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晨星 03

01  02

來來回回拖了好久,真正寫出來的時候總算有點感覺了。雖然中間有一段很像單口相聲……

覺得還是有點OOC……

===============================

靠着中午在休息室那半个多小时不免,以及全天不间断的浓茶,临到了下班的时候,王杰希总算是感觉清醒了些。办公室最外延的落地窗外天空阴沉沉的一片,看起来是要下雨了。办公室里一片踢踢踏踏的声音,大家各自归拢着手上的文件一边互相抱怨着最近阴晴不定的天气,又讨论着晚上家里的菜色出了门。他换了件外衣,拎着文件袋也淹没在了挤电梯的大军里。

 

天气果然没让人失望,没等第一波人潮涌出楼门就飘起了雨星。王杰希四下扫了一圈,毫不费力地在街边的一排停车位里找到了方士谦的车。方士谦为人向来低调,每次来他单位开的都是些丢在写字楼下也一点都不嫌扎眼的车——是的,“些”。他开来的车前前后后换过少说三五辆,也亏得王杰希能把车牌号全都记下来。

 

车窗玻璃上已经落了些星星点点的雨滴,王杰希习惯性地伸手准备开门,不料几乎是同一时间车窗却被摇了下来,一张挺年轻的脸隔着副驾座探过来冲着他嘻嘻哈哈地打招呼:“哟,好久不见!我是奉命来接人的~”

 

王杰希这才发现副驾座上也坐了人,似乎也是才发现自己到了,从座椅上转过来对他礼貌地点了点头,他于是也跟两人笑笑,“怎么让你来?他又有事耽误了?”

 

“可不是吗,下午临时被家里安排了事儿,正好我要来蹭饭就让我来做苦力了。”方锐一边应声一边探着身子替他开了后排的门,“快上来坐,一会儿雨下大了,把你折腾感冒了回去他非弄死我不行。”

 

王杰希应了一声,钻进了后排。他的裤子上已经落了些雨,细细碎碎的一点点深色在布料上晕染开来,又被体温一点点熨干。车里空调的声音呼呼地响着,方锐发动了车子,挤进了缓慢移动的车阵当中。原本就赶上晚高峰,又开始下雨,看这架势就算是三五公里地也要堵上个小半天了。好在有方锐这种闲不下来的人在,气氛也不算沉闷,他一边随意地换着挡打着方向盘见缝插针地并道,一边空出手来调戏一下邻座的人,一边半回过头跟王杰希搭话:“哎小王同志,说起来你不是快毕业了吗?都不回学校去折腾论文什么的?还成天见儿的跑来实习,太勤奋了吧?”

 

“还好,下个月答辩,忙完这个月回去。”王杰希直接忽略了那个有点微妙的称呼。

 

算年龄方锐肯定是比他小的——本科还没毕业,长的也是一副大男生的样子,没半点儿沉稳气。论辈分就更夸张——在家里他还要管方士谦叫一声小叔,正式场合里他都不能走在人家前面,只不过他也不至于叫王杰希一声婶儿就是了。

 

要真说起来,比起方士谦的低调,方锐可真是个十成十的二世祖。家室身份这种事他虽然不至于到处拿来显摆但是也从来不遮遮掩掩,就好比说他甭管去什么地方都是打死也不会开着方士谦这种车出门;论行事风格也从来都是想起一出是一出兴致来了什么都挡不了,至于什么钱了人了物了——那都是小事情。说起来倒也真怪不得他,据说方家他们那一支到他这辈儿就这么一个的独子,他父亲过世得早,往上面算又有方士谦他们这一脉罩着,于是从上到小把这小祖宗宠得不行,也就只有老爷子三五不时把家法搬出来敲打敲打他——还多亏了这位,要不然不定能让他在四九城里搞出多大事儿来。

 

当然,没搞出什么大事儿来,也不意味着完全没搞出事儿来,比方说这会儿正坐在副驾的这位,堂堂重点大学的副教授,为人谦和年轻有为见者无不交口称赞。方锐还在上高三那会儿,有一次跑去他们学校找朋友玩,正巧那朋友上着林敬言的课,他就跑去蹭了一节,打那之后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非人家大学不上,结果如愿以偿上了大学没两年就把林老师给搞定了。

 

王杰希刚知道这事儿的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脑子里刷了半天的弹幕,沉着眼睛问了方士谦一句:“你们家都有这传统?”

 

“嗯……你要说不老实的传统,那多少是有一点。要说性向,我看也就我们俩。”方士谦思索着点头道。

 

“就让我给碰上了。”王杰希认命地接了一句。

 

“多好~”方士谦颇为满足。

 

其实方士谦倒还真漏了一点:他和方锐要论起追人的时候那个死缠烂打的劲头来也都是如出一辙,对比方士谦当年那个红军不怕远征难的劲头,连王杰希这种冷静自持的人最后都没能把持得住,更何况人家林老师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至于方锐到底干了什么,那就是另一个腥风血雨惨绝人寰的故事了。

 

只不过,说是这么说,归根到底不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么?王杰希看着前排座位上相谈甚欢的两人,不禁有点唏嘘。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王杰希原本想再靠着眯一会儿,奈何晃来晃去的始终也没睡踏实,反倒是搞得头更疼了。车子里弥漫着空调冷凝的味道,搅得他有点心烦,窗外的雨渐渐大了起来,他把车窗稍微开了一条缝,立刻就有雨滴被燥热的风卷着扑了进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有些呆滞地看着雨雾中漫无止境的扭曲的灯光与暮色。

 

也不知道晃了多久,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王杰希推门从车上下来,差点儿就没站稳,有点饿过了劲儿,而且越发地头疼,猛一抬头看着酒店闪着灯的招牌都在眼睛里打晃。林敬言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状态不对,凑过来稳了他一把,低声问道:“没事吧?晕车了?还是低血糖?”

 

王杰希摇了摇头,“没,可能是车里太闷了。”

 

“哎?没事吧?”方锐也听到了,关切地看着他,“先跟外面站会儿换换气儿?饿不饿?我先打电话问问老方到了没……”他一边说着一边噼噼啪啪地戳着手机,没一会儿熟悉的铃声就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方士谦隔了老远就看见他们几个了:方锐没怎么来过这地方,东张西望的没个正形;林敬言跟平时一样,拎着包站在那里,时不时跟旁边的人说上两句;倒是王杰希——虽然还是站的板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更看不清深色,可他就是莫名的觉得这人情况有些不对。

 

他大步流星地往过走去,一边按了手机冲方锐挥了挥手,然后走到王杰希面前站定了,看着他刷白的一张脸,“怎么了?中午没休息?”

 

“睡了一会儿,刚堵车了。”他解释了一句。

 

“你就折腾……”方士谦把人往前拽了一把,抬手在他太阳穴上按了按,“走吧,上去你先休息会儿,今儿给我早点儿睡。”

 

俩人站得实在有点儿近,这动作又太过微妙,王杰希心说这大马路边上人来人往的你侄子和他姘头还在旁边看着呢你能不能收敛点儿,奈何他这会儿完全不在状态根本没法吐槽,只得糊弄着应了一声。结果方士谦还不依不饶,“我就知道我说了你也不听,成天个根本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儿,我恨不能分出一个来盯着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儿心。”

 

又不是我让你操心……王杰希刚要张口,却又被堵了回去:“吃完饭我送你回去,你睡了我再走。走吧,先吃饭。”他说完这话,转身上了饭店的台阶。


===============TBC=================

我很猶豫我是不是把傑西卡寫的太矯情,但是這裡安排大概就是這樣……兩個人身份懸殊,他自己過的很睏難,又不願意過被包養似的日子,什麼都要靠自己來。


最近這兩天帝都總是下雨,晚上回家的時候心情都不太好。

以及我最近也很頭疼,前天坐BOSS的車去郊區外勤,下車的時候疼得都快吐了。帝都的堵車,真是對人身心的雙重折磨。

评论-10 热度-34

评论(10)

热度(34)

©遥祭昔颜 / Powered by LOFTER