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是個腦洞就起個標題吧……

剛才跟小葭閒扯,不知道怎麼又扯到方王,有點想法,隨手記下來……


我跟她說,王傑希這人,總是干一些別人看來很作死的事情,但是他自己又覺得……還好吧,這種程度應該沒什麼關係。他是那種能算好把自己的血放到什麼程度可以達到最大收效並且不會躺的,但是在別人看起來——反正就是作死。

然後方神就看著他作死,心疼吧,又攔不住,說又不聽。習慣了之後大概就是,看著他作死,等他作完了,奶他一口,端著胳膊問他,下次還作嗎?結果人家不咸不淡地說:下次的事下次再說。於是方神吐血:好吧我認了誰叫我是治療呢……

但是早晚是要走的啊,走的時候又開始操心,我走了誰奶你呢?沒人奶你了你能不能不作死?好吧我知道不能,那你作死的時候稍微收斂著點兒啊?算了我知道說了你也不聽……真愁人。

大概再以後王傑希作死的時候偶爾會覺得,回血怎麼回的這麼慢?哦……沒人刷血了。雖然有點不適應,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一開始就算好了是正好不會死人的程度。

反正和遇到你之前也沒什麼區別。



——真的沒什麼區別嗎?

——如果不曾見過陽光,我本不會懼怕黑暗。


#論為什麼我腦子裡的方王都是BE#

2014-09-28
评论-16 热度-10

评论(16)

热度(10)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