋递过来的碗,舀了一勺汤,暖洋洋的,就好像阳光一样。

 

==========

 

“哥……!”

 

正吃饭着,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骚动,苏沐秋站起身,朝那边张望了下,就只见一个人影正急匆匆地朝他们这边跑来,网管小妹虽然试图阻止,可那人却浑然不见。

 

“哥!大哥!亲哥!你得救救我啊!”

 

叶秋哭丧着一张脸,一把抓住了叶修正吃饭的手。

 

“爸妈又要抓我回去了!这次好像是玩真的了!哥你怎么也得帮我一把啊!”

 

叶修看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脸,不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在他的记忆里,这张脸总是一丝不苟,就连发火都透着正经的味道,虽然他明知弟弟内心也不怎么乖,但像此刻那样狼狈却是从来未曾见过。

 

当初如果叶修继承家业的话,那么离家出走的就是叶秋了。

 

——这些年还真是改变了不少啊。

 

“找你哥也没用。”苏沐秋在一旁懒懒地说,“你哥当年不也离家出走就为了打荣耀呢……”

 

“这能一样吗?我这是崇高的理想!”叶秋愤愤地回道。

 

“哦?你倒说说怎么崇高了?”

 

看起来,苏沐秋和叶秋还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

 

一旁的叶修觉得这个世界真奇妙。

 

“我……我总归不是为了打游戏这么低级的趣味啊!”

 

“怎么低级趣味了?”苏沐秋一挑眉毛,“你别看你哥现在这样,当年也是荣耀一把好手……”

 

他露出了很怀念的神色。

 

==========

 

“我想打荣耀。”

 

晚饭后,送走了叶秋,叶修坐在原地,挺严肃地对苏沐秋这么宣布道。

 

苏沐秋愣了一下。

 

正在洗完的苏沐橙也转过身呆呆地看着叶修。

 

“啊……行啊。”苏沐秋摸了摸头,露出了一个挺难过的笑容,“当时因为我出事,让你错过了那么好的一次机会,一直都挺不好意思的……你要觉得不想AFK了也挺好,我这里那么多电脑随你用,都安装了荣耀客户端……虽然我也不怎么上游戏了。”

 

“我其实……”叶修考虑了一下措辞,“觉得这样就挺好。”

 

“这样?”

 

“……没什么。”

 

苏沐秋也不继续问下去,轻轻地把一张银白色的账号卡塞到了叶修手中。

 

“一叶之秋,我一直帮你保存着……级早就已经请代练升满了,不用感谢哥。”

 

“谢了。”

 

叶修忽然想,也许“这个世界”的苏沐秋也一直在怀念着那个时候的自己吧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到底好不好。

 

==========

 

双手回到键盘上的一瞬,一种熟悉的充实感又占据了他的心灵。

 

唏嘘了一阵,他直接把装备早就被淘汰了的一叶之秋开进了竞技场。

 

随手虐了几个菜,叶修百无聊赖地在四处点击查看,一个不小心就又点进了一局修正场。

 

对面是一个弹药专家,装备还算精良,正不断地上着弹夹。

 

叶修心里打了一个咯楞。

 

“……张佳乐?”

 

对面似乎是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回复。

 

“你谁啊?”

 

屏幕这边的叶修苦笑了一声。

 

“你的粉丝而已。”

 

“谢谢。”

 

张佳乐简简单单地回了这么一句,弹药专家直直地朝着一叶之秋冲了过来,开了弹药补充的自动手枪三发子弹连射,还顺便丢了好几个手雷。

 

叶修本能地一个落花掌打了出去,向后一翻滚,再接上几个操作,竟然是全部避开。

 

张佳乐看起来有些吃惊,向前冲的趋势略略停了下来。

 

可叶修并没有给他机会,开了个无属性炫纹近身,一记伏龙翔天就这么直接招呼了上去。

 

昔日联盟第一弹药专家自然也不会那么轻易被击中,自觉不妙便摈弃了开场的轻敌,打起十二分精神,向后转身试图拉开距离,避开伏龙翔天。

 

他甚至在心中还嘲笑了一下,操作的确不错,可惜技能用的时机不对。

 

还没等他放下心,伏龙翔天特效的龙头便席卷而来,在空中生生改变了轨迹。

 

——龙抬头!叼中!

 

“……你到底是谁?”

 

==========

 

那场PK自然还是张佳乐赢了,毕竟两者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而且一叶之秋的技能点也还是50级的点法,但是那一瞬间的龙抬头表演已经足够张佳乐震惊很久。

 

“我记得你。“

 

打完这局以后,张佳乐冷静地在频道里打字。

 

“一叶之秋……当时在网游里很有名,虽然我是二区的,但也听说过你在一区的名气,比如说到处抢Boss,搅合各大公会的事,还有直到现在也占据着一些副本记录的榜首……”

 

叶修就这么静静地听着。

 

“后来职业联盟成立了,大家都觉得你会参赛,可是你却忽然消失了,就连我也很久没有听到过你的名字,也就最近老韩偶尔还提到曾经有个能和他缠斗三天三夜的战斗法师,最标志性的技巧就是名为龙抬头的伏龙翔天打法……”

 

“……你为什么不继续玩下去了呢?”

 

==========

 

“那你呢?”

 

叶修反问。

 

“就这么退役,整天来竞技场虐菜……甘心吗?”

 

“不甘心又怎么样?”

 

张佳乐的语气里比起悲伤和无奈,更多的是满不在乎。

 

“我啊,一开始就拿了一个冠军,够对得起百花了,繁花血景是彻底回不来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能勉强的事情就不要勉强了,说到底,我该实现的都已经实现了……”

 

张佳乐的弹药专家小号就在一叶之秋旁边坐了下来。

 

“可是你呢……实现了吗?”

 

==========

 

后来,叶修向张佳乐打听了很多事情。

 

比如说方锐,是第四赛季的全明星选手中第一个退役的,被唐昊处处排挤的他不甘心去中流小队自降身价,索性直接履行完合同就甩手走人;

 

比如说魏琛,抱了尊冠军奖杯回家,也算是功德圆满,再无别的念想;

 

比如说乔一帆,张佳乐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后来向王杰希打听了下才知道,虽然努力得到了微草的续约,却也一直做着默默无闻的板凳选手;

 

比如说唐柔、比如说莫凡、比如说包荣兴、比如说罗辑……这些张佳乐甚至都从未听闻,更不可能告诉叶修他们的下落,那就是这个世界最普普通通的人,淹没在时光的大海之中。

 

在这个“苏沐秋还活着的世界”,或者说“没有了叶修的荣耀”里。

 

==========

 

“都那么晚了,你真的不留下来住吗?”

 

苏沐橙满脸担忧地看着叶修。

 

“不用了,我回去还有事呢……”

 

叶修朝她笑笑,挥挥手,披上大衣,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送你。”

 

苏沐秋这么说着,也跟了出去。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在深夜的街上。

 

“可恶,司机的电话居然打不通,看来得坐公交车回去了……”

 

叶修摆弄了一下手机,愤愤地说。

 

苏沐秋仍然跟在他的后面。

 

夜晚很安静,只有偶尔树叶被风刮下来的声音。

 

“你真的就这么决定了吗?”

 

过了很久,苏沐秋停下脚步,开口问叶修。

 

叶修抬起头看着没有月亮的天空,也停下了脚步。

 

==========

 

这大概就是叶修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大概是苏沐橙哪次看的论坛帖,有一篇写的很好的小说。

 

小说的内容叶修已经记不清楚,大致就是说有一个勇士失去了爱人,为了复仇而摧毁了整个国家,最后戴上了王冠的勇者面对臣民的跪拜时,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假如世界上真的有神灵的话,愿意用这王冠去换一个人的性命。

 

那么叶修愿不愿意用十年的荣耀生涯,去换取一个活生生的苏沐秋呢?

 

==========

 

“果然还是……不愿意啊。”

 

叶修轻轻地笑了一声,转过身,慢慢地走向苏沐秋。

 

“如果,我还是十八岁的那时候,就在你出事的那天,有人——无论是谁——问我一句,你愿不愿意救苏沐秋,别说是荣耀了,就连我自己的命我都愿意拿来交换。

 

“其实哪怕不是你,就算是沐橙、叶秋、我那讨厌的爸妈、经常给我买煎饼吃的邻居……任何一条鲜活的生命放在我面前,它的价值都是远远高于一款游戏的。

 

“更何况你还有那么久的时光可以活,有那么可爱的妹妹爱着你,还有那么天才的构想可以实现……对了,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在那个世界里,散人和千机伞都已经实现了。

 

“但是……但是啊,现在我已经二十八岁了,故事已经讲了十年,你也……已经死了十年。

 

“你大概不会知道,我组建了这样一支队伍,从网吧拉扯起来的,有看场子的混混,有转型做气功师的第一盗贼,有手速很快的网吧小妹,有数学很优秀的大学生……他们都是那么的棒,每个人都有朝气蓬勃的明天,跟在他们中间,我时常觉得我也就想十八岁和你在一起的那会,成天谈着梦想啊未来啊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而这个世界里的他们又在哪里呢?

 

“如果这里有一个天平,一端是苏沐秋的生命,那另一端无论是什么都显得轻薄,但是这十年里我遭遇的一切,不仅仅是你的死所带来的悲伤,还有许许多多的荣耀,他们当然无法和生命相比,但是……现在的这个世界,真的是最好的吗?真的可以用天平来衡量吗?

 

“苏沐秋已经死了,我现在对着你这么说很奇怪对吗?但这的的确确已经成为事实了。我还记得那一天沐橙哭花的脸,她大概把这辈子全部的眼泪都在那一天流干了吧?无论过了多少年,你出事的那一天都铭刻在我的骨髓里,永远没有办法忘记……

 

“所以我才觉得这种选择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如果你活着才是真实的话,那么就让属于这个世界的叶修回来吧,我是那么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即使知道你在另一个世界好好地活着也好……但是,现在的这个我是属于原来那个世界的,我必须要回去。”

 

风渐渐地停了。

 

苏沐秋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听叶修讲完这么多的话。

 

然后他也笑了起来。

 

“不要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他张开手臂,拥抱叶修,“我知道的啊,我很早就已经死了,还有这个世界不过是虚假的事情……

 

“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看见你能够放下过去,还在为着自己的荣耀拼搏。”

 

叶修把脸埋在苏沐秋的肩膀上,“那……最后一句话,不说点什么?”

 

苏沐秋歪着头,想了一会,咧了咧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荣耀是款好游戏。”

 

“……嗯。”

 

“再见了,我的朋友。”

 

远处,公交末班车按着喇叭,缓缓地进站了。

 

==========

 

叶修从梦中睁开眼睛。

 

“起床啦……叶修快醒醒!要迟到了!”

 

苏沐橙一边敲着门一边喊着,她似乎穿了双高跟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嘭嘭的响声。

 

叶修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盯着雪白的天花板愣了三秒种。

 

“稍微快点嘛,就等你呢,早饭做好放桌子上了,是你喜欢吃的鸡蛋煎饼哦!”

 

“知道啦……”叶修懒散地回了一声,从床上很不情愿地下了地,推开了房门,“真是困死了,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还没想起来就被你吵醒了……”

 

门外面,打扮整齐的苏沐橙朝他调皮地笑了笑。

 

“再不起来,热腾腾的煎饼就要被老魏方锐他们偷吃光啦!”

 

==========

 

END~


评论(1)

热度(126)

  1. 草稿流之地遥祭昔颜 转载了此文字
    真‧傘修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